拜倫詩選


《唐璜》(節選) 想從前我們倆分手 詠錫雍 在巴比倫的河邊我們坐下來抽泣 《恰爾德·哈洛爾德遊記》(節選) 洛欽伊珈 好吧,我們不再一路漫遊 給奧古絲塔的詩章


《唐璜》(節選)



第一章(節選)

     (寻觅英雄人物)

        一

說來新鮮,我苦于沒有英雄可寫,
盡管當今之世,英雄是叠出不窮;
年年有,月月有,報刊上連篇累牍,
而後才又發現:他算不得真英雄;
是以,對這些我就不人雲亦雲了,
而想把我們的老友唐璜來傳誦——
我們都看過他的戲,他夠短壽,
仿佛未及天年就被小鬼給帶走。

        二

上一代有弗農,沃爾夫,豪克,凱培,
劊子手坎伯蘭,格朗貝,等等將軍,
不論好壞吧,總算被人談論一陣,
象本日的威斯萊,招牌上也標過名。
呵,這群聲譽的奴婢,那“母豬的崽仔”,
都曾举头闊步,象班柯的帝工之影;
同樣,法國有一個拿破侖和杜莫埃,
在《導報》、《醒世報》上都贏得了記載。

        三

法國還有孔多塞,布裏索,米拉波,
拉法夷特,培松,丹東,馬拉,巴那夫,
我們知道,他們都是赫赫驰名,
别的,還有还没有被遺忘的,例如:
儒貝爾、奧什、馬爾索、拉納、德賽、莫羅,
和許多軍界要角,難以盡述。
他們有一時都很是、很是垣赫,
但是,用在我的詩上卻不太適合。

        四

納爾遜一度是大年夜不列顛的戰神,
可惜爲時不久,就改換了風尚;
特拉法爾加已不再爲人提起,
它已和我們的英雄一路埋葬;
因爲陸軍的聲望一天天隆盛,
海軍界的人士豈能不受影響,
更何況,我們的王子只爲陸軍撐腰,
把郝、鄧肯、納爾遜、傑維斯都忘掉落。

        五

英雄人物何止一個阿伽門農,
在他前後,也出過很多俊傑之輩,
雖然英勇’象他,卻又各有所长;
但是,只因爲不曾在詩篇裏留輝,
便被众人遺忘了。——我無意針砭,
但老實說,當代我實在找不到誰
適用于我的詩(就是這新的詩章),
是以,我說過,我就選中了唐璜。

第一章(節選)

      (诗人自讽)

       二一三

但此刻,年方三十我就白了發,
(誰知道四十歲摆布又該若何?
前幾天我還想到要戴上假發——)
我的心蒼老得更快些;簡短說,
我在五月就揮霍了我的夏季,
現在已打不起精力與人反駁;
我的生命連本帶利都已用完,
哪兒還有那種所向披靡之感?

       二一四

唉,完了,完了,——我心中再也沒有
那清爽的朝氣,象凌晨的露水,
它能使我們從一切可愛的景象
醞釀出種種新鮮而優美的情素,
好似蜜蜂釀出蜜,藏在心房中;
但你可認爲那甘蜜越來越豐富?
不,它原來不是外來的,而是憑你
有沒有給花兒倍增娇媚的能力。

       二一五

唉,完了,完了——我的心靈呵,
你不再是我的一切,我的宇宙!
過去氣概萬千,而今擱置一邊,
你已不再是我的禍福的根由;
那幻覺已永遠消掉:你麻痹了,
但這也不壞,因爲在你冷卻後,
我卻獲得了許多真知灼見,
雖然天知道它來很多麽辛酸。

       二一六

我談情的日子完了。無論多迷人:
少女也好,夫人也好,更別提寡婦,
已不克不及象旧日似地令我癡迷——
總之,我過去的生命已不克不及重複。
對心靈的契合我不再有所胡想,
紅葡萄酒的豪飲也遭到了勸阻;
但爲了老好师长教师總得有點嗜好,
我想我最好是走上貪財之道。

       二一七

“雄圖”一度是我的偶像,但它已在
‘憂傷”和“歡娛”的神壇之前破裂;
這兩個神祗給我遺下很多表記,
足夠我空閑的時候沈思默對;
而今,象培根的銅頭,我已說完:
“現在,過去,時已不再”;芳华誠可貴,
但我寶貴的芳华已及時用盡:
心靈耗在愛情上,腦子用于押韻。

       二一八

聲名事实算得了什麽?那不過是
保不定在哪兒占有一小角篇幅,
有的人把它比作登一座山岳,
它的頂端同樣是彌漫著雲霧;
就爲了這,人們又說,又寫,又宣講,
英雄豪傑厮殺,詩人“秉著夜燭”,
好等本人化爲灰時,可以誇得上
一個名字,一幅劣照,和更糟的雕像。

       二一九

人的希望又是什麽?古埃及王
基奧普斯造了第一座金字塔,
爲了他的威名和他的木乃伊
永垂不朽,這塔造得最爲高大年夜,
可是他沒有料到,他的墓被盜,
棺材裏連一點灰都沒有留下。
唉,由此可見,無論是你,是我,
何必還要立豐碑把希望依托?

