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婷詩選


舒婷 舒婷(1952- ),原名龚佩瑜,出世于福建厦门石码镇,本籍福建泉州,昏黄诗人代表之一。

舒婷1969年下鄉插隊開始寫作,其時詩已在知青中流傳。1972年返城當工人做過多種臨時工:水泥工、擋車工、漿紗工、焊錫工。1979年開始在平易近間刊物《今天》上發表詩歌作品,同年在《詩刊》正式發表作品。1980年《福建文藝》編輯部對她的作品展開近一年討論,討論触及到新詩的一系列根赋性問題。1981年福建省文聯專業創作,現爲中國作協理事;作協福建分會副主席,從事專業寫作。

舒婷的诗歌《故国啊,我親愛的祖國》获1980年全国中青年优良诗歌作品奖,并被编入选入苏教版高一语文必修三和人教版语文九年级下册,《双桅船》获全国首届新诗优良诗集奖、1993年持重文文学奖;《真水无喷鼻》获第六届华语文学传媒盛典“年度散文家授奖”。还有《在那颗星子下——中学期间的一件事》选入沪教版六年级下的语文教材。 著有诗集《双桅船》、《会唱歌的鸢尾花》、《鼻祖鸟》,散文集《心烟》、《秋季的情感》、《硬骨凌霄》、《露水里的“诗想”》、《舒婷文集》(3卷)等。

北戴河之濱 向北方 北京深秋的晚上 早春 致大年夜海 歸夢 鼓嶺隨想 海濱晨曲 惠安女子 一代人的呼聲 饋贈 流水線 啊,母親 秋夜送友 群雕 人心的法則 日光岩下的三角梅 四月的黃昏 童話詩人 往事二三 無題 獻給我的同時代人 小窗之歌 在潮濕的小站上 兄弟,我在這兒 中秋夜 周末晚上 珠貝——大年夜海的眼淚 祖國,我親愛的祖國 神女峰 眠鍾 禅宗修習地


