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发,1900-1976,原名李淑良,别名李权兴,生于广东省梅县。1919年去法国留学从事雕塑和油画的研究。初期诗作受法国意味主义影响,为中国意味主义詩歌的首要代表之一。著有《微雨》(1925),《为幸福而歌》(1926),《门客与凶年》(1927)等。




〖夜之歌〗


我们漫步在死草上
悲忿纠缠在膝下。

粉红之记忆,
如道旁朽兽,发出奇臭。

遍及在小城里,
扰醒了无数沉睡。

我已破之心轮,
永转动在泥污下。

不成辨之辙迹,
惟温爱之影长印着。

噫吁!数千年如一日之月色,
终久大白我的想象, 
任我活着界之一角,
你必把我的影儿倒映在无味之沙石上。

但这不变之倒映,衬出屋后之深黑,
亦太机械而可笑了。

大年夜神!起你的铁锚,
我腻烦诸生物之汗气。

疾步之足音,
侵扰之琴之婉转。

奇异之年事,
我将食园中,喷鼻草而了之;

彼人已掉其心,
在稠浊在行商之背而远走。

大年夜家孤负,
留下寂静之仇视。

任「海枯石烂∶」
「溪桥人语,」

你总把魂灵儿,
遮住可怖之岩穴,

或一齐老死于沟壑,
如高卑潦倒之豪士。

但我们之躯体
既偏染硝矿。

枯老之沼泽里,
终能得一歇息之藏所?




〖爱憎〗

Soyons Scandaleux Sans Plus Vous gener
            — P。 Verlaine。


我愿你孤立在夕阳里,
瞥见远海的变色,
用日的微光,
抵当夜色之侵伐。

将我心放在你臂里,
使他稍得余暖,
我的记忆全死在枯叶上,
口儿满着山果之余核。

我们的心布满无音之乐,
如空间轻气的颤抖。
无使情爱孤寂在暗中,
任他进来如不速之客。

你看见 ,我的爱!
孤立而单调的铜柱,
关心瘦林落叶之声气,
因野菊之坟田里金风抽丰唤人了。

如要生命里成立情爱,
即持这金钥开迷惑之门,
纵我折你陌上之条,
明日之寂静是在我们心里。

呵,不,你将永不回来,
警我在深睡里,
迨生命之钟声响了,
我心与四体已□冷。

    二

时候逃遁之迹
深印我们无光之额上,
但我的爱心永暗藏在你,
如平原上残冬之声响。

红夏偕着金秋,
每季来问讯我空谷之流,
我保住的先人之故宫既颓废,
心头的爱憎之情消磨大年半夜。

无用躇踌,留你最后之足印
在我曲径里,
呵,往昔发展在我臂膀之你,
应在生命之空洞里沉默。

夜儿深了,钟儿停敲,
什 一个阴黑覆盖我们;
我欲生活在睡梦里,
奈他生怕日光与烦嚣。

蜘蛛在风前颤栗,
无力织世界的情爱之网了
吁,厚交多半死去,
无人获此秋实。

呵妇人,无散发在我天井里,
你收尽了死者之灰,
还吟挽歌在广场之隅,
跳跃在玫瑰之丛。
我几忘怀这听惯之音,
与往昔和顺之气味,
愿倩魔鬼助我气势气派之长大年夜,
筹办答复你深夜之呼喊。




〖时之表示〗


    一

风与雨在海洋里,
野鹿死在我心里。
看,秋梦展翼去了,
空存这颓废之魂。

    二

我追寻丢弃之意欲,
我伤感变色之樱唇。
呵,阴黑之草地里,
明月清算我们之沈静。

    三

在爱情之故宫,
我们之Noces倒病了,
取残弃之短烛来,
傍晚太满盈郊野。

    四

我此刻需要甚么?
如畏阳光曝死!
去,园门已开了栅,
游蜂穿翼鞋来了。

    五

我等待梦儿醒来,
我等觉儿安睡,
你眼泪在我瞳里,
遂无力不雅察往昔。

    六

你傍着雪儿思春,
我在衰草里听鸣蝉,
我们的生命太枯萎,
如牲口踩踏之稻田。

    七

我唱无韵的平易近歌,
但我心儿打着拍,
寄你的哀怨在我胸膛来,
将获得疗治的编制。

    八

在阴处的睡莲,
不大白日月的光耀,
打桨到横塘去,
教他熟谙人世一点爱。

    九

我们之Souvenirs,
在荒郊寻觅归路。




xxfse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