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戈尔(Ranbindranath Tagore)诗选


吉檀迦利 飛鳥集 渡口 愛者之贻 葉盤集 園丁集 新月集 遊思集


吉檀迦利 冰心译




1 请容我懈怠一会儿 来坐在你的身边。我手边的工作等一会儿再去完成。

不在你的眼前 我的心就没必要知道甚么是安闲和歇息 我的工作变成了无边的劳役海中的无尽的劳役。

今天 炎暑来到我的窗前 轻嘘微语;群蜂在花树的宫廷中尽兴弹唱。

这正是应当静坐的光阴 和你相对 在这寂静和无边的闲暇里唱出量生命的献歌


2 我观光的时候很长 旅途也是很长的。

天刚拂晓 我就驱车起行 穿遍宽广广大奔放的世界。在很多星球之上 留下辙痕。

离你比来的处所 路途最远 最简单的音调 需要最艰辛的操练。

搭客要在每个生人门口敲叩 才能敲到本身的家门 人要在外面处处漂流 最后才能走到最深的内殿。

我的眼睛向空阔处四望 最后才合上眼说:”你本来住在这里!”

这句问话和呼喊”呵 在哪儿呢?”熔化在百般的泪泉里 和你包管的答复”我在这里!”的大水 一同泛滥了全球。


3 我要唱的歌 直到今天还没有唱出。

天天我总在乐器上调度弦索。时候还没有到来 歌词也不曾填好;只有欲望的疾苦在我心中。

花蕊還未開放;只有風從旁歎息走過。

我没有看见过他的脸 也没有闻声过他的声音;我只闻声他轻蹑的足音 从我房前路上走过。

悠长的一天消磨在为他在地上铺设坐位;可是灯火还未点上 我不克不及请他进来。我生活在和他相会的希望中 但这相会的日子还没有来到。


4 我接到这世界节日的请柬 我的生命受了祝贺。我的眼睛看见了斑斓的气象 我的耳朵也闻声了醉人的音乐。

在这宴会中 我的任务是奏乐 我也极力演奏了。

此刻 我问 那时候终究来到了吗 我可以进去企盼你的容颜 并献上我静默的敬礼吗


5 我只等待着爱 要终究把我交在他手里。这是我迟误的启事 我对这耽搁负咎。

他们要用法令和规章 来牢牢地束缚我;可是我总是躲着他们 由于我只等待着爱 要终究把我交在他手里。

人们责备我 说我不睬会人;我也知道他们的责备是有事理的

阛阓已过 忙人的工作都已终了。叫我不该的人都已含怒归去。我只等待着爱 要终究把我交在他手里。


6 云霾聚积 暗中渐深。呵 爱 你为甚么让我独在门外等待?

在午时工作最忙的时辰 我和大年夜家在一路 但在这暗中孤单的日子 我只企望着你。

若是你不容我碰头 若是你完全把我丢弃 我真不知将若何度过这悠长的雨天。我不住地凝睇远望的阴空 我的心和不宁的风一同彷徨悲叹。


7 若是你不措辞 我就含忍着 以你的沉默来填满我的心。我要沉寂地等待 像黑夜在星光中无眠 忍耐地低首。

凌晨必然会来 暗中也要消隐 你的声音将划破天空从金泉中下注。

那时你的话语 要在我的每鸟巢中生翼发声 你的音乐 要在我林丛繁花中盛开怒放。


8 莲花开放的那天 唉 我不自发地心魂漂荡。我的花篮空着 花儿我也没有去理睬。

不时地有一段的幽愁来攻击我 我从梦中惊起 感觉熏风里有一阵奇喷鼻的芳踪。

这苍茫的温馨 使我想望得心痛 我感觉这仿佛是夏天巴望的气味 寻求美满。

我那时不知道它离我是那么近 并且是我的 这完美的温馨 还是在我本身心灵的深处开放。


9 我必须撑出我的船去。光阴都在岸边捱延消磨了____不堪的我呵!

春季把花开过就辞别了。此刻落红遍地 我却等候而又流连。

潮声渐喧 河岸的荫滩上黄叶飘落。

你凝睇著的是多么的空虛!你不覺得有一陣驚喜和對岸遙遠的歌聲從天空中一同飄來嗎?


10 在七月淫雨的浓阴中 你用奥秘的脚步行走 夜一般的轻悄 躲过一切的守望的人。

今天 凌晨闭上眼 不睬连连呼唤号召的狂啸的东风 一张厚厚的纱幕遮住永久复苏的碧空。

林野住了歌声 家家闭户。在这冷寂的街上 你是孤独的行人。呵 我唯一的伴侣 我最爱的人 我的家门是开着的____不要梦一般地走罢。


11 在这狂风雨的夜晚你还在外面作爱的观光吗 我的伴侣?天空像掉望者在哀号。

我今夜无眠。我不竭地开门向黝黑中暸望 我的伴侣!

我什麽都看不見。我不知道你要走哪一條路!

是从墨墨的河岸上 是从远远的愁惨的树林边 是穿错误暗淡迂回的曲径 你摸索着来到我这里吗 我的伴侣?


12 在这困乏的夜里 让我帖服地把本身交给睡眠 把相信拜托给你。

让我不去委曲我的委靡的精力 来筹办一个对你对付的星期

是你拉上夜幕盖上白日的倦眼 使这眼神在醒觉的清爽喜悦中 更新了起来


13 他来坐在我的身边 而我没有醒起。多么可恨的睡眠 唉 不幸的我呵!

他在静夜中来到;手里拿着琴 我的梦魂和他的音乐起了共鸣。

唉 为甚么每夜就如许地虚度了?呵 他的气味接触了我的睡眠 为甚么我总看不见他的面?


14 灯火 灯火在哪里呢?用熊熊的巴望之火把它点上罢了!

灯在这里 却没有一丝火焰 _____这是你的命运吗 我的心呵!你还不如死了好!

哀思在你门上敲着 她传话说你的主醒着呢 他叫你在夜的黝黑中奔赴爱的约会。

云雾遮满天空 雨也不断地下。我不知道我心里有甚么在动荡 ____我不知道它的意义。

一霎的电光 在我的视野上抛下一道更深的暗中 我心摸索着寻觅那夜的音乐对我呼喊的径路。

灯火 灯火在哪里呢?用熊熊的巴望之火把它点上罢!雷声在响 狂风吼怒着穿过天空。夜像黑岩一般的黑。不要让时候在黝黑中度过罢。用你的生命把爱的灯点上罢。


15 坎阱是坚韧的 可是要撕破它的时辰我又要心痛。

我只要自由 为希望自由我却感觉惭愧。

我确知那价值千金是在你那边 并且你是我最好的伴侣 但我却舍不得断根我满屋的谷物俗物。

我身上披的是尘灰与灭亡之衣;我恨它 却又酷爱地把它抱紧。

我的┞樊负很多 我的掉败很大年夜 我的赤诚奥秘而又极重繁重;但当我来求福的时辰 我又颤栗 唯恐我的祈求得了承诺。


16 被我用我的名字囚禁起来的那小我 在监牢中抽泣。我天天不断地筑着围墙;当这道围墙高起接天的时辰 我的┞锋我便被高墙的黑影遮断不见了。

我以这道高墙高傲 我用沙土把它抹严 唯恐在这名字上还留着一丝制罅隙 我煞费了苦心 我也看不见了真


17 我独自去赴幽会。是谁在暗寂中随着我呢?