北戴河之濱



那一夜
我仿佛只有八歲
我不知道我的任性
要求著什麽
你撥開濕漉漉的樹叢
引我走向沙灘
在那裏 溫柔的風
撫摸著毛邊的月暈
潮有節奏地
沈沒在暗中裏

發紅的煙頭
在你眼中投下兩瓣光焰
你嘲弄地用手指
捺滅那躲閃的火星
俄然你背轉身
掩飾地
以不穩定的聲音問我
海怎麽啦
什麽也看不見 你瞧
我們走到了邊緣

那麽恢複起
你所有的驕傲與尊嚴吧
回到冰冷的底座上
獻給時代和曆史
以你全数
石頭般沈重的决定信念

把屬于你本身的
憂傷
交給我
帶回遠遠的南边
讓海鷗和歸帆
你的沒有寫出的詩
優美了
每顆心的港灣

1980.2


向北方



一朵初夏的薔薇
劃過波浪的琴弦
向不成及的程度遠航
烏雲像癬一樣
布滿天空的顔面
鷗群
卻爲她鋪開潔白的同党

去吧
我願望的小太陽
若是你沈沒了
就睡在大年夜海的胸膛
在水呐獃色的帳頂
永遠有綠色的波濤喧響

讓我也漂去吧
讓陽光熨貼的風
把我輕輕吹送
順著溫暖的海流
漂向北方

1980.8


北京深秋的晚上





夜,漫過路燈的鉴戒線
去撲滅群星
風跟蹤而來,震動了每片楊樹
發出潮流般的喧響

我們也去吧
去爭奪天空
或做一片小葉子
回應丛林的歌颂



我不怕在你眼前顯得弱小
讓高速的車陣
把城市的莊嚴擠垮吧
世界在你的肩後
有一個安然的空地

車燈戳穿的夜
桔紅色的地平線上
我們很孤寂
但是正是我單薄的影子
和你站在一路



當你僅僅是你
我僅僅是我的時候
我們爭吵
我們和好
一對古怪的伴侣

當你不再是你
我不再是我的時候
我們的手臂之間
沒有熔點
沒有缺口



假定沒有你
假定不是異鄉
微雨、落葉、足響

假定没必要解釋
假定不消設防
路柱、橫線、交通棒

假定不見面
假定見面能遺忘
寂靜、陰影、悠長



我感覺到:這一刻
正在渐渐磨灭
成爲往事
成爲記憶
你閃耀不定的微笑
浮動在
一層層的淚水裏

我感覺到:今夜和明夜
隔著長長的平生
心和心,要跋涉多少歲月
才能活着界那頭相聚
我想請求你
站一站。路燈下
我只默默背過臉去



夜色在你身後合攏
你走向夜空
成爲一個無解的迷
一顆冰涼的淚點
挂在“永久”的臉上
躲在我殘存的夢中

1979.12


早春



伴侣,是春季了
驅散憂愁,揩去淚水
向著太陽微笑
雖然還沒有花的大水
沖毀冬的鐐铐
奔瀉著酩酊的芳喷鼻
泛濫在平原、山坳
雖然還沒有鳥的歌瀑
飛濺起萬千銀珠
四散在霧蒙蒙的拂曉
滾動在黃昏的林蔭道
但等著吧
一旦驚雷起
烏雲便倉皇而逃
那是最美最好的夢呵
也許在一夜間輝煌地來到

是還有寒意
還有霜似的煩惱
若是你側耳傾聽
五老峰上,狂風還在呼嘯
戰栗的山谷呵
仿佛一路嚎啕
但已有幾朵小小的杜鵑
如吹不滅的火苗
使六合溫暖
連雲兒也不再他飄
友人,讓我們說
春季之所以美好、富饒
是因爲它經過了最後的料峭

1975.2


致大年夜海



大年夜海的日出
引发多少英雄由衷的贊歎
大年夜海的夕陽
招惹多少詩人溫柔的懷想
多少支在峭壁上唱出的歌曲
還由海風昼夜
昼夜地呢喃
多少行在沙灘上留下的萍踪
多少次向天邊揚起的風帆
都被海濤奥秘
奥秘地埋葬

有過咒罵,有過悲傷
有過贊美,有過榮光
大年夜海——變幻的生活
生活——洶湧的海洋

哪兒是兒時发掘的穴
哪裏有初戀並肩的蹤影
呵,大年夜海
就算你的波濤
能把記憶滌平
還有些貝殼
撒在山坡上
如夏夜的星

也許漩渦眨著危險的眼
也許暴風張開貪婪的口
呵,生活
当然你已斷送
無數純潔的夢
也還有些英勇的人
如暴風雨中
疾飛的海燕

傍晚的海岸夜一樣冷靜
冷夜的山岩死一般嚴峻
從海岸的山岩
多麽孤单我的影
從黃昏到夜闌
多麽驕傲我的心

“自由的元素”呵
任你是佯裝的吼怒
任你是虛僞的平靜
任你掠走過去的一切
一切的過去——
這個世界
有沈淪的疾苦
也有蘇醒的歡欣

1973.2



——紀念一名被毒害致死的老詩人



請你把沒走完的路,指給我
讓我從你的終點出發
请你把刚写完的歌,交給我
我要一路播種火花
你已漸次埋葬了破裂的夢
受傷的心
和被損害的年華
但你爲自由所充實的聲音,決不會
因生命的灭亡而喑啞
在你長逝的处所,土壤掩埋的
不是一副鎖著鐐铐的骨架
就像可憐的大年夜地母親,她含淚收留的
那無數屈辱和謀殺
從這裏要長出一棵大年夜樹
一座高聳的路標
朝你巴望的标的目标
朝你寻求的遠方伸展枝桠
你爲什麽犧牲?你在哪裏倒下
時代垂下手無力答复
曆史掩起臉暫不答复
但未來,人平易近在清掃戰場時
會從祖國的胸脯上
揀起你那斷翼一樣的旗幟
和帶血的喇叭……