       二二○

但是,由于我一贯愛窮究哲理,
我常自慰說:“嗚呼,生如白駒過隙,
此身乃是草芥,任死神隨意收割;
你的芳华總算過得差強人意,
即便照你的心願能再活一遍,
它仍將流逝一所以,师长教师,該感激感动
你的星宿;一切情況總算不太壞:
讀你的《聖經》吧,照顧好你的錢袋。”

第二章(節選)


       海黛


       逐一七

她的頭發是褐色的,我說過,
  但她的眼睛卻烏黑得像灭亡,
睫毛也同樣黑,像絲絨般彎下,
  卻含有無限嬌媚;因爲當月光
從那烏亮的邊緣整個閃出來,
  連飛快的箭也沒有這般气力:
它仿佛是盤卷的蛇俄然伸直,
  猛地把它的毒全力向人投擲。

       一八三

那是一天逐漸涼爽的時刻,
  一輪紅日正沒入蔚藍的峰巒,
大年夜自然鴉雀無聲,阴暗而靜止,
  仿佛整個世界已熔化在其間;
他們一邊是平靜而涼爽的海,
  一邊是有如新月彎彎的遠山,
玫瑰色的天空中只有一顆星,
  它閃爍著,很像是一只眼睛。

       一八四

他們就這樣手挽手往前遊蕩,
  踩著貝殼和五色光燦的碎石,
有時走過平坦而堅硬的沙地,
  有時走進了被風雨多年侵蝕
而构成的岩洞,仿佛精心放置,
  有大年夜廳,有晶石的房頂和居室;
他們並肩歇下來,以一臂相偎,
  呵,紫紅的晚霞已使他們沉醉。

       一八五

他們擡頭看天,那火燒的流雲
  像一片赤紅的海,廣闊而燦爛,
他們俯視著海,映得波光粼粼,
  圓圓的一輪明月正升出海面,
他們聆聽浪花的潑濺和細風,
  他們還看到含情脈脈的視線
從每人的黑眼睛照耀對方的心,
  因而嘴唇相挨,接了一個蜜吻。

       一八六

呵,一個長長的吻,是愛情、芳华
  和美所賜的,它們都傾力以注,
好似太陽光集中于一個焦點,
   这类吻只丰年轻时才吻得出;
那時靈魂、心和感官和諧共鳴,
  血是熔岩,脈搏是火,每愛撫、
每吻都震动心靈:這種气力
  我認爲必須以其長度來衡量。

       一八七

我說的長度指時間;他們一吻
  天知道多久!——當然他們沒計算;
即便算過了,生怕也計算不出
  一秒鍾內那多麽豐富的美感;
誰都不說話,只感应彼此吸引,
  仿佛心魂和嘴唇在彼此召喚,
一旦彙合了,就像蜜蜂膠在一路,
  他們的心是花朵,向外釀著蜜。

       一八八

他們遠離了世界,但不像鬥室中
  一個人所感应的那種孤獨滋味,
海是靜默的,海灣上閃出星星,
  紅色的晚霞暗了,天越來越黑,
四周無聲的沙石,滴水的岩洞,
  使他們禁不住更緊緊地依偎;
仿佛普天之下再也沒有生命,
  只有他們兩人,而他們將永生。

       一八九

在那孤单的沙灘上,他們不怕
  线人來窺探,也沒有夜的可骇;
他們有彼此已足。語言雖未几,
  只斷續幾個字,卻已盡情吐訴;
呵,熱情所教的一切熱烈詞藻
  怎及得一聲輕歎那樣表達出
本性的奧秘——初戀,這一啓示
  正是夏娃對後代女兒的恩賜。

       一九○

海黛沒有憂慮,並不要求盟誓,
  本身也不發誓,因爲她沒聽過
一個鍾情的少女會被人欺騙,
  或必須有種種諾言才能結合;
她真純而無知得像一只小鳥,
  在飛奔本身的伴侶時只有快樂,
從來不曾夢想到有中途變心,
  所以一個字也沒提到忠貞。

       一九一

她愛著,也被人熱愛;她崇拜,
  也被人崇拜:他們本諸本性,
讓熱熾的靈魂向著彼此傾注,
  若是靈魂能死,它已死于熱情!
但他們的神智又漸漸复苏,
  不過使豪情複燃,又一次迷沈;
海黛把急跳的心緊貼他的胸,
  仿佛它不再克不及離開它的跳動。

       一九二

哎,他們是這麽年輕,這麽美,
  這麽孤獨,這麽愛,愛得沒辦法,
那一時刻心靈又總是最充分,
  他們誰也沒有气力把它管轄,
因而犯下死後難逃的罪孽,
  必得讓永久的地獄之火來懲罰
這半晌的歡娛,——凡人要想贈給
  彼此以快樂或疾苦,就得受這罪。

       一九四

他們彼此望著,他們的眼睛
  在月光下閃亮;她以雪白的臂
摟著唐璜的頭,他也摟著她的,
  他的手半埋在所握的發辮裏;
她坐在他的膝上,飲著他的輕歎,
  他也飲著她的,終至喘不過氣,
就這樣,他們构成了一組雕像,
  帶有古希臘風味,相愛而半裸。

       一九五

那深情而火熱的時辰過去了,
  唐璜在她的臂抱中睡得沈沈,
她沒有睡,卻輕柔而又堅定地
  把她胸脯的姣好獻給他去枕;
她的眼睛時而企盼,時而看他,
  那蒼白的頰已被她的胸偎溫,
呵,她博大年夜的心靈正多麽喜悅,
  爲了它獻出和將獻出的一切。

       一九七

因爲他睡得這麽恬靜,這麽可愛,
  他整個生命都和我們起著共鳴,
他是那麽溫和,靜止,柔弱無力,
  绝不自覺他給人的那些歡欣,
他所經曆、證實、和加于人的一切
  都已沒入深遠,迷茫而不成尋,
這就是你愛的,迷人而不乏謬誤,
  像是死了,卻不給人以死的可骇。

       一九八

這少女看著她的戀人,而那一刻
  愛情、夜晚和海洋都是最孤寂,
它們共同把孤单注入她的靈魂;
  呵,就憑這砂石和粗犷的岩壁,
她和她久經風波之苦的戀人
  築起愛之巢,和人寰的一切遠離,
而太空中成群的星星遍觀世界,
  竟找不到什麽比她的臉更喜悅。

       二○二

海黛和自然爲伴,不懂那一切,
  海黛是熱情所生,在她的故鄉
太陽發出三倍光亮炙烤著人,
  連它明眸的女兒吻人都火燙;
她生來只爲了愛,爲了選中了
  一個恋人,就和他共一條心腸,
別處的工作她不管;天堂,地獄,
  和她無關:她的心只跳在這裏!