我走开躲他 可是我逃不掉落。

他举头阔步 使地上尘埃飞扬;我说出的每个字里 都掺杂着他的喊叫。

他就是我的小我 我的主 他恬不知耻;但和他一同到你门前 我却感应惭愧。


18 尘凡上那些爱我的人 用尽编制拉住我。你的爱就不是那样 你的爱比他们的伟大年夜很多 你让我自由。

他们从不敢分开我 生怕我把他们忘掉落。可是你 日子一天一六合畴昔 你还没有露面。

若是我不在祷告中呼喊你 若是我不把你放在心上 你爱我的爱情仍在等候着我的爱。


19 只要我一息尚存 我就称你为我的一切。

只要我一诚不灭 我就感受到你在我的四周 任何工作 我都来就教你 任甚么时辰候都把我的爱献上给你。

只要我一息尚存 我就永不把你藏匿起来。

只要把我和你的旨意锁在一路的脚镣 还留着一小段 你的意旨就在我的生射中实现____这脚镣就是你的爱。


20 这是我对你的祈求 我的主____请你肃除 肃除我心里窘蹙的本源。

賜給我气力使我能輕閑地承受歡樂與憂傷。

賜給我气力使我的愛在服務中获得果實。

賜給我气力使我永不抛棄窮人也永不向上淫威屈膝。

賜給我气力使我的心靈超出于平常瑣事之上。

再賜給我气力使我滿懷愛意地把我的气力服從你意志的指揮。


21 我觉得我的精力已尽 路程已终____前路已绝 储粮已尽 退隐在静默鸿蒙中的时候已到来。

可是我发现你的意志在我身上不知终点。旧的言语刚在舌尖上死去 新的音乐又从心上进来;旧辙方迷 新的郊野又在眼前奇奥地展开。


22 我需要你 只需要你____让我的心不断地重述这句话。昼夜勾引我的各种欲念 都是透顶的┞珐伪与空虚。

就像黑夜埋没在祈求光亮的昏黄里 在我潜意识的深处也响出呼声____我需要你 只需要你。

正如风暴用全力来冲击安静 却寻求终止于安静 我的抵抗冲击着你的爱 而它的呼声也还是____我需要你 只需要你。


23 全部凌晨我想编一个花环 可是花儿滑掉落了。

你坐在一旁偷偷地從偵伺的眼角看著我。

问这一对沉黑的恶作剧的眼睛 这是谁的错。

我想唱一支歌 但时唱不出来。

一个暗笑在你唇上颤抖 你问它我掉败的启事。

让你微笑的唇儿发一个誓 说我的歌声如何地消掉在沉默里 像一只在荷花里沉醉的蜜蜂。

夜晚了 是花瓣合起的时辰了。

许可我坐在你的旁边 许可我的唇儿做那在沉默中 在星斗的微光中能做的工作吧。


24 一个思疑的微笑在你眼中闪动 当我来向你离别的时辰 。

我如许做的次数太多了 你想我很快又会回来。

奉告你实话 我本身心里也有一样的思疑。

由于春季年年回来;满月道过别又来拜候 花儿每年回来在枝上红晕着脸 很可能我向 你辞别只为要再回到你的身边。

可是把这幻象保存一会吧 不要刻毒粗率地把它赶走。

当我说我要永久分开你的时辰 就当作实话来接管它 让泪雾临时加深你眼边的黑影。

当我再来的时辰 随便你如何地狡笑吧。


25 阴睛无定 夏至雨来的时节 在路旁等待瞭望 是我的欢乐。

从不成知的天空带信来的使者们 向我请安又向前赶路。我衷心欢乐 吹过的风带着清喷鼻。

从早到晚我在门前坐地 我知道我一看见你 那欢愉的光阴便要俄然来到。

這時我自歌自笑。這時空氣裏也充滿著應許的芳喷鼻。


26 我不知道从永久的甚么时辰 你就一向走迩来迎接我。

你的太陽和星斗永不克不及把你藏起使我看不見你。

在很多凌晨和傍晚 我曾闻声你的足音 你的使者曾奥秘地到我心里来呼唤。

我不知道为甚么今天我的生活完全冲动了 一种狂欢的感受穿过了我的心。

这就像结束工作的时候已到 我感受到在空气中有你光降的微馨。


27 乏倦压在你的心上 你眼中另有睡意。

你没有获得消息说荆棘丛中花朵正在盛开吗?醒来吧 呵 醒来!不要让工夫虚度了!

在石径的绝顶 在清幽无人的郊野里 我的伴侣在独坐着。不要棍骗他罢。醒来 呵 醒来罢!

即便正午的驕陽使天空喘气搖顫——-即便灼熱的沙地展布開它幹渴的巾衣。

在你的心的深处难道没有欢愉吗?你的每个足音 不会使道路的琴弦迸出疾苦的柔音吗?


28 只因你的欢愉是如许地布满了我的心。只因你曾如许地俯就我。呵 你这诸天之王 假定没有我 你还爱谁呢?

你使我做了你這一切財富的共享者。在我心裏你的快樂不住地遨遊。在我的生射中你的意志永遠實現。

是以 你这万王之王曾把本身润色了来赢取我的心。是以你的爱也消融在你恋人的爱里 在那边 你又以我俩完全合一的形象闪现。


29 是的 我知道 这只是你的爱 呵 我心爱的人——-这在树叶上舞蹈的金光 这些驶过天空的闲云 这使我头额清爽的吹过的冷风。

凌晨的光辉涌进我的眼睛——-这是你传给我心的消息。你的脸容下俯 你的眼睛下望着我的眼睛 我的心接触到了你的双足。


30 我的上帝,从我满溢的生命之杯中,你要饮甚么样的圣酒呢?

通過我的眼睛,來觀看你本身的創造物,站在我的耳門上,來靜聽你本身的永久的諧音,我的詩人,這是你的快樂嗎?

你的世界在我的心靈織上字句,你的快樂又給它們加上音樂。你把本身在夢中交給了我,又通過我來感覺你本身的完滿的甜柔。


31 那在神光聚散当中,躲藏在我生命深处的她;那在晨光中永久不肯揭开面纱的她,我的上帝,我要用最后的一首歌把她包裹起来,作为我给你的最后的献礼。

無數求愛的話,都已說過,但還沒有贏得她的心;勸誘向她伸巴望的臂,也是枉然。

我把她深藏在心裏,到處漫遊,我生命的榮枯圍繞著她起落。她統治著我的思想、行動和睡夢,她卻本身獨居索處。

許多的人叩我的門來訪問她,都掉望地归去。

在這世界上從沒有人和她面對過,她孤守著靜待你的常識。


32 你是天空,你也是窝巢。

呵,美麗的你,在窩巢裏就是你的愛,用顔色、聲音和喷鼻氣來圍擁住靈魂。

在那裏,凌晨來了,右手提著金筐,帶著美的花環,靜靜地替大年夜地加冕。

在那裏,黃昏來了,越過無人畜牧的荒林,穿過車馬絕迹的小徑,在她的金瓶裏帶著安靖的西方海上和平的涼飙。

可是在那裏,純白的光輝,統治著伸展著的爲靈魂翺翔的無際的天空。在那裏無晝無夜,無形無色,并且永遠,永遠無有言說。


33 你的阳光射到我的地上,整六合伸臂站在我门前,把我的眼泪,感喟和歌曲变成的云彩,带回放在你的足边。

你喜愛地將這雲帶纏圍在你的星胸之上,繞成無數的情势和褶紋,還染上變幻無窮的色采。

它是那樣的輕柔,那樣地飄揚、溫軟、含淚而暗淡,是以你就愛惜它,呵,你這莊嚴無瑕者。這就是爲什麽它能夠以它可憐的陰影遮掩你的可畏的白光。


34 就是这股生命的泉水,昼夜流穿我的血管,也流穿过世界,又应节地舞蹈。

就是這同一的生命,人大年夜地的塵土裏快樂地伸出無數片的芳草,迸發出繁花密葉的波紋。

就是這同一的生命,在潮汐裏搖動著生和死的大年夜海的搖籃。

我覺得我的四肢因受著生命世界的愛撫而光榮。我的驕傲,是因爲時代的脈搏,此刻在我血液中跳動。


35 这欢欣的乐律不克不及使你欢欣吗?不克不及使你回旋激荡,消掉碎裂在这可怖的欢愉扭转当中吗?

萬物急劇地前奔,它們不断留也不回顧,任何气力都不克不及挽住它們,它們仓猝地前奔。

季候應和著這急速不甯的音樂,舞蹈著來了又去__顔色、聲音、喷鼻味在這布满的快樂裏,彙注成奔流無盡的瀑泉,時時刻刻地在散濺、退落而灭亡。


36 我该当本身发扬光大年夜、四周放射、投映彩影于你的光辉当中__这便是你的幻景。

你在你本身裏立起隔欄,用無數分歧的音調來呼喚你的兼顾。你這兼顾已在我體內成形。

高亢的歌聲響徹諸天,在多采的眼淚與微笑,震驚與希望中回應著;波起複落,夢破又圓。在我裏面是你本身的破滅。

你卷起的那重簾幕,是用書和夜的畫筆,繪出了無數的花樣。幕後的你的坐位,是用奇奥神秘的曲線織成。抛棄了一切無聊的筆直的線條。

你我組成的偉麗的行列,布滿了天空。因著你的歌音,太空都在震顫,一切時代都在你我捉迷藏中度過了。


37 就是他,那最艰深的,用他深隐的摩触使我复苏。

就是他把神符放在我的眼上,又快樂地在我心弦彈弄出種種哀樂的┞穥子。

就是他用金、銀、青、綠的靈幻的色絲,織起幻景的披紗,他的腳趾從衣褶中外露。在他的摩觸之下,我忘卻了本身。

日來年往,就是他永遠以種種名字,種種姿態,種種的深悲和極樂,來打動我的心。


38 在死心屏欲当中,我不需要解救。在万千欢愉的束缚里我感应了自由的拥抱。

你不斷地在我瓦罐裏滿滿地斟上分歧顔色分歧芳喷鼻的新酒。

我的世界,將以你的火焰點上他的萬盞分歧的明燈,安设在你廟宇的壇前。

不,我永不會關上我感覺的門戶。視、聽、觸的快樂會含帶著你的快樂。

是的,我的一切胡想會燃燒成快樂的光亮,我的一切願望將結成愛的果實。


39 白日已过,阴影覆盖大年夜地。是我到河边打水的时辰了。

晚空憑著水的淒音透露著切望。呵,它呼喚我出來到暮色中來。荒徑上斷絕上行,風起了,波浪在河裏翻騰。

我不知道是不是應該回家去。我不知道我會遇見什麽人。淺灘的小舟上有個不相識的人正彈著琵琶。


40 你赐给我们众人的礼品,满足了我们一切的需要,可是它们又毫未削减地返回到你那边。

河水有它天天的工作,仓猝地穿過郊野和村莊;但它的不絕的水流,又盘曲地回來洗你的雙腳。

花朵以芳喷鼻熏喷鼻的空氣;但它最終的任務,是把本身獻上給你。

對你供獻不會使世界困窮。

人們從詩人的字句裏,選取本身心愛的意義:可是詩句的最終意義是指向著你。


41 过了一天又是一天,呵,我生命的主,我可以或许和你对面站立吗?呵,全球的主,我能合掌和你对面站立吗?

在廣闊的天空下,嚴靜当中,我能夠帶著虔恭的心,和你對面站立嗎?

在你的勞碌的世界裏,喧騰著勞作和奮鬥,在營營擾擾的人群中,我能和你對面站立嗎?

當我已做完了此生的工作,呵,萬王之王,我能夠獨自悄立在你的眼前嗎?


42 当鸿蒙初辟,繁星第一次射出光辉的光辉,众神在天上会议,唱着“呵,完美的画图,完全的欢愉!"

有一名神俄然叫起來了__“光鏈裏仿佛斷了一環,一顆星星走掉了。"

他們金琴的弦子陡然折斷了,他們的歌聲遏制了,他們驚惶地叫著__“對了,那顆走掉的星星是最美的,她是諸天的光榮!"