詩因你高贵的生命而不朽
生命因你不朽的詩而偉大年夜

1976.11


歸夢



以我熟谙的一枝百合
(花瓣落在窗台上)
——引发我的迷惘

以仿佛吹在耳旁的呼吸
(臉深深埋在手裏)
——使我屏息

乃至以一段簡單的練習曲
(媽媽的手,風在窗外)
——唉,我終于又能哭出來

以被忽视的細節
以再理解了的啓示
它歸來了,我的熱情
——以片斷的詩

1977.9.1


鼓嶺隨想

甯立于群峰当中
不願高于莽草之上

——題記



我渴
我的鞋硌腳
我习惯地说 别
否則我生氣了
我故作惱怒地回過頭
咦,你在哪裏呢
圓月
像一個大白無誤的裝飾音
證明我的隨想曲
已經走調

淚水湧出眼眶
我孤伶伶地
站住
你的視線所無法關切的处所

峰群似以不成言喻的神采
提示我
遠遠地,風在山鼓吹號
呼喚我回到他們中間
构成一片
被切割的高原

我還渴
我的鞋硌腳
我仍然不住地
在心中對你絮罗唆叨
終于我忍住眼淚說
親愛的,別爲我牽挂
我堅持在
我們共同的跑道上

1980.10


海濱晨曲


一早我就奔向你呵,大年夜海
把我的心緊緊貼上你胸膛的風波……


昨夜夢裏聽見你召喚我
像慈母呼喚久別的孩兒
我醒來聆聽你深沈的歌聲
一次比一次悲壯
一聲比一聲狂熱
搖撼著小島搖撼我的心
仿佛將在浪谷裏一道沈沒
你的潮流漫過我的心頭
而又退下,退下是爲了
凝集气力
迸出更凶悍的吼怒
我起身一把撕斷了紗窗
——夜星還在寒天閃爍
你等我,等著我呀
难道等不到拂晓的那一刻
晨風剛把槟榔葉尖的露水吻落
我來了,你卻不测埠娴靜溫柔
你微笑,你低語
你停歇了一切
只留下淡淡的憂愁
只有我知道
枯朽的橡樹爲什麽折斷
但我不克不及說
望著你遠去的帆影我沛然淚下
風兒已把你的詩章緩緩送走
叫我怎能不抽泣呢
爲著我的來遲
夜裏的耽擱
更爲著我這樣年輕
不克不及把時間、距離都沖破

風暴會再來臨
請別忘了我
當你以雷鳴
震驚了沈悶的宇宙
我將在你的濤峰歌颂
呵,不,我是這樣细微
願我化爲雪白的小鳥
做你呼喚自由的使者
一旦窺見了你的奥秘
便像那堅硬的礁石
受了千年的魔法不再開口
讓你的飓風把我煉成你的歌喉
讓你的狂濤把我塑成你的脾气
我絕不猶豫
絕不後退
絕不發抖
大年夜海呵,請記住——
我是你忠實的女兒

一早我就奔向你呵,大年夜海
把我的心緊緊貼上你胸膛的風波……

1976.1.9


惠安女子



野火在遠方,遠方
在你虎魄色的眼睛裏

以古老部落的銀飾
約束柔軟的腰肢
幸福雖不成預期,但少女的夢
蒲公英一般缓缓落在海面上
啊,浪花無邊無際

天生不愛傾訴苦難
並非苦難已經永遠絕迹
當洞竽暌癸和琵琶在晚照中
唤醒遍及的憂傷
你把頭巾一角輕輕咬在嘴裏

這樣優美地站在海天之間
令人忽视了:你的裸足
所踩過的堿灘和礁石

因而,在封面和插圖中
你成爲風景,成爲傳奇


一代人的呼聲



我絕不申訴
我個人的不幸
錯過的芳华
變形的靈魂
無數掉眠之夜
留下來疾苦的記憶
我颠覆了一道道定義
我打坏了一層層枷鎖
心中只剩下
一片觸目标廢墟……
可是,我站起來了
站在廣闊的地平線上
再沒有人,沒有任何手段
能把我从头推下去

假定是我,躺在“义士”墓裏
青苔侵蝕了石板上的字迹
假定是我,嘗遍鐵窗風味
和鐐铐爭辯真谛的法令
假定是我,形销骨立蕉萃
贖罪般的勞作永無盡期
假定是我,僅僅是
我的悲劇——
我也許已經寬恕
我的淚水和憤怒
也許可以停歇

可是,爲了孩子們的父親
爲了父親們的孩子
爲了各地紀念碑下
那無聲的責問不再令人顫栗
爲了一度露宿街頭的畫面
不再使我們的眼睛無處遁藏
爲了百年後天真的孩子
不消對我們留下的曆史猜謎
爲了祖國的這份空缺
爲了平易近族的這段高卑
爲了天空的純潔
和道路的┞俘直
我要求真谛!

