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更生(Emily Dickinson)诗选


狄更生(1830-1886),20岁开端写诗,初期的诗大年夜都已散掉。1858年后韬光养晦,70年代后几近不出房门,文学史上称她为“阿默斯特的女尼”。她在孤独中静心写诗,留下诗稿 1,775首。在她生前只有 7首诗被伴侣从她的信件中抄写解缆表。她的诗在情势上富于独创性,大年夜多利用17世纪英国宗教圣歌作者艾萨克·沃茨的传统格律情势,但又作了很多改变,例如在诗句中利用很多短破折号,既可代替标点,又使正常的抑扬格音步节拍产生突兀的起伏跳动。她的诗大年夜多押半韵。狄更生于1886年 5月15日去世。她的亲朋曾选编她的遗诗,于19世纪末印出 3集,但逐步为人忘怀。直到美国现代诗鼓起,她才作为现代诗的先驱者获得强烈热烈欢迎,对她的研究成了美国现代文学攻讦中的热门。

這是鳥兒們回來的日子 風暴之夜——豪情之夜我覺得腦子裏有一場葬禮 最少——還可以——還可以——禱告 我不克不及和你一路生活 因爲我不克不及等候灭亡 說出全数真谛,但別太直接 沒有一朵快樂的花 我的生命曾兩度終止 最淒涼的聲音,最甜蜜的聲音 夏之逃逸 蟲鳴 某個陽光斜射的時刻 我從來沒覺得這是家—— 我聽到蒼蠅的嗡嗡聲——當我死時 但願我是,你的夏季 有人說,有一個字 愛,先于生命 若是記住就是忘卻 心啊,我們把他忘記 我們有一份黑夜要忍耐 爲什麽,他把我關在天堂門外 若是你能在秋季來到 美,不克不及造作,它自生 你無法撲滅一種火 我一向在愛 詩人,照我算計 我們曾在一個夏季結婚 頭腦,比天空遼闊


這是鳥兒們回來的日子

這是鳥兒們回來的日子——
零寥落落——一只或兩只——
仿佛是恋恋不舍。

這是天空从头敞亮的日子——
仿佛六月的魔術不曾離去——
蕩漾著藍色和金色。

你的詭詐不成能瞞過蜜蜂——
但你這逼真的┞废眼法
幾乎讓我坚信不疑。

乃至那些種子都在爲你作證——
趁著暖意,溫柔地送出 
一片怯生生的葉子。

啊,繁華夏季的美麗慶典,
啊,秋季霧霭裏的最後聖餐——
請牽住一個孩子的手。

讓她分享你神聖的符號——
讓她領受你神聖的面包
和你永生的葡萄酒!

(灵石 译)


風暴之夜——豪情之夜!

風暴之夜——豪情之夜!
若能和你一路
風暴之夜就會讓我們
沈醉無極!

風,枉然地呼嘯——
心,已在港口的懷抱——
指南針,不需要——
帆海圖,不需要!

劃槳,在伊甸園——
啊,海的起伏!
假如我能停靠——今夜——
在你的深處!

(灵石 译)


我覺得腦子裏有一場葬禮

我覺得腦子裏有一場葬禮,
往來的记念者腳步雜沓,
踩啊——踩啊——到了後來
所有感覺仿佛渐渐坍塌——

比及所有客人都已就坐,
儀式開始了,像有一面鼓——
敲啊——敲啊——到了後來
我的心仿佛已漸漸麻痹——

接著我聽到他們扛起棺材,
在我的靈魂裏緩緩穿行,
那些鉛做的靴子吱嘎作響,
然後,空間裏灌滿了鍾聲——

仿佛一切星球都變成了喪鍾,
存在本身淪爲了一只耳朵,
而我,還有某種詭谲的寂靜
卻在這裏面,疾苦,落寞——

然後,意識裏的木板俄然斷裂,
我不由自立地往下掉落,往下掉落——
掉落一層就撞上一個新的世界,
然後,我就不再知曉——然後——

(灵石 译)


最少——還可以——還可以——禱告——

最少——還可以——還可以——禱告——
啊,耶稣——在缥缈的空中——
我不知道你住在哪間屋子——
我四處敲著門——一片苍茫——

你喚起了地动,在南國——
喚起了漩渦,在海洋——
說啊,拿撒勒的耶稣基督——
難道你沒有伸向我的臂膀?