從那天起,他們不住地尋找她,衆口相傳地說,因爲她丟掉了,世界掉去了一種快樂。

只在嚴靜的夜裏,衆星微笑著彼此低語說__“尋找是無用的,無缺的完美正籠蓋著一切!"


43 假定我此生无份碰到你,就让我永久感应恨不重逢__让我记忆犹新,让我在醒时梦中都带着这哀思的苦痛。

當的日子活着界的鬧市中度過,我的雙手滿捧著逐日的羸利時候,讓我永遠覺得我是一無所獲__讓我记忆犹新,讓我在醒時夢中都帶著這哀思的苦痛。

當我坐在路邊,疲惫喘气,當我在塵土中鋪設臥具,讓我永遠記著前面還有悠悠的長路__讓我记忆犹新,讓我在醒時夢中都帶著這哀思的苦痛。

當我的屋子裝飾好了,箫笛吹起來,歡笑聲喧的時候,讓我永遠覺得我還沒有請你光臨__讓我记忆犹新,讓我在醒時夢中都帶著這哀思的苦痛。


44 我像一片秋季的残云,无主地在空中漂荡,呵,我的永久光耀的太阳!你的摩触远没有蒸化了我的水气,使我与你的光亮合一,是以我计较着和你分手的悠长的年代。

假定這是你的願望,假定這是你的遊戲,就請把我這流逝的空虛染上顔色,鍍上金輝,讓它在狂風中飄浮,舒卷成種種的奇觀。

并且假定你願意在夜晚結束了這場遊戲,我就在黝黑中,或在燦白晨光的微笑中,在淨化的清涼中,熔解消掉。


45 在很多闲散的日子,我悼惜着虚度了的工夫。可是工夫并没有虚度,我的主。你把握了我生命里寸寸的工夫。

你潛藏在萬物的心裏,培养著種子發芽,蓓蕾綻紅,花落結實。

我困乏了,在閑榻上睡眠,想象一切工作都已停歇。凌晨醒來,我發現我的園裏,卻開遍了異蕊奇花。


46 你手里的工夫是无穷的,我的主。你的分秒是没法计较的。

夜去明來,時代像花開花落。你曉得怎樣來等候。

你的世紀,一個接著一個,來完成一朵小小的野花。

我們的光陰不克不及浪費,因爲沒有時間,我們必須爭取機緣。我們太窮苦了,決不成遲到。

是以,在我時間讓給每個性急的,向我索要時間的人,我的時間就虛度了,最後你的神壇上就沒有一點祭品。

一天過去,我趕忙前來,怕你的門已經關閉;可是我發現時間還有充盈。


47 圣母呵,我要把我哀思的眼泪穿成珠链,挂在你的颈上。

星星把光亮做成足镯,來裝扮你的雙足,可是我的珠鏈要挂在你的胸前。

名利自你而來,也全憑你的予取。但這哀思卻美满是我本身的,當我把它當作祭品獻給你的時候,你就以你的恩慈來酬謝我。


48 离愁满盈世界,在无际的天空中生出无数的情境。

就是這離愁整夜地悄望星斗,在七月陰雨当中,蕭蕭的樹籁變成抒怀的詩歌。

就是這籠壓彌漫的疾苦,加深而成爲愛、欲,而成爲人間的苦樂;就是它永遠通過詩人的心靈,熔化流湧而成爲詩歌。


49 灭亡,你的家丁,来到我的门前。他度过不成知的海洋临到我家,来传达你的┞焚令。

夜色沈黑,我心中畏懼__可是我要端起燈來,開起門來,鞠躬歡迎他。因爲站在我門前的是你的使者。

我要含淚地合掌禮拜他。我要把我心中的財産,放在他腳前,來禮拜他。

他的任务完成了就要归去,在我的晨光中留了陰影;在我蕭條的家裏,只剩下孤獨的我,作爲最後獻你的祭品。


50 在无望的希望中,我在房里的每个角落找她;我找不到她。

我的屋子很小,一旦丟了東西就永遠找不回來。

可是你的屋子是無邊無際的,我的主,爲著找她,我來到了你的門前。

我站在你傍晚金色的苍穹下,向你擡起巴望的眼。

我來到了永久的邊涯,在這裏萬物不滅__無論是希望,是幸福,或是從淚眼中望見的人面。

呵,把我空虛的生命浸到這海洋裏罷,跳進這最深的完滿裏罷。讓我在宇宙的完全裏,感覺一次那掉去的溫馨的接觸罷。


51 当死神来叩你门的时辰,你将以甚么进献他呢?

呵,我要在我客人眼前,擺上我的滿斟的生命之杯__我決不讓他白手归去。

我一切的秋季和夏夜的豐美的收獲,我匆促的生射中的一切獲得和收藏,在我臨終,死神來叩我的門的時候,我都要擺在他的眼前。


52 呵,你这生命最后的完成,灭亡,我的灭亡,来对我低语罢!

我天六合在守望著你;爲你,我忍耐著生射中的苦樂。

我的一切存在,一切所有,一切希望,和一切的愛,總在深深的奥秘中向你奔流。你的眼睛向我最後一盼,我的生命就永遠是你的。

花環已爲新郎編好。婚禮行過,新娘就要離家,在靜夜裏和她的主人獨對了。


53 我知道这日子将要来到,当我眼中的人世渐渐消掉,生命默默地向我作别,把最后的帘幕拉过我的眼前。

可是星斗將在夜中守望,晨光仍舊升起,時間像海波的洶湧,激蕩著歡樂與哀傷。

當我想到我的時間的終點,時間的隔欄便分裂了,在死的光亮中,我看見了你的世界和這世界裏棄置的┞蜂寶。最低的座信是極其珍奇的,最小的生物也是世間少有的。

我寻求而未获得和我已經获得的東西__讓它們過去罷。只讓我真正地據有了那些我所輕視和忽视的東西。


54 在我解缆的光阴,祝我一路福星罢,我的伴侣们!天空里晨光辉煌,我的前程是斑斓的。

不要問我帶些什麽到那邊去。我只帶著空空匠手和企望的心。

我要戴上我婚禮的花冠。我穿的不是紅褐色的行裝,雖然間關險阻,我心裏也沒有懼怕。

旅途盡處,晚星將生,從王宮的門口交彈出黃昏的淒樂。


55 当我刚跨过此生的门槛的时辰,我并没有发觉。

是什麽气力使我在這無邊的神秘中開放,像一朵嫩蕊,中夜在丛林裏開花!

夙起我看到光亮,我立時覺得在這世界裏我不是平生人,那不成思議,不成名狀的,已以我本身母親的形象,把我抱在懷裏。

就是這樣,在灭亡裏,這同一的不成知者又要以我熟識的脸孔出現。因爲我愛此生,我知道我也會一樣地愛灭亡。

當母親從嬰兒口中拿開右乳的時候,他就哭泣,但人立即又從左乳获得了安抚。


56 当我走的时辰,让这个作我的别话罢,就是说我所看过的是卓绝非常的。

我曾嘗過在光亮海上開放的蓮花裏的隱蜜,是以我受了祝贺__讓這個做我的別話罷。

在這形象萬千的遊戲室裏,我已經遊玩過,在這裏我已經瞥見了那無形象的他。

我渾身下下因著那無從接觸的他的摩撫而喜顫;假定灭亡在這裏來臨,就讓它來好了__讓這個作我的別話罷。


57 当我是同你做游戏的时辰,我历来没有问过你是谁。我不知道羞涩和恐惧,我的生活是热烈的。

凌晨你就來把我喚醒,像我本身的夥伴一樣,帶著我跑過林野。

那些日子,我從來不想去体味你對我唱的歌曲的意義。我只隨聲拥戴,我的心應節舞蹈。

現在,遊戲的時光已過,這俄然來到我眼前的景象是什麽呢?世界低下眼來看著你的雙腳,和它的肅靜的衆星一同畏敬地站著。


58 我要以成功品,我的掉败的花环,来装潢你。回避不受征服,是我永久做不到的。

我准知道我的驕傲會碰鼻,我的生命將因著極真个疾苦而炸裂,我的空虛的心將像一枝空葦嗚咽出哀音,頑石也融成眼淚。

我准知道蓮花的百瓣不會永閉合,深藏的花蜜定將顯露。

從碧空將有一只眼睛向我凝視,在默默地召喚我。我將空無所有,絕對的空無所有,我將從你腳下領受絕對的灭亡。


59 我跳进形象海洋的深处,希望能获得那无形象的完美的┞蜂珠。

我不再以我的舊船去走遍海港,我樂于弄潮的日子早已過去了。

現在我巴望死于不死当中。

我要拿起我的生命的弦琴,進入無底深淵旁邊,那座湧出無調的樂音的廣廳。

我要調撥我的琴弦,和永久的樂音合拍,當它嗚咽出最後的聲音時,就把我靜默的琴兒放在靜默的腳邊。


60 在我向你合十跪拜当中,我的上帝,让我一切的感知都伸展在你的脚下,接触这个世界。

像七月的濕雲,帶著未落的雨點沈沈下垂,在我向你合十跪拜当中,讓我的全副心靈在你的門前俯伏。

讓我所有的詩歌,堆积起分歧的┞穥子,在我向你合十跪拜当中,成爲一股大水,傾注入靜寂的大年夜海。

像一群思鄉的鶴鳥,昼夜飛向他們的山巢,在我向你合十跪拜当中,讓我全数的生命,啓程回到它永久的家鄉。


飛鳥集 郑振铎译



1 夏天的飞鸟 飞到我的窗前唱歌 又飞去了。
秋季的黄叶 它们没有甚么可唱 只感喟一声 飞落在那边。

2 世界对着它的爱人 把它浩大的面具揭下了。
它变小了 小如一首歌 小如回永久的接吻。

3 是”地”的泪点 使她的微笑保持着芳华不谢。
4 宽广广大奔放无垠的戈壁强烈热烈地寻求着一叶绿草的爱 但她摇摇头 笑起来 飞了开去。
5 若是错过了太阳时你流了泪 那么你也要错过群星了。
6 舞蹈着的流水呀 在你途中的泥沙 要求你的歌声 你的活动呢 你肯夹跛足的泥沙而俱下么?
7 她的热切的脸 如夜雨似的 搅拢着我的梦魂。
8 有一次 我们梦见大年夜家都地不了解的。我们醒了 却知道我们原是相亲爱的。
9 忧思在我的心里安静下去 正如傍晚在沉寂的林中。
10 有些看不见的手指 如懒懒的微飔似的 正在我的心上 奏着潺潺的乐声
11 ”海水呀 你说的是甚么?”
“是永久的疑問。”
“天空呀 你答复的话是甚么?”
“是永久的沈默。”