1980.1-2


饋贈



我的夢想是水池的夢想
保存不僅映照天空
讓周圍的垂柳和紫雲英
把我汲取幹淨吧
緣著樹根我走向葉脈
凋謝于我並非傷悲
我表達了本身
我獲得了生命

我的快樂是陽光的快樂
短暫,卻留下不朽的創作
在孩子雙眸裏
燃起金色的小火
在種子胚芽中
唱著翠綠的歌
我簡單而又豐富
所以我深切

我的哀思是候鳥的哀思
只有春季理解這份熱愛
忍耐一切艱難掉敗
永遠飛向溫暖、光亮的未來
啊,流血的同党
寫一行飽滿的詩
深切所有心靈
進入所丰年代

我的全数豪情
都是地盘的饋贈


流水線



在时候的流水線里
夜晚和夜晚緊緊相挨
我们从工厂的流水線撤下
又以流水線的队伍回家来
在我們頭頂
星星的流水線拉过苍穹
在我們身边
小树在流水線上发楞

星星必然倦怠了
幾千年過去
它們的观光從不更改
小樹都病了
煙塵和單調使它們
掉去了線條和色采
一切我都感覺到了
憑著一種共同的節拍

可是奇异
我惟獨不克不及感覺到
我本身的存在
仿佛叢樹與星群
或由于習慣
對本身已成的定局
再沒有气力關懷

1980.1-2


呵,母親



你蒼白的指尖理著我的雙鬓
我禁不住象兒時一樣
緊緊拉住你的衣衿
呵,母親
爲了留住你漸漸隱去的身影
雖然晨光已把夢剪成煙縷
我還是久久不敢睜開眼睛

我依舊收藏著那鮮紅的圍巾
生怕浣洗會使它
掉去你独占的溫馨
呵,母親
歲月的流水不也同樣無情
生怕記憶也一樣退色呵
我怎敢輕易打開它的畫屏

爲了一根刺我曾向你哭喊
此刻帶著荊冠,我不敢
一聲也不敢呻吟
呵,母親
我常哀思地企盼你的┞氛片
縱然呼喚能夠穿透黃土
我怎敢驚動你的安眠

我還不敢這樣陳列愛的祭品
雖然我寫了許多支歌
給花、給海、給拂晓
呵,母親
我的甜柔深谧的懷念
不是激流,不是瀑布
是花木掩映中唱不出歌聲的枯井




我没法抵抗牆
只有抵抗的願望

我是什麽?它是什麽?
很可能
它是我漸漸老化的皮膚
既感覺不到雨冷風寒
也接管不了米蘭的芳喷鼻
或我只是株車前草
裝飾性地
寄生在它的泥縫裏
我的偶然決定了它的必定

夜晚,牆勾当起来
伸出柔軟的僞足
擠壓我
勒索我
要我適應各式各樣的形狀
我驚恐地逃到大年夜街
發現同樣的噩夢
挂在每個人的腳後跟
一道道畏縮的目光
一堵堵冰冷的牆

我終于大白了
我起首必須抵抗的是
我对牆的让步,和
对這個世界的不服安感


秋夜送友



第一次被你的才華所觸動
是在迷迷蒙蒙的春雨中
今夜相別,難再重逢
桑枝間嗚咽的
已经是深秋遲滯的風

你總把本身比作
雷擊之後的老松
平生都治不好燎傷的苦痛
不像那揚花飄絮的岸柳
年年春季換一次姿容

我常願本身像
南來北去的飛鴻
將道路鋪在蒼茫的天空
不學那顧影自戀的鹦鹉
朝朝暮暮離不開金絲籠

這是我們各自的不幸
也是我們共同的苦处
因爲我們對生活想得太多
我們的心呵
我們的心才時時這麽沈重

什麽時候老樁發新芽
搖落枯枝換來一樹蔥茏
什麽時候大年夜地春常在
安撫困乏的靈魂
無須再來去仓促

1975.11


群雕



沒有天鵝絨沈甸甸的旗幟
垂拂在他們的雙肩
紫丁喷鼻和速寫薄
代替了鐮刀、沖鋒槍和鋼釺
汨羅江的夢
在姑娘的睫毛下留有尾聲
但所有風霜磨砺過的臉頰上
看不到昨夜的淚痕

