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1897-1931,于二十年代成立了“新月社”并插手了文学研究会。他曾担负《新月》月刊的主编,以后与陈梦家方玮德等创办了季刊。徐志摩的诗集包含《志摩的诗》(1925)、《翡冷翠的一夜》(1927)、《猛虎集》(1931)、《云游》(1932)等。并有散文集《落叶》(1926)、《自剖》(1928)、《巴黎的琐闻》(1927)、《秋》(1931),小说集《轮盘》 (1930)、戏剧《卞昆冈》(1928,与陆小曼合作),日记《爱眉小札》(1936)、《志摩日记》(1947)。译著有《涡堤孩》(1923)、《死城》(1925)、《曼殊斐尔小说集》(1927)、《赣第德》(1927)、《玛丽玛丽》(1927,与沈性仁合译)。




〖再别康桥〗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沸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落日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泛动。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桥的柔波里,
我甘心宁可做一条水草!

那榆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蒿,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克不及放歌,
暗暗是分袂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暗暗的我走了,
正如我暗暗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偶然〗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然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没必要讶异,
更不必欢乐──
在转刹时覆灭了踪迹。

你我重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标的目标;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落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亮光!




〖我等待你〗


我等待你。
我望着户外的昏黄
如同望着将来,
我的心┞佛盲了我的听。
你怎还不来? 希望
在每秒钟上许可开花。
我守候着你的行动,
你的笑语,你的脸,
你的柔嫩的发丝,
守候着你的一切;
希望在每秒钟上
枯死──你在哪里?
我要你,要得我心里生痛,
我要你火焰似的笑,
要你矫捷的腰身,
你的发上眼角的飞星;
我沦陷在迷醉的空气中,
像一座岛,
在蟒绿的海涛间,不自立的在浮沉……
喔,我火急的想望
你的到临,想望
那一朵奇异的优昙
开上时候的顶尖!
你为甚么不来,忍心的!
你明知道,我知道你知道,
你这不来于我是致命的一击,
打死我生射中乍放的阳春,
教坚实如矿里的铁的暗中,
榨取我的思想与呼吸;
打死可怜的希冀的嫩芽,
把我,囚犯似的,交付给
妒与愁苦,生的羞惭
与掉望的惨酷。
这或许是痴。竟许是痴。
我信我确然是痴;
但我不克不及转拨一支已然定向的舵,
万方的风息都不许可我踌躇──
我不克不及回头,运命差遣着我!
我也知道这多半是走向
毁灭的路,但
为了你,为了你,
我甚么都甘心;
这不但我的热忱,
我的唯一理性亦如此说。
痴!想磔碎一个生命的纤维
为要感动一个女人的心!
想博得的,能博得的,最多是
她的一滴泪,
她的一声淡然的嘲笑;
但我也甘心,即便
我粉身的消息传给
一块顽石,她把我看作
一只地穴里的鼠,一条虫,
我还是甘心!
痴到了真,是无条件的,
上帝也没法调回一个
痴定了的心如同一个将军
有时调回已上死线的兵士。
枉然,一切都是枉然,
你的不来是不容否定的实在,
虽则我心里烧着泼旺的火,
饥渴着你的一切,
你的发,你的笑,你的手脚;
任何的痴想与祷告
不克不及缩短一小寸
你我间的间隔!
户外的昏黄已然
凝集成夜的黝黑,
树枝上挂着冰雪,
鸟雀们典去了它们的啁啾,
沉默是这一致穿孝的宇宙。
钟上的┞冯不竭的比着
奥妙的手势,像是指导,
像是同情,像的嘲讽,
每次到点的感动,我听来是
我本身的心的
活埋的丧钟。 




xxfse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