12 静静地听 我的心呀 听那”世界”的低语 这是他对你的爱的暗示呀。
13 创作发现的神秘 有如夜间的暗中 _____是伟大年夜的 而常识的幻影 不过如晨间之雾。
14 不要由于峭璧是高的 而让你的爱情坐在峭璧上。
15 我今晨坐在窗前 ”世界”如一个过路的人似的 逗留了一会 向我点点头又走畴昔了。
16 这些微飔 是绿叶的簌簌之声呀;他们在我的心里 愉悦地微语着。
17 你看不见你的┞锋相 你所看见的 只是你的影子。
18 我不克不及选择那最好的 是那最好的选择我。
19 那些把灯背在他们背上的人 把他们的影子投到他们前面去。
20 我存在 乃是所谓生命的一个永久的古迹。
21 ”我们 萧萧的树叶 都有声响答复那狂风雨 但你是谁呢 那样地沉默着?”
“我不過是一朵花。”

22 歇息之附属于工作 正如眼睑之附属于眼睛。
23 人是一个初生的孩子 他的气力 就是成长的气力。
24 上帝希望我们酬答他的 在于他送给我们的花朵 而不在于太阳和地盘。
25 光如一个赤身的孩子 快欢愉活地在绿叶傍边游戏 他不知道人是会藏族讹诈的。
26 啊 美呀 在爱中找你本身吧 不要到你镜子的阿谀中去找呀。
27 我的心冲激着她的波浪在“世界”的海岸上 蘸着眼泪在上边写着她的题记:“我爱你”。
28 “月儿呀 你等待甚么呢?”
“要致敬于我必須給他讓路的太陽。”

29 绿树长到了我的窗前 仿佛是喑哑的大年夜地发出的巴望的声音。
30 上帝本身的凌晨 在他本身看来也是别致的。
31 生命因了”世界”的要求 获得了他的资产 因了爱的要求 获得他的价值。
32 干的河床 实在不感激他的畴昔。
33 鸟儿愿为一朵云 云儿愿为一只鸟。
34 瀑布歌道:”我获得自由时便有歌声了。”
35 我不克不及说出这心为甚么那样默默地颓废着。
那小小的需要 他是永不要求 永不知道 永不记取的。

36 妇人 你在摒挡家事的时辰 你的手足歌颂着 正如山间的溪水歌颂着在小石中流过。
37 太阳横过西方的海面时 对着东方 致他的最后的敬礼。
38 不要由于你本身没有胃口 而去责备你的食品。
39 你微微笑着 分歧我说甚么话 而我感觉 为了这个 我已等候得久了。
40 "世界"在迟疑之心的琴弦上跑畴昔 奏出愁闷的乐声。
41 感谢上帝 我不是一个权力的轮子 而是被压在这轮下的活人之一。
42 心是锋利的 不是宽博的 它执着在每点上 却实在不勾当。
43 日间的工作完了 因而我像一只拖在海滩上的小船 静静地听着晚潮舞蹈的乐声。
45 我们的生命是先天的 我们唯有献出世命 才能获得生命。
46 麻雀看孔雀承担着它的翎尾 替它担忧。
47 决不恐惧顷刻___永久之声如许地唱着。
48 "完全"为了对"不全"的爱 把本身装潢得斑斓。
49 上帝对人说道:"我医治你 所以要危险你 我爱你 所以要赏罚你。"
50 感谢火焰给你光亮 可是不要忘了那执灯的人 他是坚毅地站在暗中傍边呢。


渡口



1 在我必须离去的那天 太阳从云堆里钻出来。
藍天凝視著大年夜地——-上帝創造的奇境。
我的心是哀伤 由于它有知那呼唤来自何方。
和风送来的细语可是来自我离去的世界?那边含泪的歌声融进了一片欢畅的寂静。或许和风送来的竟是那小岛的气味?它在遥远的大年夜海里 躺在夏季奇树异草的温馨的怀抱里。

2 收留我吧 我的主人 就在此时此刻 将我收留吧。
让我忘怀那没有你的 孤苦的旧日。
希望这短暂的时刻伸展在你的怀抱中 在你的光照上绵连绵长。
我曾处处流落 只为追逐那呼喊我 却又不知把我引向何方的声音。
此刻 让我静静地坐下 聆听你那回响在我安静的心中的话语。
不要对我心底那暗中的角落寞不关心 用你的火焰燃烧它们 直到它们发出光和热。

3 远方的狂风雨派来的前哨 已在天空中支起乌云的┞肥幕;阳光暗澹 悄无声气的林荫中 凝着泪珠般的水气。
我的内心哀伤而安静 就像乐工拨动琵琶前那沉思的沉着。
我的心中布满了期望的疾苦 等候着你来到我的生活中。

4 我心上的人儿 你干得好呵 你给我送来你疾苦的火焰 你干得好!
由于喷鼻篆不燃烧 就不会发出芳喷鼻;灯火不占亮 也不会放射光线。
我的沉睡着的麻痹的心 必须以你的爱的轰隆才能使它警悟;而那紧才会像火把般熊熊燃烧。

5 我的主呵 把我从自我的阴影覆盖中 从旧日的废墟与猜疑中解救出来吧。
拉住我的手 由于夜时黝黑的 而你的朝拜者又是盲目标。
把我從絕望中解救出來吧。
我的哀伤像一盏熄灭的灯 用你的火光点亮它吧。
我的气力怠倦地沉睡了 请你将它唤醒吧。
不要让我独自彷徨 哀叹逝去的光阴。
每举步 都让道路向我唱出四海为家之歌吧。
拉住我的手 由于夜是黝黑的 而你的朝拜者又是盲目标。

6 我手中的灯笼 使眼前暗中的路途与我为敌。
路旁的景物使我恐惧。乃至花草树木也像鬼影憧憧 暴虐地向我蹙额恐吓。我的脚步声也引发模糊的迷惑的回响。
是以 我祈求你的曙光到临 那时 远与近将彼此亲吻拥抱 生与死也将在爱情中溶为一体。

7 当我获得你的┞伏救时 我会行动轻巧地走进你的世界。
当你涤净我心中的浑浊时 它会为你的太阳增加光华。
我生命的蓓蕾如不在美中开放 造物主的心中就会漫布哀伤。
只要从我的心灵上揭去那暗中的┞肥幕 它便会为你的笑声带来音乐。

8 你曾把爱赐给我 人世间处处布满你爱的赠礼。
你的爱像甘霖洒在我身上 我并未发觉 由于我的心沉睡着 而夜又是黝黑的。
固然说你的爱掉在我的睡梦中 但是我仍感应一阵欣喜的┞佛颤。
我深知 拂晓到临 我的心灵醒觉时 你会收到我的一朵小花 它是我的爱 是对你那无价的伟大年夜的世界的回赠。

9 我的眼睛不眠地守望着;即便我没有看见你 而那凝睇还是甜蜜的。
我的心躲在雨季的绿荫中 等候着你的爱情;即便爱情被夺去而希望还是甜蜜的。
人们纷繁各自走各自的路 将我留在后面;即便我茕茕孤单 而聆听你的脚步声还是甜蜜的。
大年夜地编织着秋雾 它深思的面庞唤醒我心中的巴望;即便希望掉� 而它引发的疾苦还是甜蜜的。

10 心儿呀 不要懊丧 天将拂晓 拂晓即将来到。
诺言的种子 深深所扎根土中 终将抽芽 破土而出。
睡眠 像花蕾 就要向着光亮敞开襟怀胸怀 沉默终将爆发声响。
负重将获得报偿 患难将照亮你的路程 这一天即将到来。


愛者之贻 石真译



1 我爱 到我的花圃里安步吧 穿过扑来眼底的热忱的繁花 不去管她们的周到。只为突发的欣喜像诧异落日的灿丽 你且暂停一下脚步 然后飘然逸去。
爱的赠礼是羞涩的 它从不肯说出本身的名字;它轻巧地擦过阴暗 沿途散下一阵喜悦的┞佛颤。追上它捉住它 不然就永久掉去了它。但是 可以或许紧握在手中的爱的赠礼 也不过是一朵娇弱的小花 或是一线光焰摇摆不定的灯光。

2 我是果园中 果实累累 挤满枝头;它们在阳光下 因本身的饱满 蜜汗欲滴而懊末路着。

我的女王 请高傲地走进我的果园 坐在树荫下 从枝头摘下熟透的果子 让它们尽可能把它们甜蜜的承担卸在你的双唇上。

在我的果园中 胡蝶在阳光中飞舞 树叶在轻轻摇动 果实闹热热烈繁华着 它成熟了。

3 她切近我的心 就像花草贴紧大年夜地;她对我说来是如此甜蜜 如同睡眠之子怠倦的肢体;我对她的爱就是我的┞符个生命的泛滥 似秋季上涨的河水 无声地尽兴奔流;我的歌和我的爱是一体 就像溪流的潺潺涟漪 以它的波浪和水流歌颂。