是極光嗎?是雷電嗎
是心靈的信息爆炸
吸引了全数緊張火急的視線
是時遠時近的足音
響過。在一瞬間

頓時,生命如沸泉
慷慨耸立的意志
使軀體開放如晨間的花
歌謠架著烏雲之轭冉冉上升
寻求,不再成爲一種祈願

在曆史的聚光燈下
有最粗糙的線條打鑿出來的
這一群戰士
本身便是
預言中年輕的神

1980.12


人心的法則



爲一朵花而死去
是值得的
冷酷的車輪
粗莽的靴底
使春季的彩虹
在所有眼珠裏黯然掉色
既不克不及阻擋
又無處訴說
那麽,爲抗議而死去
是值得的

爲一句話而沈默
是值得的
遠勝于大年夜潮
雪崩似地跌落
這句話
被嘴唇緊緊封鎖
汲取平生全数誠實與勇氣
這句話,不克不及说
那麽,爲不哗变而沈默
是值得的

爲一個諾言而信守終身?
爲一次奉獻而忍耐孤单?
是的,生命不應當隨意揮霍
但人心,有各自的法則

假定能夠
讓我們死去千次百次吧
我們的沈默化爲石頭
像礦苗
在時間的急逝中唆使存在
可是,記住
最強烈的抗議
最英勇的┞穃實
莫過于——
活著,並且開口

1976.1.13


日光岩下的三角梅



是喧鬧的飛瀑
披挂孤单的石壁
最有限的營養
卻獻出了最豐富的本身
是華貴的亭傘
爲野荒┞汾蔽風雨
越是生冷的处所
越顯得放浪、美麗
不拘牆头、路旁
無論草坡、石隙
只要陽光长年有
春夏秋冬
都是你的花期
呵,擡頭是你
低頭是你
閉上眼睛還是你
即便身在異鄉他水
只要想起
日光岩下的三角梅
目光便柔和如夢
心,不知是悲是喜

1979.8


四月的黃昏



四月的黃昏里
流曳著一組組綠色的旋律
在峽谷低徊
在天空遊移
假如靈魂裏溢滿了回響
又何必苦苦尋覓
要歌颂你就歌颂吧 但请
轻轻 轻轻 和顺地

四月的黃昏
仿佛一段掉而複得的記憶
也許有一個約會
至今还没有如期
也許有一次熱戀
而不克不及相許
要抽泣你就抽泣吧 让泪水
流啊 流啊 默默地


童話詩人——给G·C



你相信了你編寫的童話
本身就成了童話中幽藍的花
你的眼睛省略過
病树、颓牆
鏽崩的鐵柵
只憑一個簡單的信號
调集起星星、紫雲英和蝈蝈的隊伍
向沒有被汙染的遠方
出發

心也許很小很小
世界卻很大年夜很大年夜

因而, 人们相信了你
相信了雨後的塔松
有千萬顆小太陽懸挂
桑椹、釣魚竿彎彎繃住河面
雲兒纏住風筝的尾巴
無數被搖撼的記憶
抖落歲月的塵沙
以純銀一樣的聲音
和你的夢對話

世界也許很小很小
心的領域很大年夜很大年夜


往事二三



一只打翻的酒盅
石路在月光下浮動
青草壓倒的处所
遺落一只映山紅

桉樹林旋轉起來
繁星拼成了萬花筒
生鏽的鐵錨上
眼睛倒映出暈眩的天空

以豎起的書本擋住燭光
手指輕輕銜在口中
在脆薄的寂靜裏
做半明半昧的夢

1978.5.23


無題(1)