       二○三

哦,那熱情的彭湃!心房的急跳!
  我們爲此得支出多大年夜的犧牲!
但心跳的因和果又極有韻味,
  叫監視它的“聪明”不克不及不可動:
連忙把美好的┞锋理念念有辭,
  好剝奪“歡樂”的魔力;“知己”也不异:
它使勁對我們講解仁慈的格言,
  太仁慈了——可怪卡色瑞沒來抽捐。

       二○四

好了,在這荒涼的海邊,他們的心
  已經訂婚,而星星,那婚禮的火把
把這美麗的一對照得更美麗,
  海洋是證人,岩洞是新婚的臥榻,
感情爲他們主婚,孤獨是牧師——
  他們就這樣結了婚;這岩壁之下,
在他們看來就是快樂的天堂,
  他們看彼此也和天使沒有兩樣。

       二一二

據柏拉圖說,那是唯美的感受,
  是感官的無微不至的擴散,
它純屬于精力,博大年夜而奇异,
  自星空降落,就充塞與六合間;
要沒有它,人生會顯得太沈悶。
  總之,那就是要用你本身的眼,
再加上一兩種小感覺來表白
  肉體本由易燃的泥質所揉成。

       二一四

心靈像天空,是天庭的一部分,
  它也有昼夜瓜代,和天空一樣,
有時它遮上了烏雲,閃過雷電,
  也要盡情残虐,變得暗淡無光;
可是一旦被燒灼,刺破,和扯破,
  險惡的雲霧會化爲雨而灭亡;
由眼睛流出了心血凝成的淚滴,
  這就是我們平生中的英國天氣。

第三章(節選)

哀希臘

        一

希臘群島呵,美麗的希臘群島!
  火熱的薩弗在這裏唱過戀歌;
在這裏,戰爭與和平的藝術並興,
  狄洛斯崛起,阿波羅躍出海面!
永久的夏天還把海島鍍成金,
可是除太陽,一切已經消沈。

        二

開奧的缪斯,蒂奧的缪斯,
  那英雄的豎琴,戀人的琵琶,
原在你的岸上博得了聲譽,
  而今在這發源地反倒喑啞;
呵,那歌聲已遠遠向西流傳,
遠超過你先人的“海島樂園”。

        三

起伏的山巒望著馬拉松——
  馬拉松望著茫茫的海波;
我獨安闲那裏冥想一刻鍾,
  夢想希臘仍舊自由而歡樂;
因爲,當我在波斯墓上站立,
我不克不及想象本身是個奴隸。

        四

一個國王高高坐在石山頂,
  了望著薩拉密耸立于海外;
千萬只船舶在山下靠停,
  還有多少隊伍全由他統率!
他在天亮時把他們數了數,
但日落的時候他們都在何處?

        五

呵,他們而今安在?還有你呢,
  我的祖國?在無聲的地盘上,
英雄的頌歌此刻已沈寂——
  那英雄的心也不再激蕩!
難道你一贯莊嚴的豎琴,
竟至淪落到我的手裏彈弄?

        六

也好,置身在奴隸平易近族裏,
  盡管榮譽都已在淪喪中,
最少,一個愛國志士的憂思,
  還使我的作歌時感应臉紅;
因爲,詩人在這兒有什麽能爲?
爲希臘人害羞,對希臘國落淚。

        七

我們難道只好對時光悲哭
  和慚愧?——我們的先人卻流血。
大年夜地呵!把斯巴達人的遺骨
  從你的懷抱裏送回來一些!
哪怕給我們三百勇士的三個,
讓德魔比利的決死戰複活!

        八

怎麽,還是無聲?一切都喑啞?
  不是的!你聽那古代的英魂
正象遠方的瀑布一樣喧嘩,
  他們答复:“只要有一個活人
振臂一呼,我們就來,就來!”
噫!倒只是活人不睬不睬。

        九

算了,算了;試試別的┞穥門:
  斟滿一杯薩摩斯的美酒!
把戰爭留給土耳其野人,
  讓開奧的葡萄的血汁傾流!
聽呵,每個酒鬼多麽踴躍
響應這一個不榮譽的號召!

        一○

你們還保有庇瑞克的舞藝,
  但庇瑞克的方陣哪裏去了?
這是兩課,爲什麽只記其一,
  而把高贵而堅強的一課忘掉落?
凱德谟斯給你們造了字體——
難道他是爲了傳授給奴隸?

        逐一

把薩摩斯的美酒斟滿一盅!
  讓我們且抛開這樣的話題!
這美酒曾使阿納克瑞翁
  發爲神聖的歌;是的,他屈于
波裏克瑞底斯,一個暴君,
但這暴君最少是我們國人。

        一二

克索尼薩斯的一個暴君
  是自由的最忠勇的伴侣:
暴君米太亞得留名至今!
  呵,但願現在我們能夠有
一個暴君和他一樣精明,
他會團結我們不受人欺淩!

        一三

把薩摩斯的美酒斟滿一盅!
  在蘇裏的山岩,巴加的岸上,
住著一族人的英勇的子孫,
  不愧是斯巴達的母親所養;
在那裏,也許種子已經漫衍,
是赫剌克勒斯血統的┞锋傳。

        一四

自由的事業別依托西方人,
  他們有一個做買賣的國王;
本土的利劍,本土的兵士,
  是沖鋒陷陣的唯一希望;
但土耳其武力,拉丁的欺騙,
會裏應外合把你們的盾打穿。

        一五

把薩摩斯的美酒斟滿一盅!
  樹蔭下正舞蹈著我們的姑娘——
我看見她們的黑眼亮晶晶,
  可是,望著每個鮮豔的姑娘,
我的眼就爲火熱的淚所迷,
這乳房難道也要哺养奴隸?