若是我占有了天空和满天的繁星 若是我占有了世界和它无量的财富 我仍有更多的要求。可是 只要我有了她 即便在这个世界上我只有一块立锥之地 我也会心对劲足。

我已所剩无几 其余的都在全部无忧无虑的夏天漫不尽心肠华侈掉落了。此刻 它只够谱一首短歌颂给你听;只够编一个小小的花环 轻轻拢上你的手段;只够用一朵小花做一个耳环 像一粒圆润的粉红色的┞蜂珠 一声羞赧的低语 悬垂在你的耳环 只够在傍晚树荫下 小小的赌赛中 背注一掷 输个洁净。

我的小船是简陋的 又轻易破损 不克不及胜任在狂风雨中迎着惊涛骇浪进步。可是 只要你肯轻轻地踏上它 我愿缓缓划动双桨。载你沿着河岸航行;那边 深蓝的水面上微波泛动 如同被梦幻揉皱的睡眠;那边 鸽子在低垂的枝头咕咕鸣唤 给正午的树荫笼上一层愁闷 日落人倦时 我将采一朵露滴晶莹的睡莲 簪上你的秀发 然后向你辞别。

4 那差遣蜜蜂——-这些无形的踪迹的跟随者——-分开它们蜂房的是甚么呀?它们急剧地扇动着的同党在传递甚么消息呢?它们若何听到沉睡在花心的音乐呢?它们又如何找到了羞涩无声地安眠在花房的蜜呢?
5 初夏 绿叶方才吐出嫩芽 夏天来到海边花圃里。和煦的熏风 柔柔地传来断续的懒洋洋的歌声。——-天就如许结束了。
但是 让爱之花盛开的夏天来到海滨的花圃吧。让我的欢乐出世 让它拍着手儿 和着澎湃彭湃的歌声翩翩起舞吧。让凌晨甜蜜而又诧异地睁大年夜眼睛吧。

6 啊 春季!好久好久之前 你打开天堂的南门 降临浑沌初开的大年夜地。人们冲了房屋 欢笑着 舞蹈着 喜极欲狂 彼此抛掷开花粉。

岁岁年年 你都带着你第一次走出天堂时撒在路上的四月的鲜花来到人世。是以 你的花的浓郁芳喷鼻里满盈着此刻已成黑甜乡的岁月的声声感喟____那已灭亡的世界的眷爱情深的哀思。你的微风里满载着已从人类说话中消掉的古老的爱的传奇。

有一天 你俄然闯进我因初恋而焦心┞佛颤的心灵 带来新的古迹。从此 年复一年 那从未经历过的欢乐的甜柔的羞涩便藏在你柠檬花绿色的蓓蕾里;我心中难描难诉的柔情便留在默不出声 如燃烧的火焰似的红玫瑰中;我生射中最美好的一页_____那热忱奔放的五月的光阴的深切的记念 便和着你年年新绿的嫩叶的沙沙声暗暗低语。

7 昨夜 在花圃里 我向你献上芳华弥漫的醇酒。你举起杯儿 放在唇边 合上双眼微笑着。我撩起你的面纱 拨散你的长发 将你那安好而又弥漫着柔情深情的脸庞贴在我的胸膛上。昨夜 月光梦一般漫溢在安睡的大年夜地。

今朝 晨露晶莹 拂晓沉着。你 方才洗澡归来 身着雪白的长袍 手提满篮的鲜花 向神庙走去。我伫立在通向神庙巷子旁的树荫下 在静暗暗的拂晓中低垂着头。

8 假定我今天烦躁不安 我爱 饶恕我吧。这是第一场夏雨 河边的树木在摇摆颤抖 花繁叶茂的迦澹波树举着醇喷鼻的羽觞 在劝诱过路的风。看呵 天空里道道电光闪动着投下仓促的视野 风儿正在你的秀发上狂跳游玩。

假定我今天太周到 我爱 请不要生气。迷蒙的雨幕掩住我们逐日所见的景物 村庄里一切劳动已遏制 牧场上杳无人迹。即将降临的雨儿在你的黑眼睛里发现它的音乐 七月在你的门旁等候着用它含苞的素馨簪上你的秀发。

9 假定你必然要倾慕于我 你的生活就会布满忧愁。我的家在十字路口 房门敞开着 我心不在焉___由于我在歌颂。
假定你必然要倾慕于我 我决不会用我的心往返报。借使假如我的歌儿是爱的海枯石烂 请你谅解 当乐曲停歇时 我的信证也不复存在 由于寒冬季候 谁会固守五月的誓约?

假定你必然要倾慕于我 请不要把它时刻记在心头。当你笑语盈盈 一双明眸闪着爱的欢乐 我的答复必定是狂热而草率的 一点儿也不符合实际___你应把它铭记在心 然后再把它永久忘怀。

10 我爱这铺满沙砾的河岸 鸭群在沉寂的水塘里呷呷游玩 乌龟在阳光下晒暖;夜幕四垂时 流落的渔船停靠在高高的水草丛里。
你爱那盖满绿茵的河岸 富强的竹林郁郁葱葱 打水的姑娘们沿着蜿蜒的小径迤逦而行。

同一条河在我们中间流淌 向它的两岸低唱着同一支歌。我独自躺在星光下的沙岸上 聆听着;晨光微熹中 你一人坐在河岸边 聆听着 只是河水对我唱了甚么 你不知道;它倾诉给你的 对我也永久是个难解的谜。

11 我紧握你的双手 我的心跳进你那双黑眼睛的深潭里;我在寻觅你 你沉默着不措辞 永久遁藏我的寻求。
我大白我必须满足于这急促的爱情 由于我们不过是在路途中相逢重逢。难道我有气力伴你走过此人群熙攘的尘凡 领你走出这迷宫似的人生曲径?难道我能有充沛的食品供你度过那树满灭亡之门的阴晦的路程?

12 若是你偶然想起了我 我便为你唱歌 雨后的傍晚把她的阴影洒在河面上 把她的暗淡的光缓缓拖向西方;斜晖脉脉 已不适于劳作或游戏。
你坐在向南的露台上 我在暗中的房间里为你唱歌。暮色苍茫 从窗栊飘进湿润的绿叶的清喷鼻 预告雷雨将至的狂风在椰林中吼怒。

掌灯时分 我将离去 当你聆听着夜间的天籁 那时或许你能听到我的歌声 固然我已不再唱歌。


葉盤集 白开元译



杯形花


赠给我的一莳花 叶子是草绿色 紫花似精美的盈光杯。
我扣问花名 得不到答覆。
它是容涵無名星星等無量數未知的宇宙家家族的成員。
我在幽秘的私人常识库内 为它起名为”杯形花”。
应邀在花圃就坐的还有天竺牡丹 晚樱花 金盏草。
它享有不被考据 围不雅的自由 未戴上种姓的桎梏 是离开社会的游方僧。
"杯形花”眼看着干涸了 风儿不曾把干涸的声音送进耳朵。
分子般密集的瞬息 构成它的星相 它胸中的蜜凝成微粒。
短暂的光阴里有它完全的路程 它单一的意象中现映太阳舒张火焰的花瓣的汗青。
司节令的神明用极细的笔触 在纤小的叶片的一角记叙它的出身。
与此同时揭露宏伟的过程 目光却不从一页移向另外一页。世纪的流水 像一个拖长的音节之波。
汪洋中沉浮一座座丘岗。大年夜海戈壁产生沧桑改变 岁月的长河中 创作发现的冲突锤炼这小花的初始的决定信念。
亿万年来走在盛开 凋残的路上 ”杯形花”古朴的决定信念 变得新奇 鲜活 活泼 它终究的形象还没有闪现。
它无形的决定信念 不消线条勾画的肖像 存在于哪一种不成目击的冥想当中?看不见的景象 富于无穷想象 融和了我 也记录了一切人的畴昔和将来的汗青。

心的綠葉

心的无数无形的绿叶 千年万代一簇簇在我的四周伸展。
我隐附于林木 它们是渴饮阳光的执着的化缘僧 逐日从彼苍舀来光的甘汁 把储存的看不见的不燃的火焰 注入生命最深的骨髓;从繁花 从百鸟歌颂 从恋人的摩挲 从深爱的承诺 从噙泪献身的孔殷 提炼淳喷鼻的美的结晶。

被遗忘的或被铭记的美质的浩繁形态 在我的条条血管里留下"不朽"的┞锋味。

各类冲突促发的苦乐的狂风 摇撼散发我情素的叶片 加添密集的喜颤 带来赤诚的喝斥 七上八下的拮据 污染的忧?和承受生活重压的抗议。

是非匹敌的独特的活动 彭湃了心灵的情趣的波涛 豪情把一切贪婪的意念 送往奉献的祭殿。

这千古可感而不成见的绿叶的絮语 使我复苏的痴梦幻灭 在苍鹰回旋的天边那杳无火食 蜜蜂嗡鸣的┞俘午的闲暇里 在泪花晶莹 握手并坐的恋人无言的缠绵上 落下它们绿荫的同情 它们轻拂着卧眠床榻的情女起伏的柔胸上的纱丽边沿。