我探出陽台,目送
你走過繁華密枝的巷子
等等!你要去很遠嗎?
我仓促跑下,在你眼前停住
“你怕嗎?”
我默默轉動你胸前的鈕扣
是的,我怕
但我不告訴你爲什麽

我們順著甯靜的河灣漫步
夜動情并且寬舒
我拽著你的胳膊在堤坡上胡逛
繞過一棵一棵桂花樹
“你快樂嗎?”
我仰起臉,星星向我蜂擁
是的,快樂
但我不告訴你爲什麽

你彎身在書桌上
看見了幾行蹩腳的小詩
我滿臉通紅地收起稿紙
你又莊重又親切地向我祝贺:
“你在愛著。”
我暗暗歎了口氣
是的,愛著
但我不告訴你他是誰

1980.10


獻給我的同代人



他們在天上
願爲一顆星
他們在地上
願爲一盞燈
不怕顯很多麽细微
只要盡其可能

唯因不被承認
才非分出格英勇真誠
即便像眼淚一樣跌碎
敏感的大年夜地
處處仍有
持久而悠遠的回聲

爲開拓心靈的處女地
走入禁區,也許——
就在那裏犧牲
留下歪倾斜斜的腳印
給後來者
簽署通行證

1980.4


小窗之歌



放下你的信筏
走到打開的窗前
我把燈掌得高高
讓遠方的你
能夠把我看見

風過早地打掃天空
夜還在沿街拾取碎片
所有的花芽和嫩枝
必須再經一番晨霜
雖然拂晓並不遙遠

海上的氣息
被阻隔在群山那邊
但山岳決非成心
繼續掠奪我們的芳华
他們的迟延畢竟有限

答應我,不要流淚
假定你感应孤單
請到窗口來和我會面
相視傷心的笑顔
交換鬥爭與歡樂的詩篇


在潮濕的小站上



風,如有若無
雨,三點兩點
這是深秋的南边

一名少女喜孜孜向我奔來
又怅然退去
花束傾倒在臂彎

她在等誰呢?
月台空蕩蕩
燈光水汪汪

列車緩緩開動
在橙色光暈的夜晚
白紗巾一閃一閃……


兄弟,我在這兒



夜涼如晚潮
漫上一級級歪倾斜斜的石階
侵入你的心頭
你坐在門檻上
阴森森的小屋張著口
蹲在你身後
槐樹搖下飛鳥似的落葉
月白的波浪上
小小的金幣飄浮

你原屬于太陽
屬于草原、堤岸、黑寶石的眼眸
你屬于暴風雪
屬于道路、火把、相扶持的手
你是戰士
你的生命铿锵有聲
鍾一樣將陰影從人心┞佛落
風正踏著陌生的步子躲開
他們不願相信
你還有憂愁

可是,兄弟
我在這兒
我從忖量中走來
書亭、長椅、蘋果核
在你記憶中溫暖地閃爍
留下微笑和燈盞
留下輕快的節奏
離去
沿著稿紙的一個個方格

只要夜裏有風
風改變思緒的标的目标
只要你那只圓號俄然沈寂
要求著和聲
我就回來
在你肩旁平靜地說
兄弟,我在這兒

1980.10




我爲你扼腕可惜
在月光流蕩的舷邊
在那細雨霏霏的路上
你拱著肩,袖著手
怕冷似地
深藏著你的思想
你沒有覺察到
我在你身邊的步子
放很多麽慢
若是你是火
我願是炭
想這樣安抚你
但是我不敢

我爲你舉手加額
爲你窗扉上閃熠的午夜燈光
爲你在書櫃前彎身的形象
當你向我暴露你的覺醒
說春洪又漫過了
你的堤岸
你沒有問問
走過你的窗下時
每夜我怎麽想
若是你是樹
我就是土壤
想這樣提示你
但是我不敢


中秋夜



海島八月中秋
芭蕉搖搖
龍眼熟墜
不知有“花朝月夕”
只因年來風雨見多
當豪情招來十級風暴
心,不知在哪裏停靠

道路已經選擇
沒有薔薇花
並不曾後悔過
人在月光裏轻易夢遊
巴望获得也知道溫柔
要使血不這樣奔流
憑二十四歲的驕傲顯然不夠

要有堅實的肩膀
能靠上疲憊的頭
需要有一雙手
來撑持最沈重的時刻
盡管大白
生命應當完全獻出去
留多少給本身
就有多少憂愁

1976.9


周末晚上



風狂吹
夜松開独霸
眩然沈醉
兩岸的燈光在迷亂中
构成一道顫抖的光輝
仿佛有
無數同党扇過頭頂
几次再三縱恿我們
從這塊山岩上起飛

不,親愛的
僅僅有風是不夠的
不要吻著我結疤的手指
落下憐惜的眼淚
也没必要試圖以微笑
掩飾一周來的辛勞與蕉萃
讓我們對整個喧囂與沈默的
世界
或擁有或忘記

1980.2


珠貝——大年夜海的眼淚



在我微顫的手心裏放下一粒珠貝,
仿佛大年夜海滴下的鵝黃色的眼淚……

当波涛含恨離去,
在大年夜地雪白的胸前哽咽,
它是英雄眼裏灼燙的淚,
也和英雄一樣忠實,
妒忌的陽光
終不克不及把它化作一滴净水;