        一六

讓我攀登蘇尼阿的懸崖,
  在那裏,將只有我和那波浪
可以聽見彼此飄送著暗暗話,
  讓我象天鵝一樣歌盡而亡;
我不要奴隸的國度屬于我——
幹脆把那薩摩斯羽觞打破!

第四┞仿(節選)

      海黛(續)

        一三

海黛和唐璜沒有想到死的事,
  這六合、這大年夜氣對他們太適合,
時光也無可挑剔,只嫌它會飛,
  他們看本身呢,更是無可指責;
每人就是對方的鏡子,誰看誰
  都是眼裏亮晶晶地閃著歡樂:
他們知道,這寶石一般的閃光
無非是他們眼底深情的反应。

        二一

不知怎麽启事,就當他們凝視著
  晚霞的那一刻,仿佛在他們心間
隨著歡樂俄然襲來一陣戰栗,
  好似冷風拂過了火焰或琴弦,
一個聲音發顫,另外一個身子發抖,
  每人都掠過一絲不安的預感,
這使得唐璜發出低低的歎息,
海黛的眼睛也湧出晶瑩的淚滴。

        二二

她那先知的眼睛睜得大年夜大年夜的,
  盡在追隨和了望磨灭的太陽,
仿佛隨著這燦爛的光輪的沈落,
  他們歡會的最後一天就要灭亡;
唐璜看著她,蔔問本身的命運,
  他感应淒酸,卻又沒有来由悲傷,
他的眼神是以向她的目光尋找
這悲戚的來由(最少對他夠玄奧)。

        二三

她轉身對他一笑,但那笑脸是
  使別人笑不起來的,接著扭轉臉,
不管她驚覺于什麽吧,這一感覺
  很快地就被明智或自负所驅散;
當唐璜半莊半諧地向她提到
  他們心頭的這種不吉的共感,
她說:“萬一有禍事——但那不成能,
最少我不會活著看見它發生。”

        二四

唐璜還要問下去,若不是她的唇
  壓上了他的唇,使他不克不及不沈默;
她拿熱情的一吻和預感抗爭,
  終于使她的心完全把惡兆擺脫。
對,這才是解悶的最好的辦法,
  有人喜歡以酒澆愁:這也不錯,
兩者我都試過;所以,誰要試用,
可以就心疼和頭疼任擇一種。

        二八

他們該住在丛林中,像夜莺似的
  歌颂自娛而隱居;他們原不宜
在所謂“社會”這繁華的孤寂中,
  和“仇恨”、“罪惡”、“憂患”呼吸在一路;
凡心靈自由的人都落落寡合,
  唱得最甜的鳥兒只成雙而棲,
雄鷹獨自高飛,而烏鴉和海鷗
像众人一樣,只圍著腐屍不走。

        二九

現在,海黛和唐璜臉偎著臉,
  正相親相愛地享受著午眠。
那是一陣小睡,睡得並不沈,
  因爲不時地仿佛有一種預感
使唐璜輕顫,並且傳過他全身;
  海黛的嘴唇好似溪水在喃喃,
發著無字的樂曲;她的臉被夢
熏得像風吹亂的玫瑰一般紅。

第十章(節選)

十八


“舊日好時光”給我心中帶來了
  蘇格蘭的一切:那藍色的山岳,
谷中清澈的流水,底河和頓河,
  格子呢,結發帶,我年少的豪情,
巴爾戈尼橋下的黑流,和我那
  最初溫柔的夢,像班柯的幽靈
都掠過我的眼前:呵,這回憶確是
“好時光”的一瞥,別管多麽幼稚。

查良铮譯


想從前我們倆分手



想從前我們倆分手,
默默無言地流著淚,
預感应多年的隔離,
我們不由得心碎;
你的臉冰涼、發白,
你的吻更似冷冰,
呵,那一刻正預兆了
我本日的哀思。

朝晨凝結著寒露,
冷徹了我的額角,
那種感覺仿佛是
對我此刻的┞俘告。
你的誓言全破裂了,
你的行爲如此輕浮:
人家提起你的名字,
我聽了也感应赤诚。

他們當著我講到你,
一聲聲有如喪鍾;
我的全身一陣顫栗——
爲什麽對你如此情重?
沒有人知道我熟識你,
呵,熟識得太過了——
我將長久、長久地懊悔,
這深處難以爲外人性。

你我奥秘地相會,
我又默默地悲傷,
你竟然把我欺騙,
你的心終于遺忘。
若是很多年以後,
我們又偶然會面,
我將要怎樣号召你?
只有含著淚,默默無言。

1808年

查良铮 译


詠錫雍



你磅礴的精力之永久的幽靈!
自由呵,你在地牢裏才最燦爛!
因爲在那兒你居于人的心間——
那心呵,它只聽命對你的愛情;
當你的信徒們被帶上了枷鎖,
在暗無天日的地牢裏犧牲,
他們的祖國是以受人尊敬,
自由的聲譽隨著每陣風傳播。
錫雍!你的監獄成了一隅聖地,
你陰郁的地面變成了神壇,
因爲伯尼瓦爾在那裏走來走去
印下深痕,仿佛你冰冷的石板
是生草的土壤!別塗去那萍踪
因爲它在暴政下向上帝求援。

查良铮 译


在巴比倫的河邊我們坐下來抽泣





在巴比倫的河邊我們坐下來
哀思地抽泣,我們想到那一天
我們的敵人如安在屠殺叫唤中,
焚毀了撒冷的高聳的神殿:
而你們,呵,她淒涼的女兒!
你們都號哭著四散逃散。



當我們憂郁地坐在河邊
看著腳下的河水自由地奔流,
他們号令我們歌颂;呵,絕不!
我們絕不在這工作上低頭!
甯可讓這只右手永遠枯瘦,
但我們的聖琴絕不爲異族彈奏!