園丁集 冰心译



1 当我在夜里独赴幽会的时辰 鸟儿不叫 风儿不吹 街道两旁的房屋沉默地站立着。

是我本身的腳镯越走越響使我羞涩。

当我站在凉台上聆听他的足音 树叶不摇 河水静止像熟睡的尖兵膝上的刀剑。

是我本身的心在狂跳__我不知道怎樣使它甯靜。

当我爱来了 坐在我身边 当我的身躯震颤 我的眼睫下垂 夜更深了 风吹灯灭 云片在繁星上曳太轻纱。

是我本身胸前的┞蜂寶放出光亮。我不知道怎樣把它遮起。

2 若是你要忙着把水瓶灌满 来吧 到我的湖上来吧。

湖水将回绕在你的脚边 潺潺地说出它的奥秘。

沙岸上有了欲来的雨云的阴影 云雾低垂在丛树的绿线上 像你眉上的浓发。

我深深地熟谙你脚步的韵律 它在我心中敲击。

来吧 到我的湖上来吧 若是你必须把水瓶灌满。

若是你想懒惰闲坐 让你的水瓶飘浮在水面 来吧 到我的湖上来吧

草坡碧绿 野花多得数不清。

你的思想将从你黝黑的眼眸中飞出 像鸟儿飞出窝巢。

你的披紗將褪落到腳上。

来吧 若是你要闲坐 到我的湖上来吧。

若是你想撇下嬉游跳进水里 来吧 到我的湖上来吧。

把你的湛蓝的丝巾留在岸上;湛蓝的水将没过你 盖住你。

水波将蹑足来吻你的颈项 在你耳边低语。

来吧 若是你想跳进水里 到我的湖上来吧。

若是你想发疯而投入灭亡来吧 到我的湖上来吧。

它是清冷的 深到无底。

它沈黑得像無夢的睡眠。

在它的深处黑夜就是白日 歌曲就是静默。

来吧 若是你想投入灭亡 到我的湖上来吧。

3 我一无所求 只站在林边树后。

倦意还勾留在拂晓的眼上 露泣在空气里。

濕草的懶味懸垂在地面的薄霧中。

在榕樹下你用乳油般柔滑的手擠著牛奶。

我沈靜地站立著。

我沒有說出一個字。那是藏起的鳥兒在密葉中歌颂。

芒果树在村径上撒着繁花 蜜蜂一只事会嗡嗡飞来。

水池边湿婆天的庙门开了 朝拜者开端诵经。

你把罐兒放在膝上擠著牛奶。

我提著空桶站立著。

我沒有走近你。

天空和廟裏的鑼聲一同醒起。

街塵在驅走的牛蹄下飛揚。

把汩汩发响的水瓶搂在腰上 女人们从河边走来。

你的钏镯丁当 乳沫溢出罐沿。

晨光渐逝而我沒有走近你。

4 我在路边行走 也不知道为甚么 时忆已过午 和竹枝在风中簌簌作响。

橫斜的影子伸臂拖住流光的雙足

布谷鳥都唱倦了。

我在路边行走 也不知道为甚么。

低垂的树荫盖住水边的茅舍。有人正忙着工作 她的钏镯在一角放出音乐。

我在茅舍前面站着 我不知道为甚么。

曲徑穿過一片芥菜地步和幾層芒果樹木。

它經過村廟和渡頭的阛阓。

我在这茅舍眼前停住了 我不知道为甚么。

好几年前 三月风吹的一天 春季倦慵地低语 芒果花落在地上。

浪花跳起掠過立在渡頭階沿上的銅瓶。

我想三月风吹的┞封一天 我不知道为甚么。

阴影更深 牛群归栏。

萧瑟的牧场上日色惨白 村人在河边待渡。

我徐行归去 我不知道为甚么。

5 我像麝鹿一样在林荫中驰驱 为着本身的喷鼻气而发疯。

夜晚是五月正中的夜晚 清风是南国的清风。

我迷了路 我游荡着 我寻求那得不到的器材 我获得我所没有寻求的器材。

我本身的欲望的形象从我心中走出 跳起舞来。

這閃光的形象飛掠過去。

我想把它牢牢捉住 它躲开了又引着我飞走下去

我寻求那得不到的器材 我获得我所没有寻求的器材。

6 手握着手 眼恋着眼;如许开端了我们的心的记载。

这是三月的月明之夜;空气里有凤仙花的芳喷鼻;我的横笛抛在地上 你的花串也没有编成。

你我之間的愛像歌曲一樣地單純。

你橙黃色的面紗使我眼睛沉醉。

你给我编的茉莉花环使我心┞佛颤 像是受了赞美。

这是一个又予又留 又隐又现的游戏;有些微笑 有些娇羞 也有些甜柔的无用的抵拦。

你我之間的愛像歌曲一樣單純。

沒有現在以外的神秘;不強求那做不到的工作;沒有魅惑後面的陰影;沒有暗中深處的摸索。

你我之間的愛像歌曲一樣的單純。

我們沒有走出一切語言以外進入永遠的沈默;我們沒有向空舉手尋求希望以外的東西。

我们付与 我们获得 这就够了。

我們沒有把喜樂壓成微塵來榨取疾苦之酒。

你我之間的愛像歌曲一樣的單純。

7 他天天来了又走了。

去吧 把我头上的花朵送去给他吧 我的伴侣。

假定他问赠花的人是谁 我请你不要把我的名字奉告他____由于他来了又要走的。

他坐在樹下的地上

用繁花密叶给他敷设一个坐位吧 我的伴侣。

他的眼神是愁闷的 它把愁闷带到我的心中。

他沒有說出他的苦衷;他只是來了又走了。

8 他为甚么特地来到我的门前 这年轻的游子 当天气拂晓的时辰?

每次我进出颠末他的身边 我的眼睛部被他的脸蛋所吸引。

我不知道我是應該同他說話還是保持沈默。他爲什麽特地到我門前來呢?

七月的阴夜是黑沉的;秋季的天空是浅蓝的 熏风把春季吹得骀荡不宁。

他每次用新調編著新歌。

我放下活計眼裏充滿霧水。他爲什麽特地到我門前來呢?

9 当她用急步走过我的身边 她的裙缘触到了我。

從一顆心的無名小島上俄然吹來了一陣春季的溫馨。

一霎飞触的狼籍扫拂过我 立即又消掉了 像扯落了的花瓣在和风中飘荡。

它落在我的心上 像她的身躯的感喟和她心灵的低语。

10 不要把你心的奥秘藏起 我的伴侣!

对我说吧 奥秘地对我一小我说吧。

你这个笑得如许和顺 说得如许轻软的人 我的心将听着你的说话 不是我的耳朵。

夜艰深深厚 庭安好 鸟巢也被睡眠覆盖着。

从迟疑的眼泪里 从沉吟的微笑里 从甜柔的羞涩和疾苦里 把你心的奥秘奉告我吧!

11“从你慷慨的手里所付予的 我都接管。我别无所求。”

“是了 是了 我知道你 谦卑的乞丐 你是祈求一小我的一切所有。”

“若是你给我一朵残花 我也要把它戴在心上。”

“若是那花上有刺呢?”

我就忍耐著。”

“是了 是了 我知道你 谦卑的乞丐 你是祈求一小我的一切所有。”

“若是你只在我脸上瞥来一次怜爱的目光 就会使我的生命直到身后还是甜蜜的。”

“假定那只是殘酷的眼色呢?”

“我要讓它永遠穿刺我的心。”

“是了 是了 我知道你 廉卑的乞丐 你是祈求一小我的一切所有。”

12 “即便爱只给你带来了忧闷 也信赖它 不要把你的心关起。”

“呵 不 我的伴侣 你的话语太隐晦了 我不知道 。”

“心是应当和一滴眼泪 一首诗歌一路送给人的 我爱。”

“呵 不 我的伴侣 你的话语太隐晦了 我不知道。”

“音乐像露水一样地脆弱 它在欢笑中死去。忧闷倒是固执而经久。让含愁的爱在你眼中醒起吧。”

“呵 不 我的伴侣 你的话语太隐晦了 我不知道。”

“荷花在日中开放 丢掉落了本身的一切所有。在永生的冬雾里 它将不再含苞。”

“呵 不 我的伴侣 你的话语太隐晦了 我不知道 。”

13 你的疑问的目光是含愁的。综要追探体味我的意思 仿佛月亮探测大年夜海。

我已把我生命的终始 全数透露在你的眼前 没有任何隐蔽和保存。是以你不熟谙我。

假定它是一块宝石 我就可以把它碎成千百颗粒 穿成项链挂在你的颈上。

假定它是一朵花 圆圆小小喷鼻喷鼻的 我就可以从枝上采来藏在你的发上。

可是它是一颗心 我的爱人。何处是它的边和底?

你不知道这个王国的边极 但你还是这王国的女王。

假定它是半晌的欢娱 它将在喜笑中开花 你立即就会看到 知道了。

假定它是一阵疾苦 它将熔化成晶莹的眼泪 不着一字地反应出它最深的奥秘。

可是它是爱 我的爱人。

它的欢乐和疾苦是无边的 它是需求和财富是无尽的。

它和你亲近得像你的生命一样 可是你永久不克不及完全部会它。

14 对我说吧 我爱!用言语奉告我你唱的是甚么。

夜是深黑的 星星消掉在云里 风在叶丛中感喟。

我将披垂我的头发 我的青蓝的披风将在黑夜一样地紧裹着我。

我將把我的頭緊抱在胸前:在甜柔的孤单中在你心頭低訴。我將閉目靜聽。我不會看望你的臉。

比及你的话说完了 我们将沉默凝坐。只有丛树在黝黑中微语。

夜将发白。天光将晓。我们将望望彼此的眼睛 然后各走各的路。

对我措辞吧 我爱!用言语奉告我你唱的是甚么。

15 你是朵夜云,在我梦幻中的天空空洞。
我永遠用愛戀的渴望來描畫你。

你是我一個人的,我一個人的,我無盡的夢幻中的居住者!

你的雙腳被我心切望的熱光染得绯紅,我的夕照之歌的汇集者!

我的疾苦之酒使你的唇兒苦甜。

你是我一個人的,我一個人的,我寂静落寞的夢幻中的居住者!

我用熱情的濃影染黑了你的眼睛;我的凝視深處的祟魂!

我捉住了你,纏住了你,我愛,在我音樂的羅網裏。

你是我一個人的,我一個人的,我永生的夢幻中居住者!

