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涅 (Heinrich Heine) 诗选


抒怀插曲(選12首) 時事詩(選2首) 還鄉曲(選7首)



抒怀插曲(1822-1823)



我把歎息和苦痛,
灌輸在這本書中,
你假如把它打開,
就露出我的隱衷。


2

從我的眼淚裏
迸發出許多花朵,
而我的歎息
變成了夜莺之歌。

愛人呵,若是你愛我,
我將把花兒全数奉獻,
并且在你的窗前
將響起夜莺的歌聲。

6

把你的臉貼住我的臉,
讓淚眼留在一路!
把你的心貼住我的心,
讓愛火燒在一路!

等我們盈盈的淚珠,
滴入這熊熊的火裏,
等我雙臂抱緊了你--
我情願殉情而死!

8

太空中的星斗,
幾千年來毫無更動,
它們彼此面面相觑,
懷著愛情的哀思。

它們說著一種語言,
十分豐富而美麗,
可是任何語言學家,
對這種語言都茫無所知。

我倒曾把它鑽研,
并且銘記不忘;
我所依據的文法
就是我愛人的面龐。

22

我曾好久地占有你的心房,
你已完全把它淡忘,
你那甜蜜、虛僞而狹隘的心,
比它更甜蜜而虛僞的┞锋是難尋。

你把那愛情和煩惱遺忘,
它們曾一同熬煎過我的心房。
我不知道,愛比苦是不是更深?
我只知道,這二者都深灯揭捉鼣人!

35

有一棵松樹孤單單
在北國荒山上面。
它進入眠鄉;冰和雪
給它裹上了白毯。

它夢見一棵棕榈,
長在遙遠的東方,
孤單單沉默哀傷,
在灼熱的岩壁上。

40

親愛的美麗的恋人,
我總是不克不及忘記:
我曾一度占有過你,
你的心和你的身子。

你那嬌柔而年輕的身子,
我還想將它占有;
那顆心盡可掩埋,
我有本身的心已經足夠。

我要將我的心切開,
拿一半吹進你的軀體,
我要抱緊了你,
我們的身心要合爲一體。

42

無數舊時的幻影
從墳墓裏升起,
仿佛我在你的身边
曾經度過的一些日子。

白日我像做夢一樣,
跑遍了大年夜街小巷;
人們奇异地看我,
我是沈默而憂傷。

夜晚的情調更佳,
街道上空空無人;
只有我和我身影,
默默地逍遙閑行。

我安步走過溪橋,
腳步傳出了覆信;
月兒從雲端流露,
用周到的目光致敬。

我在你家門前立停,
凝視著天空,
凝視著你的窗戶--
我的心兒哀思。

我知道你常探出窗外
向著下面窺視,
看我立在月光之下,
似乎一根柱子。

54

在你的面頰上
是炎炎的夏天;
在你的心兒裏,
是冰冷的冬季。

我最愛的人兒!
這些都要改變。
你臉上將是冬季,
你心裏將是夏天。

55

兩人彼此分離,
總要握手惜別,
開始抽泣流淚,
然後不住歎息。

我們沒有抽泣,
沒有唉聲歎氣!
直到分別以後,
才流淚而歎息。

61

我在夢中哭了一陣,
我夢見,你躺在墓裏。
我醒來,脸孔面孔上
淚珠兒還流個不止。

我在夢中哭了一陣,
我夢見,你把我丟棄。
我醒來,哀哀地,
我還大年夜哭了多時。

我在夢中哭了一陣,
我夢見,你沒有變心。
我醒來,淚珠兒
還像潮湧似地飛迸。

62

我每夜在夢中和你相見,
看見你對我情义綿綿,
我禁不住放聲大年夜哭,
跪倒在你的腳邊。

你淒然地向我凝眸,
輕搖著你金發的頭;
像珍珠一樣的淚珠
從你的眼中緩緩下贱。

你暗暗地對我輕語,
並且授給我一束柏枝。
我醒來,不見柏枝,
你的輕語我也忘記。

68

愛人啊,自從你的目光
不再向我炯炯洞照,
陰郁而濃密的暗中,
總圍繞在我的方圆。

那美麗的愛情之星,
已消滅了燦爛的光華,
深淵在我的足下開口--
泰初之夜啊,請把我吞下!