我把那豎琴懸挂在柳梢頭,
噢,撒冷!它的歌聲該是自由的;
想到你的光榮喪盡的那一刻,
卻把你的這遺物留在我這裏:
呵,我絕不使它優美的音調
和残暴者的聲音混在一路!

查良铮 译


恰爾德·哈洛爾德遊記(節選)



第一章(節選)

去 国 行

別了,別了!故國的海岸
消掉在海水盡頭;
洶濤狂嘯,晚風悲歎,
海鷗也驚叫不休。
海上的紅日冉冉西斜,
我的船乘風直追,
向太陽、向你暫時告別,
我的故鄉呵,再會!

不幾時,太陽又會出來,
又開始新的一天,
我又會号召藍天、碧海,
卻難覓我的家園。
華美的第宅已荒無人影,
爐竈裏火滅煙消,
牆垣上野草密密叢生,
愛犬在門邊哀叫。

“過來,過來,我的小書童!
你怎麽傷心痛哭?
你是怕大年夜波浪濤洶湧,
還是怕狂風大怒?
別哭了,快把眼淚擦幹;
這條船又快又坚固:
咱們家最快的獵鷹也難
飛得像這般輕巧。”

“風尽管吼叫,浪尽管打來,
我不怕驚風險浪,
可是,公子呵,您没必要奇异
我爲何這樣悲傷。
只因我這次拜別了老父,
又和我慈母分離,
離開了他們,我無親無故,
 只有您——還有上帝。

“父親祝贺我安然吉祥,
沒怎麽怨天尤人;
母親少不了唉聲歎氣,
盼愿我回轉家門。”
『焖,得了,我的小夥子!
難怪你哭個沒完;
若像你那樣天真幼稚,
我也會熱淚不幹。

“過來,過來,我的好伴當!
你怎麽蒼白掉色?
你是怕法國敵寇凶狂,①
還是怕暴風凶惡?”
“公子,您當我貪生怕死?
我不是那種膿包,
是因爲顾虑家中的老婆,
才這樣蒼白枯槁。

“就在那湖邊,離府上不遠,
住著我妻兒一家,
孩子要他爹,聲聲哭喊,
叫我妻怎生回話?”
『焖,得了,我的好夥伴!
誰不知你的悲傷,
我的心性卻輕浮冷酷,
一笑就去國離鄉。”

誰會相信老婆或情婦
虛情假意的傷感?
兩眼方才還滂湃如注,
又嫣然笑對新歡。
我不爲眼前的危難而憂傷,
也不爲舊情哀悼;
傷心的倒是:世上沒一樣
值得我珠淚輕抛。

此刻我一身孤孤單單,
在茫茫大年夜海飄流;
沒有任何人爲我嗟歎,
我何必爲別人憂愁?
我走後哀吠不休的愛犬
又有了新的主子;
過不了多久,我若敢近前,
會把我咬個半死。

船兒呵,端赖你,疾駛如飛,
橫跨那滚滚波浪;
任憑你送我到不着边际,
只莫回我的故鄉。
我向你歡呼,蒼茫的碧海!
當陸地來到眼前,
我就歡呼那石窟、荒埃!
我的故鄉呵,再見!

楊德豫譯

①當時,英國同囊括歐陸的拿破侖法國正處于交
戰狀態。恰爾德·哈羅德的航船從英國駛往葡萄牙;
要經過法國海岸四周。

贈伊涅茲


        1

切莫對著我愁容笑微微,
 哎!我不克不及以笑脸相迎;
但願上帝保佑你永不掉落淚,
 或永不俄然抽泣傷心。

        2

你不是想了然,是什麽苦惱,
 在把我的歡樂與芳华腐蝕?
但不知你可願意知道,
 這苦痛連你也難幫我療治?

        3

既不是愛,也不是恨,
 更非微贱的野心難實現;
使我對本身的現狀感应可憎,
 並且抛棄我往昔之所戀:

        4

而是從耳聞、目击和經曆
 産生了厭倦的表情:
佳丽再不克不及使我感应欣喜;
 你的眼珠也不克不及使我出神。

        5

象傳說中希伯來流落者的憂郁,
 那是注定的命運,無法脫離,
他不願窺探暗中的地獄,
 又不克不及希望在死之前获得安眠。

        6

往哪兒逃,能擺脫身內的不幸,
 即便漂流到越來越遙遠的处所,
不論逃到哪裏,它還是纏身,
 這毒害著生命的惡魔似的思想。

        7

但是人們還在虛假的歡樂裏沈湎,
 我所厭絕的他們都感应夠味;
呵!願他們在好夢裏多留幾天,
 總不要象我般蘇醒夢回!

        8

命運要我去流浪的处所還很多,
 去時還帶著多少可歎的記憶;
但我唯一的安慰是我知道:
 最不幸的遭受也不足爲奇。

        9

什麽是最不幸?何必問到底,
 發慈悲不要再探事实;
笑吧——不要把帷幕硬拉起,
 將汉子心底的地獄看分明。

楊熙齡譯

第二章(節選)

        九

 你也在那兒了!你的生命和愛情,
 都磨灭了,我的愛和生活也陷于絕望;
 你的形影在我心頭萦繞,記憶猶新,
 教我怎麽能承認你已經真的灭亡?
 好吧——我們會重逢,我將這樣夢想,
 用這個想象來填補我空虛的心底:
 只要還留下絲毫記憶,在重逢的時光,
 不論我的命運若何,只要你魂灵静谧,
這在我就即是获得莫大年夜的幸福、莫大年夜的安慰!

        二三

 我們會默默地回想,當夜深人靜,
 本身曾經愛過,盡管這愛情已一去不返;
 心兒孤獨地傷悼著受了打擊的熱情,
 雖然形單影只,仍懷念著過去的侶伴。
 少年的愛和歡欣已逝而芳华未完,
 人誰願意就這此平白地老去呢?哎,
 假如本是水乳畅通领悟的靈魂彼此離散,
 在死來臨之前,生也沒有多大年夜意味!
誰不願意重做少年呢?呵,快樂又幸福的年歲!