(灵石 译)


我不克不及和你一路生活——

我不克不及和你一路生活——
那將是生命本身——
而生命在那邊——
櫥櫃的後面——

鑰匙在教堂司事的手裏——
他把我倆的生命——
他的瓷器——放在高處——
像一只茶瓶——

被主婦棄置——
模樣古怪——或是有些殘缺——
新的法國餐具更討人歡心——
舊的那些遲早會碎裂——

我不克不及死去——和你一路——
因爲我倆必須有一人——
等著合上另外一人的眼睛——
你——不克不及——

而我——我能忍心在一旁——
看著你——渐渐凍僵——
我本身卻得不到死神的恩賜——
領受他的寒霜——

我也不克不及複活——和你一路——
因爲你的面庞——
將會蓋過耶稣的面庞——
那種新的光线——

將清楚——而陌生地——
照在我懷鄉的眼睛上——
只不過是你,而不是他——
閃耀在我身边——

他們會審判我們——怎樣——
因爲你——曾是天堂的家丁——
你知道——或那是你的願望——
我,不克不及——

你占據了我的一切視覺——
我沒有多余的眼睛——
不會把汙穢的神聖——
當作樂園的風景——

若是你下地獄,我也去——
即便我的名字——
響亮地在天堂回蕩——
尊榮無比——

若是你——被神解救——
而我——卻受咒詛——
必須去沒有你的处所——
那我本身——就是我的地獄——

所以,我倆只能望著對方——
你那裏——我——這裏——
隔著一扇虛掩的門——
海一樣深——只剩禱告——
和那白色的食糧——
絕望——

(灵石 译)


因爲我不克不及等候灭亡——

因爲我不克不及等候灭亡——
他體貼地停下來等我——
馬車只載著我們兩個——
還有永生。

我們渐渐行進——他從不著急
我放下了我的工作,
我的閑暇,
爲了他的善意。

我們路過學校,孩子們
在操場上——遊戲——
我們路過凝視的麥田——
我們路過西沈的夕照——

毋甯說,夕照路過我們——
露水讓我直打寒顫——
我只穿了一件絲衣——
和薄紗的披肩——

我們在一間屋子前停下
像是地上的小丘——
屋頂幾乎看不見——
土壤——快蓋過了檐口——

許多世紀——過去了——可是——
感覺比一天還短——
我這才懷疑我們到達的
是無限的時間——

(灵石 译)


說出全数真谛,但別太直接——

說出全数真谛,但別太直接——
迂回的路才引向終點
真谛的驚喜太敞亮,太強烈
我們不敢和它面對面

就像雷聲中惶恐不安的孩子
需要溫和安抚的話
真谛的光也只能渐渐地透射
否則人人都會變瞎——

(灵石 译)


沒有一朵快樂的花

沒有一朵快樂的花
仿佛感应任何驚詫
寒霜讓它們屍首分離——
權力的無心遊戲——
金色的殺手無動于衷——
太陽仍然穿行在天空,
爲許可這一切的上帝
量度著又一個日子。

(灵石 译)


我的生命曾兩度終止

我的生命曾兩度終止,
在終止之前;它仍在等候,
看第三次苦難的奥秘
是不是會被時間的手揭開。
 
如此巨大年夜,如此難于想象,
就像曾經的兩次,令我昏厥。
我們只能一次次告別天堂,
一次次夢想著與地獄告別。

(灵石 译)


最淒涼的聲音,最甜蜜的聲音

最淒涼的聲音,最甜蜜的聲音,
最瘋狂的聲音,越來越清楚——
那是春季鳥兒們的歌颂,
在那美麗的時刻,當夜將磨灭。

在三月和四月之間——
一旦越過那奇奥的邊界,
猶疑的夏天就像天堂一樣,
幾乎伸手便可采撷。

它讓我們想起所有的死者,
他們曾和我們在此安步,
彼此隔絕,卻加倍渴念,
這是別離的殘忍法術。

它讓我們想起曾擁有的一切,
現在卻只剩下感傷的回憶。
我們幾乎希望這些可愛的塞壬
能遠遠飛走,留一片靜寂。

耳朵也能刺穿一顆心,
就像長矛一樣灵敏,
但願世間沒有一顆心
與危險的耳朵比鄰而居。

(灵石 译)