16 我的心,这只野鸟,在你的双眼中找到了天空。
它們是清曉的搖籃,它們是星斗的王國。

我的詩歌在它們的深處消掉。

只讓我在這天空中高飛,翺翔在靜寂的無限空間裏。

只讓我沖破它的雲層,在它的陽光中展翅吧。

17 奉告我,这一切是不是都是真的。我的恋人,奉告我,这是不是真的。
當這一對眼睛閃電光,你胸中的濃雲發出風暴的答复。

我的唇兒,是真像覺醒的初戀的蓓蕾那樣喷鼻甜麽?

消掉了的五月的回憶仍舊流連在我的肢體上麽?

那大年夜地,像一張琴,真因著我雙足的踏觸而顫成詩歌麽?

那麽當我來時,從夜的眼睛裏真的落下露水,晨光也真因爲圍繞我的身軀而感应喜悅麽?

是真的麽,是真的麽,你的愛貫穿許多時代、許多世界來尋找我麽?

當你最後找到了我,你天長地久的巴望,在我的溫柔的話裏,在我的眼睛嘴唇和飄揚的頭發裏,找到了完全的甯靜麽?

那麽“無限“的神秘是真的寫在我小小的額上麽?

告訴我,我的恋人,這一切是不是都是真的。

18 我爱你,我的爱人。请饶恕我的爱。
像一只迷路的鳥,我被捉住了。

當我的心抖戰的時候,這丟了圍紗,變成赤裸。用憐憫遮住它吧。愛人,請饒恕我的愛。

若是你不克不及愛我,愛人,請饒恕我的疾苦。

不要遠遠地斜視我。

我將偷偷地回到我的角落裏去,在黝黑中坐地。

我將用雙手掩起我赤裸的羞慚。

回過臉去吧,我的愛人,請饒恕我的疾苦。

若是你愛我,愛人,請饒恕我的快樂。

當我的心被快樂的洪水卷走的時候,不要笑我的洶湧的退卻。

當我坐在寶座上,用我残暴的愛來統治你的時候,當我像女神一樣向你施恩的時候,饒恕我的驕傲吧,愛人,也饒恕我的歡樂。

19 不要不辭而別,我愛。
我看望了一夜,現在我臉上睡意重重。

只恐我在睡中把你丟掉了。

不要不辭而別,我愛。

我驚起伸出雙手去摸觸你,我問本身說:

“這是一個夢麽?"

但願我能用我的心系住你的雙足,緊抱在胸前!

不要不辭而別,我愛。

20 只恐我太轻易地认得你,你对我耍把戏。
你用歡笑的閃光使我目盲來掩蓋你的眼淚。

我知道,我知道你的妙計,

你從來不說出你所要說的話。

只恐我不珍愛你,你千方百計地閃避我。

只恐我把你和大年夜家混在一路,你獨自站在一邊。

我知道,我知道你的妙計,

你從來不走你要走的路。

你的要求比別人都多,是以你才靜默。

你用嬉笑的無心來躲避我的贈與。

我知道,我知道你的妙計,

你從來不肯接管你想接管的東西。

21 他低声说:“我爱,抬起眼睛吧。"

我嚴厲地責罵他說:“走!"可是他不動。

他站在我眼前拉住我的雙手。我說:“躲開我!"可是他沒有走。

他把臉接近我的耳邊。我瞪他一眼說:“不要臉!"可是他沒有動。

他的嘴唇觸到我的腮頰。我震顫了,說:“你太大年夜膽了!"可是他不怕醜。

他把一朵花插在我發上。我說:“這也沒有效處!"可是他站著不動。

他取下我頸上的花環就走開了。我哭了,問我的心┞穎:“他爲什麽不回來呢?"

22 “你愿意把你的鲜花的花环挂在我的颈上么,佳人?"

“可是你要曉得,我編的那個花環,是爲大年夜家的,爲那些偶然瞥見的人,住在未開發的大年夜地的人,住在詩人歌曲裏的人。

現在來請求我的心作爲答贈已經太晚了。

曾有一個時候,我的生命像一朵蓓蕾,它所有的芳喷鼻都儲藏在花心裏。

現在它已遠遠地噴溢四散。

誰曉得有什麽魅力,可以把它們汇集關閉起來呢?

我的心不容我只給一個人,它是要給與許多人的。"

23 我爱,畴前有一天,你的诗人把一首伟大年夜史诗投进贰心里。

呵,我不谨慎,它打到你的丁當的腳镯上而引发悲愁。

它裂成詩歌的碎片散灑在你的腳邊。

我滿載的一切古代戰爭的貨物,都被笑浪所顛簸,被眼淚渗透而下沈。

你必須使這損掉成爲我的收獲,我愛。

若是我的死後不朽的榮名的希望都破滅了,那就在生前使我不朽吧。

我將不爲這損掉傷心,也不責怪你。

24 全部凌晨我想编个花环,可是花儿滑掉落了。

你坐在一旁偷偷地從偵伺的眼角看著我。

問這一對沈黑的惡作劇的眼睛,這是誰的錯。

我想唱一支歌,可是唱不出來。

一個暗笑在你唇上顫動;你問它我掉敗的緣由。

讓你的微笑的唇兒發一個誓,說我的歌聲怎樣地消掉在沈默裏,像一只在荷花裏沈醉的蜜蜂。

夜晚了,是花瓣合起的時候了。

容許我坐在你的旁邊,容許我的唇兒做那在沈默中、在星斗的微光中能做的工作吧。

25 一个思疑的微笑在你眼中闪动,当我来向你离别的时辰。

我這樣做的次數太多了,你想我很快又會回來。

告訴你實話,我本身心裏也有同樣的懷疑。

因爲春季年年回來;滿月道過別又來訪問,花兒每年回來在枝上紅暈著臉,很可肥我向你告別只爲的要再回到你的身邊。

可是把這幻象保存一會吧,不要刻毒粗率地把它趕走。

當我說我要永遠離開你的時候,就當作真話來接管它,讓淚霧暫時加深你眼邊的黑影。

當我再來的時候,隨便你怎樣地狡笑吧。

26 我想要对你说出我要说我的最深的话语,我不敢,我怕你哂笑。

是以我嘲笑本身,把我的奥秘在打趣中打坏。

我把我的疾苦說得輕松,因爲怕你會這樣做。

我想對你說出我要說的最真的話語,我不敢,我怕你不信。

是以我弄假成真,說出和我的┞锋心相反的話。

我把我的疾苦說得可笑,因爲我怕你會這樣做。

我想用寶貴的名詞來形容你,我不敢,我怕得不到相當的酬報。

是以我給你尖刻的名字,而誇示我的硬骨。

我傷害你,因爲怕你永遠不知道我的疾苦。

我巴望靜默地坐在你的身边,我不敢,怕我的心會跳到我的唇上。

是以我輕松地說東道西,把我的心藏在語言的後面。

我粗莽地對待我的疾苦,因爲我怕你會這樣做。

我巴望從你身邊走開,我不敢,怕你看出我的懦怯。

是以我隨隨便便地昂著走到你的眼前。

從你眼裏頻頻擲來的刺激,使我的疾苦永遠新鮮。

27 不,我的伴侣,我永不会做一个苦行者,随便你如何说。

我將永不做一個苦行者,假定她不和我一同受戒。

這是我堅定的決心,若是我找不到一個蔭涼的住處和一個反悔的伴侶,我將永遠不會變成一個苦行者。

不,我的伴侣,我將永不離開我的爐火與家庭,去隱藏到深林裏面,

若是在林蔭中沒有歡笑的回響;若是沒有郁金色的衣裙在風中飄揚;

若是它的幽靜不因有輕柔的微語而加深。

我將永不會做一個苦行者。

28 对那些定要分开的客人们,求神帮他们快走,并且扫掉落他们所有的萍踪。

把愉快的、單純的、親近的微笑著一路抱在你的懷裏。

今天是幻影的節日,他們不知道本身的死期。

讓你的笑聲只作爲無意義的歡樂,像浪花上的閃光。

讓你的生命像露水在葉尖一樣,在時間的邊緣上輕輕舞蹈。

在你的琴弦上彈出無定的暫時的音調吧。

29 你分开我本身走了。

我想我將爲你憂傷,還將用金色的詩歌鑄成你孤寂的形象,供養在我的心裏。

可是,我的運氣多壞,時間是急促的。

芳华一年一年地磨灭;春日是暫時的;柔弱的花朵無意義地凋謝,聰明人警告我說,生命只是一顆荷葉上的露水。

我可以不管這些,只凝睇著背棄我的那個人麽?

這會是無益的,笨拙的,因爲時間是太短暫了。

那麽,來吧,我的雨夜的腳步聲;微笑吧,我的金色的秋季;來吧,無慮無憂的四月,散擲著你的親吻。

你來吧,還有你,也有你!