        二五

 坐在山石上冥想,對著山巒與河道;
 用緩緩的步子探訪那陰暗的丛林,
 那裏居住著不受人管轄的野獸,
 人迹不至,或是難得有人通行;
 攀登那無人知曉、無路可循的山嶺,
 那上面有不需要人來飼養的獸類;
 盘桓在懸崖和瀑布旁,獨自一人;
 這並不孤獨,而是跟娇媚的自然相會,
她把豐富寶藏攤開在你眼前,讓你細細玩味。

楊熙齡譯

第三章(節選)

    一

 可愛的孩子,你的臉可象你媽媽?
 前次相見,你天真的藍眼珠含著笑,
 我的家庭和心靈的獨養女兒,艾達!
 然後分手了,——可不象這一遭,
 那時還有希望。——
          陡然間我才驚覺:
 周圍已经是起伏的波浪,風在唏噓;
 我走了;流落到哪兒,本身也不知道;
 可是那海岸已經在我眼前隱去,
阿爾比溫是不再克不及使我歡欣,或使我憂郁。

    二

 又到了海上!又一次以海爲家!
 我歡迎你,歡迎你,吼叫的波浪!
 我身下的洶湧的海潮象識主的駿馬;
 快把我送走,不論送往什麽处所,
 雖然那緊張的桅杆要象蘆葦般搖晃,
 雖然分裂的帆篷會在大年夜風中亂飄,
 但是我還是不克不及不流浪去他鄉,
 因爲我象從岩石上掉落下的一棵草,
將在海洋上流落,不管風暴多凶,浪頭多麽高。

    三

 在芳华的黃金時代,我曾歌詠一人,
 那抵抗本身抑郁心靈的流落的背叛;
 現在來從提過去說開頭的工作,
 象疾風推浮雲前進,讓我把它說到底。
 從這故事,我發現往昔思想的陈迹,
 還有幹了的眼淚,它們逐漸地湮滅,
 但留下一條荒涼的小徑;就從這裏,
 以沈重的腳步,踏著生命的沙土,歲月
逝去了;這生命的最後的沙土,沒有一花一葉。

    四

 也許因年輕時歡樂和苦痛的豪情,
 我的心、我的琴都折斷了一根弦,
 它們都會發出刺耳的嘈雜聲音,
 現在重彈舊調,怕也難以改良;
 雖然我的曲調是沈悶的,抑郁不歡,
 但是爲著這歌兒能夠幫助我脫離
 自私的悲歡夢境——那是多麽可厭,
 而使我沉醉于忘掉落一切的境地裏,
它最少對于我(也只對我)不算是無益的主題。

    五

 誰假如憑著經曆而不是靠年歲,
 熟知這悲慘世界,看破了人生,
 那麽他就會把一切看得無所謂;
 塵世上的榮譽、野心、哀思、鬥爭、愛情,
 都不再克不及用那尖刀刺痛他的心,
 留下無聲而劇烈的疾苦,在贰内心上;
 他知道何故思想要到孤单的洞窟裏退隱,
 而那洞窟裏,卻充滿著活潑的胡想,
在擁擠的腦海裏還留著陳舊而无缺的形象。

    六

 爲了創造並在創造中活得更活潑,
 我們把種種胡想變成具體的形象,
 同時照著我們胡想的生活而生活,
 簡而言之,就象我此刻寫著詩行。
 我是什麽?一无所有。你卻不一樣,
 我思想之魂!我和你一路流落各地,
 雖然不成見,卻總凝視著萬象,
 我已經和你變成了渾然的一體,
你總是在我身邊,即便在我感情枯竭之際。

    七

 可是我不應該想得這麽熱狂、雜亂,
 我已經想得太陰郁,并且也太多,
 我的頭腦在動蕩中沸騰,過分倦怠,
 變成一團狂熱和火焰急轉著的漩渦。
 從青年時代起,我的心就不受束縛,
 所以我的生命之泉已經受了毒害。
 已經太遲了!但是我已非故我,
 雖然時間治不好的疾苦,我仍能忍耐;
雖然依舊吃得下苦果,而不責怪命運,怨天尤人。

    一二

 可是不久他就觉悟,知道他本身
 最不適合與人們爲伍,在人群中鬼混;
 他同人們格格不入,志趣迥異;
 豈肯隨聲拥戴,雖然他的靈魂,
 在年轻時,曾被本身的思想所戰勝;
 他耸立獨行,怎肯把心的主權
 割讓給心靈所反對的那些庸人;
 在孤獨中感应驕傲,因爲即便孤單,
人在離群索居時,別有一種生活,會被發現。

    一三

 起伏的山巒都象是他贴心的伴侣,
 波濤翻騰著的大年夜海是他的家鄉;
 他有气力并且也有熱情去浪遊,
 只要那裏有蔚藍的天和明媚風光;
 戈壁、丛林、洞窟和海上的白浪,
 這些都是他的伴侶,都使他留戀;
 它們有著共通的┞穁言,大白流暢,
 勝過他本國的典籍——他常抛開一邊,
而甯肯閱讀陽光寫在湖面上的造化的詩篇。

    三三

 似乎一塊裂成許多碎塊的破鏡,
 變成許多小小的鏡子,一面一面;
 越是破裂,就會映出越多的人影。
 會把一個人的影子化作幾千;
 而那忘不掉落往事的心何獨不然,
 破裂地活著;它冰冷、蕉萃而孤獨,
 在渐渐長夜裏哀思得不克不及成眠,
 軀殼不死,它的愁苦總難以消弭,
哪種苦痛深藏不露,因爲是言語無法傾訴。