夏之逃逸


不知不覺地,有如憂傷,
夏季竟然磨灭了,
如此地難以覺察,簡直
不像是成心潛逃。

向晚的微光很早便開始,
沈澱出一片寂靜,
不然便是瘦削的四野
將下午深深软禁。

黃昏比旧日來得更早,
凌晨的光华已陌生——
一種拘禮而惱人的風度,
像即欲離開的客人。

就像如此,也不消同党,
也不勞小舟相送,
我們的夏季輕逸地逃去,
沒入了美的境中。

余光中譯


蟲鳴


在夏季衆禽的啁啾以外,
淒楚地起自草底,
有一個較小的國度舉行
它那甯靜的贊禮。

我看不見有任何儀式,
禱詞是如此舒緩,
它要變成一種沈思的風俗,
擴大年夜了孤单之感。

日午時最感应了古意悠揚,
當八月焚燒了殘燼,
遂喚起這幽靈似的音樂,
作爲安眠的意味。

迄今盛況猶未見減色,
光华也未顯皺紋,
可是一種奇异的變化,
已侵入自然本身。

余光中譯


某個陽光斜射的時刻



某個陽光斜射的時刻
在冬季的下午——
讓人抑郁,像沈重的
教堂的旋律——

奥妙地傷害我們——
沒有任何傷口和血迹
卻在乎義隱居的深處
留下記憶——

沒有人能夠傳達——任何人——
它是絕望的印章——
不成抗拒的┞粉磨
來自虛空——

當它來時,一切都側耳傾聽——
影子——屏住了呼吸
當它去時,就像死神臉上
遙遠的謎——

灵石 译


我從來沒覺得這是家——



我從來沒覺得這是家——
在這塵世——在美麗的天空
我也不會安闲——我知道——
我不喜歡樂園——

因爲那兒是星期天——永遠都是
憩息的時刻——從不降臨——
伊甸園會多麽冷寂
在明媚的星期三下午——

若是上帝也會外出——
或瞌睡兒——
這樣就看不見我們——但是他們說——
他本身——就是一部望遠鏡

千萬年地監視著我們——
我就會流亡,遠遠地
離開他——和聖靈——和一切——
可是還有“最後審判日”!

灵石 译


我聽到蒼蠅的嗡嗡聲——當我死時

我聽到蒼蠅的嗡嗡聲——當我死時
房間裏,一片沈寂
就像空氣俄然平靜下來——
在風暴的間隙

注視我的眼睛——淚水已經流盡——
我的呼吸正漸漸變緊
等候最後的時刻——上帝在房間裏
現身的時刻——降臨

我已經簽好遺囑——分掉落了
我所有可以分掉落的
東西——然後我就看見了
一只蒼蠅——

藍色的——奥妙起伏的嗡嗡聲
在我——和光——之間
然後窗戶關閉——然後
我眼前黝黑一片——

灵石 译


但願我是,你的夏季

 

但願我是,你的夏季,
當夏季的日子插翅飛去!
我依舊是你耳邊的音樂,
當夜莺和黃鹂筋疲力尽。

爲你開花,逃出坟场,
讓我的花開得成行成列!
請采撷我吧—秋牡丹——
你的花—永遠是你的!

江枫 译


有人說,有一個字

 

有人說,有一個字
一經說出,也就
死去。

我卻說,它的生命
從那一天起
才開始。

江枫 译


愛,先于生命

 

愛,先于生命
後于,灭亡
是創造的起點
世界的原型


若是記住就是忘卻

 

若是記住就是忘卻
我將不再回憶,
若是忘卻就是記住
我多麽接近于忘卻。

若是相思,是娛樂,
而记念,是喜悅,
那些手指多么歡快,今天,
采撷到了這些。

江枫 译


心啊,我們把他忘記

 

心啊,我們把他忘記!
我和你——今夜!
你可以忘掉落他給的溫暖——
我要把光忘卻!