钱春绮 译



時事詩(1839-1856)

 

6 奥秘

我們不歎息,眼淚已幹,
我們常微笑,乃至笑出聲來!
任何眼色,任何神采,
決不把奥秘泄漏出來。

它懷著沈默的疾苦
躲在我們熱烈的靈魂深處:
即便它在粗魯的心中吵嚷,
嘴總是痙攣地緊緊閉住。

你去問搖籃裏的嬰兒,
你去問墳墓裏的死屍,
也許他們會向你发布
我經常對你守旧的奥秘。

11 人生航行

一片歡笑和歌颂!
太陽的光輝閃爍搖晃。
波浪顛簸著快樂的輕舟。
我和知友們坐在艙中,情思悠悠。

小船遭難,撞碎得無蹤無影,
我的友人們又誰都不善泅泳,
他們在祖國的海中化作波臣;
暴風把我飄擲到塞納河濱。

我和一些新的伴侣,
登上一只新的客舟;
異國的風波將我東飄西蕩——
故國迢迢!我心憂傷!

又是一片歌颂和歡笑——
船板破裂,狂風怒號——
天上沒有一顆星斗照耀——
我心憂傷!故國迢迢!

钱春绮 译


還鄉曲(1823-1824)

 

1

在我極端陰暗的生活裏,
曾閃爍過一個美麗的清姿;
而今這清姿已經消掉,
我眼前盡是茫茫的黑夜。

孩子們處在暗中当中,
常要覺得惴惴不安,
他們總是高聲唱歌,
以便把那可骇驅散。

我這發狂的孩子,
此刻在暗中当中唱歌;
這歌兒雖不悅耳,
卻驅散了我的憂愁。

34

你那百合花似的手指,
我怎能再吻它一次,
把它放在我的心上,
讓我暗暗地哭死!

你那紫羅蘭的明眸,
昼夜在我眼前浮起,
這可愛的碧色之謎,
我弄不懂它的意義。

36

他們倆彼此悅慕,
卻不願互吐真情;
他們露著敵意的樣子,
情願爲愛情犧牲人命。

最後他們彼此分離,
只在夢中偶爾碰到;
他們早已死去多時,
本身還茫不知道。

46

在我比来的歌裏,
假如還脫離不了
那旧日的淒涼音調,
請你不要心焦!

稍待,我這悲歌哀音
就要成爲人間絕響,
從我康複的心中
要湧出新春的歌颂。

49

心,我的心,不要哀思,
你要忍耐命運的放置,
嚴冬劫夺去的一切,
新春會給你還來。

你還是那樣綽綽有余!
世界還是那樣美麗多彩!
我的心,只要你情之所鍾,
你都可以盡量去愛!

64

我要把我一切的苦痛
慣入一句單獨的話語,
我把它交給了輕風,
讓輕風載它而去。

在滿藏苦痛的話語,
被輕風帶到你的身边;
不論何時何地,
總在你的耳邊吵嚷。

比及你夜來安寢,
剛要閉上你的眼睛,
我的話語就要跟隨你
直入深深的夢境。

99

灭亡是嚴寒的黑夜,
生命是悶熱的白日。
入夜了,我進入夢鄉,
白日使我很疲憊。

一棵樹長到我墳墓上面,
年輕的夜莺在枝頭歌颂;
它歌颂純潔的愛情,
在夢中我也聽得見。

钱春绮 译


中國詩歌庫 中華詩庫 中國詩典 中國詩人 中國詩壇 首頁

xxfse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