    四七

 它們耸峙著,仿佛是孤高的心靈,
 雖然蕉萃,可是又決不象庸衆折腰,
 裏面空無一人,唯有風從縫隙吹進;
 只能跟浮雲暗暗地交談,這些古堡;
 曾經有一天,它們是年轻而驕傲,
 下方進行著戰爭,旗幟飄揚在上空;
 但此刻那些戰鬥的,早已魄散魂銷,
 那些飄揚的,連灰燼也無影無蹤,
留下荒涼的城垛,也永不會再遭炮火進攻。

    七五

 山岳、湖泊和藍天難道不屬于我
 和我的靈魂,如同我是它們的一部分?
 我對它們的眷愛,在我深深的心窩,
 是不是真誠純潔?叫我怎能不看輕
 其他一切,借使同山川和蒼穹比並?
 我又怎能不低擋那惱人的濁浪,
 而抛棄這些豪情,學那些庸碌之人,
 換上一副麻痹而世俗的冰冷心腸?
庸人的眼只注視泥塘,他們的思想怎敢發光。

    八九

 六合寂然,雖則並沒有沈沈酣睡,
 但忘了呼吸,象人在感觸最深時一般;
 靜靜地,正如人思考得如癡如醉:
 六合寂然,從高遠的星空燦爛,
 到平靜安甯的湖水和環抱的群山,
 一切的一切集中于一個實在的生命,
 無論是一線光、一陣風、一張葉瓣,
 都不遺掉,而成了存在的一部分,
各各感应了萬物的創造者和衛護者的┞锋純。

    九○

 因而深深激起宇宙無窮的感伤,
 特别在孤寂中——其實是最不寂静落寞;
 這種感觸是真谛,它通過我們的存在,
 又滲透而擺脫了自我;它是一種音調,
 稱爲音樂的靈魂和源泉,令人了然
 永久的諧和;好象西塞裏亞的腰帶,
 它複有著一種魔力,能夠産生奇效,
 一切東西縛上了它,就美得勾人喜愛,
它使得死之魔影也再不克不及對我們有所損害。

    逐一三

 我沒有愛過這人世,人世也不愛我;
 它的臭惡氣息,我從來也不贊美;
 沒有強露歡顔去阿谀,不隨聲拥戴,
 也不曾向它偶像崇拜的教條下跪,
 是以众人無法把我當作同類;
 我側身此中,卻不是他們中的一人;
 假如沒有屈辱本身,心靈沾上汙穢,
 那麽我也許至今還在人海中浮沈,
在並非他們的、而算作他們的思想的屍衣下棲身。

楊熙齡譯

第四┞仿(節選)

    二七

 月亮升起來了,但還不是夜晚,
 夕照和月亮等分天空,霞光之海
 沿著藍色的弗留利群峰的高巅
 往四下迸流,天空沒有一片雲彩,
 但好象交織著各種分歧的色調,
 融爲西方的一條巨大年夜的彩虹——
 西下的白日就在那裏接連了
 逝去的亘古;而對面,月中的山岳
浮遊于蔚藍的太空——神仙的海島!

    二八

 只有一顆孤星伴著戴安娜,統治了
 這半壁恬靜的天空,但在那邊
 日光之海仍舊燦爛,它的波濤
 仍舊在遙遠的瑞申山頂上滾轉:
 日和夜在彼此爭奪,直到大年夜自然
 恢複應有的秩序;加暗的布倫泰河
 輕柔地流著,日和夜已給它深染
 初開放的玫瑰花的芳喷鼻的紫色,
這色采順水而流,就象在鏡面上閃爍。

    二九

 河面上充滿了從迢遙的天庭
 降臨的容光;水波上的各種色澤
 從斑斓的夕照乃至上升的明星
 都將它們奇异的異彩散發、畅通领悟:
 呵,現在變色了;冉冉的陰影飄過,
 把它的帷幕挂上山巒;臨別的白日
 仿佛是病笃的、不斷喘气的海豚,
 每陣劇痛都使它的顔色改變,
最後卻最美;終于——完了,一切沒入灰色。

查良铮譯

    一七八

在無徑可通的林叢有一種樂趣,
在孤单幽僻的海濱有一種狂歡,
這裏是一個無人侵擾的社會:
面對大年夜海,樂聲伴著濤聲嗚咽。
我不是不愛人類,但我更愛自然。
從我和人們的交往,從過去的經曆
或今後可能的遭受,我悄然脫身
和那茫茫廣宇融成一體,我的心緒
絕非言語所能表達——但也無法隱匿!

    一七九

翻滾吧,你艰深阴暗的海洋——
一萬艘戰艦在你身上徒勞無益地掠過,
人類給大年夜地撒下毀滅的印記,但他的統治
卻在你的岸邊終止——你的底層殘骸交錯。
這些都是你的業績,而人類卻留不下什麽
他尽情践踏的蹤影,除他细微的本身
好似一滴雨珠,一顷刻間向海上墜落,
汩汩地冒泡、呻吟,沈沒在你深深的懷抱:
沒有墳墓——不聞喪鍾、不見棺椁,無人知曉。