當你忘畢,請給個信息,
好讓我立即開始!
快!免得當你遷延——
我又把他想起!


我們有一份黑夜要忍耐

 

我們有一份黑夜要忍耐—
我們有一份拂晓—
我們有一份歡樂的空缺要填充—
我們有一份仇恨—

這裏一顆星那裏一顆星,
有些,迷了标的目标!
這裏一團霧那裏一團霧,
然後,陽光!

江枫 译


爲什麽,他把我關在天堂門外

 

爲什麽,他把我關在天堂門外?
是我唱得,歌聲太高?
可是,我也能降落音調
胆怯有如小鳥!

但願天使們能讓我再試一試——
僅僅,試這一次——
僅僅,看我,是不是打攪他們——
卻不要,把門緊閉!

哦,若是我是那一名
穿“白袍”的紳士——
他們,是那敲門的,小手——
我是不是會避免?

江枫 译


若是你能在秋季來到



若是你能在秋季來到,
我會用撣子把夏季撣掉落,
一半輕蔑,一半含笑,
象管家婦把蒼蠅趕跑。

若是一年後能夠見你,
我將把月份纏繞成團——
分別存放在分歧的抽屜,
免得,混合了日期——

若是只耽擱幾個世紀,
我會用我的手算計——
把手指逐一屈起,直到
全数倒伏在亡人國裏。

若是確知,聚會在生命——
你的和我的生命,結束時——
我願意把生命抛棄——
如同抛棄一片果皮——

可是現在難以確知
相隔還有多長時日——
這狀況刺痛我有如妖蜂——
秘而不泄,是那毒刺。

江枫 译


美,不克不及造作,它自生

 

美,不克不及造作,它自生——
决心寻求,便消掉——
聽任自然,它保存——
當清風吹過草地——

風的手指把草地撫弄——
要追趕上綠色波紋——
上帝會設法避免——
使你,永不克不及完成——

江枫 译


你無法撲滅一種火



你無法撲滅一種火——
有一種能夠發火之物
能夠自燃,無需人點——
當漫長的黑夜剛過——

你無法把洪水包裹起來——
放在一個抽屜裏邊——
因爲風會把它找到——
再告訴你的松木地板——

江枫 译


我一向在愛

 
我一向在愛
我可以向你證明
直到我開始愛
我從未活得充分——

我將永遠愛下去
也能够向你論證
愛就是生命
生命有不休的特点

若是,親愛的,
對此也抱懷疑
我就無從舉證,
除,骷髅地——

江枫 译


詩人,照我算計

 

詩人,照我算計——
該列第一,然後,太陽——
然後,夏季,然後,上帝的天堂——
在就是全数名單——

可是,再看一遍,第一
似已包含全體——
其余,都没必要出現——
所以我寫,詩人,一切——

他們的夏季,长年留駐——
他們給得出的太陽——
東方會認爲奢侈——
若是,那更遠的天堂——

象他們爲他們的崇拜者
是准備的那樣美
在情理上就太難證明——
有需要爲做夢而入眠——

江枫 译


我們曾在一個夏季結婚

 

我們曾在一個夏季結婚,亲爱的——
你最美的時刻,在六月——
在你急促的壽命結束以後——
我對我的,也感应厭倦——

在黑夜裏被你趕上——
你讓我躺下——
一旁有人手持燭火——
我,也接管超度亡魂的祝贺。

是的,我們的未來分歧——
你的茅舍面向太陽——
我的四周,必定是——
海洋,和北方——

是的,你的園花起首開放——
而我的,播種在嚴寒——
但是有一個夏季我們曾是女王——
可是你,在六月加冕——

江枫 译


頭腦,比天空遼闊

 

頭腦,比天空遼闊——
因爲,把他們放在一路——
一個能包含另外一個
輕易,并且,還能容你——

頭腦,比海洋更深——
因爲,對比他們,藍對藍——
一個能接收另外一個
象水桶,也象,海綿——

頭腦,和上帝相等——
因爲,稱一稱,一磅對一磅——
他們,若是有區別——
就象音節,分歧于音響——

江枫 译


中國詩歌庫 中華詩庫 中國詩典 中國詩人 中國詩壇 首頁

xxfse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