當波浪歡呼而來,
大年夜地張開手臂把愛人迎接,
它是少女懷中的金枝玉葉,
也和少女的心一樣多情,
殘忍的歲月
終不克不及叫它的花瓣枯萎。

它是無數擁抱,
無數泣別,
無數悲喜中,
被抛棄的最高贵的詩節;
它是無數霧晨,
無數雨夜,
無數年代裏
被遺忘的最和諧的音樂。

撒出去——
掉敗者的心頭血,
矗起來——
勝利者的紀念碑。
它目击了血腥的光榮,
它記載了偉大年夜的罪孽。

它是這樣偉大年夜,
它的花紋,它的色采,
包羅了廣渺的宇宙,
概括了浩大的世界;
它是這樣细微,如我的詩行一樣素潔,
風淒厲地鞭打我,
終不克不及把它從我的手心奪回。

仿佛大年夜海滴下的鵝黃色的眼淚,
在我微顫的手心裏放下了一粒珠貝……


故国啊 我親愛的祖國



我是你河邊上破舊的老水車
數百年來紡著疲憊的歌
我是你額上熏黑的礦燈
照你在曆史的隧洞裏蝸行摸索
我是幹癟的稻穗;是掉修的路基
是淤灘上的駁船
把纖繩深深
勒進你的肩膊
—— 故国啊!

我是貧困
我是哀思
我是你祖祖輩輩
疾苦的希望啊
是“飛天”袖間
千百年來未落到地面的花朵
—— 故国啊

我是你簇新的抱负
剛從神話的蛛網裏掙脫
我是你雪被下古蓮的胚芽
我是你挂著眼淚的笑窩
我是新创新出的雪白的起跑線
是绯紅的拂晓
正在噴薄
—— 故国啊

我是你十億分之一
是你九百六十萬平方的總和
你以傷痕累累的乳房
喂養了
迷惘的我,沉思的我,沸騰的我
那就從我的血肉之軀上
去获得
你的富饒,你的榮光,你的自由
—— 故国啊
我親愛的祖國



神女峰


在向你揮舞的各色花帕中
是誰的手俄然收回
緊緊捂住了本身的眼睛
当人们四散離去,谁
還站在船尾
衣裙漫飛,如翻湧不息的雲        
江濤
  高一聲
     低一聲

美麗的夢留下美麗的優傷
人間天上,代代相傳
可是,心
真能變成石頭嗎
爲盼愿遠天的杳鶴
而錯過無數次春江月明
沿著江岸
金光菊和女貞子的大水
正煽動新的哗变
與其在懸崖上展覽千年
不如在愛人肩頭痛哭一晚


眠鍾


神驰的鍾
一向
不響
音階如鳥入林
你的平生有許多細密的啁啾

蔔告走來走去
敲破人心那些缺口的撲滿
倒出一大年夜堆攢積的唏噓
一次用完

懷念的手指不經許可
伸進你的往事摸索
也許能翻出一寸寸斷弦
細細摆列
這就是那鍾嗎
人在黑框裏更加蒼白
鳳凰木在雨窗外
兀自
嫣紅

1986年夏


禅宗修習地


坐成千仞陡壁
面海

送水女人蜿蜒而來
腳踝系著夕陽
發白的草迹
鋪一匹金色的軟綢
————你们只薁澖灌我的影子
————郁郁蔥蔥的是你們本身的願望

風,紋過天空
金色銀色的小甲蟲
抖動纖細的觸須、紛紛
在我身邊折斷
没必要照耀我,星斗
被塵世的磨坊研碎過
我重聚本身光线访魅照人生

面海
海在哪裏
回流于一支日本銅笛的
就是這裏
無色無味無知無覺的水嗎

再坐
坐至寂靜滿盈
看一莖弱草端舉群山
長噓一聲
胸中溝壑盡去

還原爲平地

1986年7月美國舊金山


中國詩歌庫 中華詩庫 中國詩典 中國詩人 中國詩壇 首頁

xxfse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