黃宏煦譯

撫琴居掃校建造


洛欽伊珈


去吧,你豔麗的風景,你玫瑰的花園!
讓富貴的寵兒在你的眼珠裏徘徊;
還給我峻岩吧,那兒有積雪的安眠,
盡管它仍銘記著自由與愛的創傷。
但是,加裏敦尼呵,你的峰巒多壯美:
在那雪白的山頂,盡管天高風急,
固然 布湍激,没有舒缓的泉水,
我卻懷念阴暗的洛屈納期而歎息。
呵,我幼小的腳步天天在那裏遊蕩,
我戴著蘇格蘭帽子,穿著花非分出格套,
腦中冥想著一些久已逝去的族長,
而信步漫遊在那松林蔭蔽的小道;
我流連忘返,直到夕陽落山的霞光
为光辉的北极星的 了 所替换,
因爲古老的故事煽動了我的胡想,
呵,是那阴暗的洛屈納咖山平易近的流傳。
“噫,死者的鬼魂!你們的聲音我難道
沒有聽見,在滾滾的夜風裏升騰?”
那必然是英雄的幽靈歡樂喧囂,
駕著長風,奔馳于他的高原的谷中!
在洛屈納咖四周,每當風雲凝集,
冬寒就駕著他的冰車前來駐紮:
那裏的陰雲旋卷著我先人的形迹,
他們住在阴暗的洛屈納期的鳳暴下。
“不幸而英勇的壯士!難道沒有惡兆
預示你們的大年夜業已爲命運所摒棄?”
呵,盡管你們注定在克勞頓戰死了,
你們的覆亡並沒有贏得歡呼的勝利。
但你們在土壤的永眠中仍舊快樂,
你們和族人在布瑞瑪山穴一路安眠;

那蘇格蘭風笛正在阴暗的山中高歌,
洛屈納珈山中回蕩著你們的事迹。
洛屈納珈呵,我已離開你年複一年,
還得再過多少歲月我才能再踏上你!
雖然造化沒把綠野和鮮花給你裝點,
你比阿爾比安的平原夏令人爱护保重。
英格蘭呵,以遠方山巒的遊子來看,
你的美景太嫌溫馴而小巧玲珑,
喚我多麽神驰那雄偉粗犷的懸崖,

那阴暗的洛屈納珈的險惡的峥嵘。

查良铮 译



好吧,我們不再一路漫遊


好吧,我們不再一路漫遊,
消磨這幽深的夜晚,
盡管這顆心仍舊迷戀,
盡管月光還那麽燦爛。

由于白�可以或许磨 剑鞘,
靈魂也把胸膛磨得夠受,
這顆心呵,它得停下來呼吸,
愛情也得有安息的時候。
  
雖然夜晚爲愛情而降臨,
很快的,很快又是白晝,
可是在這月光的世界,
我們已不再一路漫遊。

1817.2.18

查良铮 译


給奧古絲塔的詩章

〔其一〕


當四周逐漸陰沈暗淡,
理性悄然隱沒了光線,
希望的火燭搖曳欲熄,
我在孤独中 徊茫然。

在沒有星月的午夜時分,
心靈展開狠恶的搏鬥;
弱者絕望,冷酷者離去,
致命的摧殘被稱作寬厚。

逢命運轉逆,愛情遠走,
憎惡的飛矢萬箭齊射,
你是我希望的唯一星斗,
躍但是高懸,永不隕落。

啊,幸有你清輝永駐的光线,
像天使的眼睛,將我看護,
以永遠閃爍的仁慈之光,
屏退我身边沈沈的夜幕。

當烏雲飛臨你的頭頂,
試圖籠罩你閃射的光线,
而你遠射的明輝卻更加純淨,
把襲來的晦色逐一驅光。

願你心能將我教晦,
何事英勇,何事當容。
你的一句輕柔細語可抵消
众人對我所有的卑鄙指控。

你就像枝葉富强的大年夜樹,
軀幹耸立,卻微微俯首,
始終不渝地張開慈愛的手臂,
用綠蔭將你眷念的故物護守。

聽任狂風暴雨囊括大年夜地,
你仍然是那般熱切溫存;
在風雨交加的時刻裏,
灑淚的綠葉溫暖著我的身心。

但讓災厄落在我頭上吧,
我決不克不及讓你蒙受惡運;
当明 陨炼 天堂要奖赏
仁慈者——你就是第一人!

讓退色的愛情斷絕吧,
只有你的情誼永久難訣;
你心雖善感,卻從不改變,
你靈魂柔順,卻永不当協。

一切都掉去,唯有你仍然,
你用忠實靠得住的胸懷證了然,
這世界並不是荒漠地点——
乃至對我也不例外!

 
〔其二〕

吉祥的光陰一去不還,
命運之星悄然隕落,
而你仁慈的心卻不願發現,
衆人對我那些過錯的指責。
你深深體察我哀思的情懷,
绝不畏避地與我分嘗,
我所能想象出的摯愛,
尋無覓處——除你心上。

大年夜自然把笑顔伸展,
這最後一笑是對我的酬報,
我不克不及視它爲欺騙,
而是把它當作你的微笑。
當狂風囊括著波浪,
一如我曾信赖的心向我襲擊,
假定那波浪激起我的感觸,
那就是,爲什麽它把你我分離?

我希望的唯一基石已崩潰,
碎片紛紛落入海水;
心靈只好交給疾苦發落,
但它決不把疾苦的奴隸作。
種種磨難在追逐著我,
它們摧毀我,卻休想欺侮我;
它們熬煎我,卻休想礼服我;
不屑想它們,心中只想著你!

你情面練達,卻不欺騙我;
你是個女人,卻不曾遺棄;
盡管被我愛,從不傷害我;
雖然遭誹謗,卻也不躲避;
盡管被信賴,不曾回絕我;
雖然分離了,並不想擺脫;
盡管很警覺,絕不汙蔑我,
只爲防人误解才甘于緘默。

對這世界我並不鄙薄,
也不在乎众人對我的譴責;
但我無法尊敬這一切,
多蠢啊,我早就應該設法解脫。
我爲此支出的代價有多大年夜,
原來的猜想遠不及它。
但是無論損掉多慘重,
決不克不及從這兒把你奪下。


在我往事的一片荒墟中,
最少還有這些令我追記;
它告訴我,我平日最愛者,
的確是世間難覓的┞蜂奇。
像戈壁中的甘泉一樣甜蜜,
像荒漠裏的綠樹一樣翠绿,
幽寂中一陣悅耳的鳥啼,
向我的心靈將你描繪。 

张继光 温晓红 译


中國詩歌庫 中華詩庫 中國詩典 中國詩人 中國詩壇 首頁

xxfse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