我的恋人們,你知道我們都是凡人。爲一個取回她的心的人而心碎,是件聰明的工作麽?因爲時間是短暫的。

坐在屋角凝神,把我的世界中的你們都寫在韻律時,是甜柔的。

把本身的憂傷抱緊,決受人安抚,是英勇的。

可是一個新的面龐,在我門外偷窺,擡起眼來看我的眼睛。

我只能拭去眼淚,更改我的歌曲的腔調。

因爲時間是短暫的。

30 若是你要如许,我就停了歌颂。

若是它使你心┞佛顫,我就把目光從你臉上挪開。

若是使你在行走時俄然驚躍,我就躲開另走別路。

若是在你編串花環時,使你煩亂,我就避開你孤单的花園。

若是我使水花飛濺,我就不在你的河邊劃船。


新月集 郑振铎译



玩具


孩子 你真是欢愉呀 一凌晨坐在土壤里 耍着折下来的小树枝儿。
我微笑地看你在那裏耍著那根折下來的小樹枝兒。
我正忙着算帐 一小时一小时在那边加叠数字。
或许你在看我 想道:”这类好败兴的游戏 竟把你的一凌晨的好时候华侈掉落了!”
孩子 我忘了目不斜视玩耍树枝与泥饼的编制了。
我寻求珍贵的玩具 汇集金块与银块。
你呢 不管找到甚么便去做你的欢愉的游戏 我呢 却把我的时候与气力都华侈在那些我永不克不及获得的器材上。
我在我的脆薄的独木船里挣扎着要航过欲望之海 竟忘了我也是在那边做游戏了。

金色花

假定我变了一朵金色花 只是为了好玩 长在那棵树的高枝上 笑嘻嘻地在风中摇摆 又在新生的树叶上舞蹈 妈妈 你会熟谙我么?
你假如叫道:”孩子 你在哪里呀?”我暗暗地在那边匿笑 却一声儿不响。
我要暗暗地开放花瓣儿 看着你工作。
当你洗澡后 湿发披在两肩 穿过金色花的林荫 走到你做祷告的小天井时 你会嗅到这花的喷鼻气 却不知道这喷鼻气是从我身上来的。
当你吃过中饭 坐在窗前读<<罗摩衍那>> 那棵树的阴影落在你的头发与膝上时 我便要投我的小小影子在你的册页上 正投在你所读的处所。
可是你會猜得出這就是你的小孩子的小影子麽?
当你傍晚时拿了灯到牛棚里去 我便要俄然地再落到地上来 又成了你的孩子 求你讲个故事给我听。
"你到哪里去了 你这坏孩子?”
“我不奉告你 妈妈。”这就是你同我那时所要说的话了。

第一次的茉莉花

呵 这些茉莉花 这些白的茉莉花!
我仿佛记得我第一次双手满捧着这些茉莉花 这些白的茉莉花的时辰。
我爱好那日光 那天空 那绿色的大年夜地;
我闻声那河水淙淙的流声 在黑漆的午夜里传过来;
秋季的落日 在荒漠上大年夜路转角处迎我 如新妇揭起她的面纱迎接好的爱人。
但我想起孩提时第一次捧在手里的白茉莉 心里布满着甜蜜的回想。
我生平有过很多欢愉的日子 在节日宴会的晚上 我曾随着说笑话的人大年夜笑。
在暗淡的雨天的凌晨 我吟哦过很多超脱的诗篇。
我颈上戴过爱人手织的醉花的花圈 作为晚装。
但我想起孩提时第一次捧在手里的白茉莉 心里布满着甜蜜的回想。

同情

若是我只是一只不狗 而不是你的小孩 亲爱的妈妈 当我想吃你的盘里的器材时 你要向我说"不"么?
你要赶开我 对我说道:"滚蛋 你这调皮的小狗"么?
那么 走罢 妈妈 走罢!当你叫喊我的时辰 我就永不到你那边去 也永不要你再喂我吃器材了。
若是我只是一只绿色的小鹦鹉 而不是你的小孩 亲爱的妈妈 你要把我牢牢地锁住 怕我飞走么?
你要对我摇你的手 说道:"如何的一个不知感恩的贱鸟呀!整夜地尽在咬它的链子"么?
那么 走罢 妈妈 走罢!我要跑到树林里去;我就永不再让你抱我在你的臂里了。


贈品

我要送些器材给你 我的孩子 由于我们同是流落活着界的溪流中的。
我们的生命将被分隔 我们的爱也将被忘记。
但我却没有那样傻 希望能用我的贈品来买你的心。
你的生命正是芳华 你的道路也长着呢 你一口气饮尽了我们带给你的爱 便转成分开我们跑了。
你有你的游戏 有你的游伴。若是你没有时候同我们在一路 若是你想不到我们 那有甚么害处呢?
我们呢 自然的 在老年时 会有很多闲暇的时候 去计较那畴昔的日子 把我们手里永久掉了的器材 在心里爱抚着。
河道唱着歌很快地流去 打破所有的堤防。可是山岳却留在那边 忆念着 满怀依依之情。


遊思集 魏得时译

1     哦
我巴望收藏一个奥秘
如同夏季的云朵裹着没有滴落的雨珠——-个包裹在静默里的奥秘
带着它我可以四海流落。

哦
我巴望在阳光下沉睡的树林里
溪水潺潺悠悠
在那边有人聆听我的柔声细语。

今宵的沉默仿佛期盼着一阵足音;你却问我为何潸然泪下。

我没法向你诠释
由于对我这还是一个未解之谜。

2    对你
我如同黑夜
小花朵儿。

我能给你的只是掩蔽在夜色里的安然安静安静和不眠的静谧。

凌晨
当你展开眼睛
我将把你留给一个蜜蜂嗡鸣
鸟儿啁啾的世界。

我送给你的最后礼品
将是一滴落入你芳华深处的泪珠
它将使你的微笑加倍甜蜜;当白日的欢娱残暴无情之时
它将化作薄雾
隐去你的娇容。

3    请不要眷恋她的心
我的心儿
让它留在暗处吧。

假定斑斓的只是她的秀姿
微笑的只是她的脸面
那又该如何样呢?就让我绝不游移地领受她双眸傲视时的纯真的意义
而感应幸福。

她的柔臂环抱纠缠着我
我不在乎这是不是是一张虚幻的坎阱
由于这坎阱本身富丽而珍贵
这棍骗可以付之一笑并且淡忘。

请不要着恋她的心
我的心儿;假定音乐真逼真切
而所配的词不足为信
那么
你也该心对劲足;请欣赏她那舞姿的美好
如同欣赏一棵波光粼粼的迷人的水面上衙舞蹈的百合
管它水下蕴藏着甚么。

4    你像湍急而盘曲的小溪
手舞足蹈
当你轻巧地向前奔流
你的行动在歌颂。

我像高卑而陡峻的堤岸
闭口无语
沉默如山
阴郁地谛视着你。

像巨大年夜而笨拙的风暴
蓦然间隆隆而来
试图撕碎本身的躯体
并把综裹在豪情的旋风里
四周飘散。

你像纤长而锋利的闪电
划破惴惴不安的暗中之心
并在一阵哈哈的大年夜笑中消掉踪迹。

5    你将不再用那种难以排解的悲悯的神气等候我
这使我欢畅。

只是由于夜晚的魔力和我分袂的言语___这些言语也会为本身那掉望的音调惊诧
我的眼里才含着盈盈的泪水。但天气终将拂晓我的眼睛和我的心将遏制哀号
并且将没有时候可用于哀号。

谁说难以忘记呢?

灭亡的恩宠冬眠在生命的核心
给生命带来安眠
使它放弃笨拙的执着。

暴烈的大年夜海
终究在它那晃荡的摇篮里宁息下来;丛林之火
在本身那灰烬的床上沉入黑甜乡。

你和我即将拜别
而这离婚将收藏于在阳光下欢笑的朝气盎然的草木花草之下。

6    我暂且忘记本身
所以我来了。

但请你抬起双眼
让我不雅察是不是还有一丝旧日的阴影仍未飘散
仿佛天边残留着一丝被夺去雨珠的白云。

请暂且容忍我
若是我忘记本身。

玫瑰仍然含苞待放
它们却还不知道
本年夏天我们无意汇集鲜花。

晨星怀着一样惶恐不安的沉默;晨光被垂挂在你窗前的树枝缠住
就像在畴昔的日子一样。

我暂且忘记了明日黄花
所以我来了。

我不记得我向你暴露心迹时
你是不是转过甚去
使我惭愧难言。

我只记得你颤抖的嘴唇上欲言又止的话语;我记得在你黝黑的眼珠时热忱的影子一闪即逝;如同暮色里寻觅归巢的同党。

我忘了你已不再记起我
所以我来了。

7    大年夜千世界里
你无穷无尽地变幻
富丽多姿的姑娘。你的喷鼻径上铺满了光华;你轻轻地触摸
颤颤地催开朵朵鲜花;你的长裙
飘飘地卷起群星舞蹈的旋风;你的来自遥远天际的美好的音乐
透过无数符号和色采
阵阵地荡起共鸣的覆信。

你孑身独处在魂灵的无边孤单里
沉寂而孤单的姑娘
你是一个光线闪烁的气象
是一朵孤独的莲花盛开在爱情的茎枝上。

8    我即将分开
她仍然缄口不言。可是从一阵微微的┞方栗中
我感受到她火急的双臂仿佛想说:"啊不
别那么仓猝。"

我经常闻声她恳求的纤手
在轻轻一触间的言语
固然它们本身也不知所云。

我早已熟谙
这一半晌她的柔臂在期呐呐艾地措辞
若是不是是如许
它们早就变成一只芳华的花环
环抱纠缠住我的项颈。

在静谧时刻的荫蔽之下
这些细微的姿态又映此刻记忆里
它们像逃学的孩童
调皮地向我泄漏她对我隐瞒的奥秘。

9    在那来世的遥远世界里
当我们安步在阳光下
若能不期而遇
我想我会无穷惊奇地停下行动。

我将看见那双黝黑的眼珠里
那时它们已化作晨星;但我也将感受得出这双眼睛曾属于一个被记忆忽视的前生的夜空。

我将恍然洞见你颜容的魅力
并不是完完全满是你本身的光华
在一次没法追思的相会中
它盗取了我双眼里那热忱的光线
而后又从我的爱情中觅走了神秘的圣辉___这圣辉来自何方已被你遗忘。

10   请放下你的琵琶
我的爱
让你的柔臂自由地把我拥抱。

让你的触摸
把我的弥漫的心儿引向我身体的最边沿。

请不要把头儿你垂
也不要把脸儿转开
请你给我一个亲吻
一个像久闭在花蕾里的芳喷鼻的亲吻。

请不要用多余的言语把这一半晌梗塞;让我们的心儿在沉寂的潜流里颤抖
把我们所有的思路都卷到无边的喜悦里。


中國詩歌庫 中華詩庫 中國詩典 中國詩人 中國詩壇 首頁

xxfse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