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子豪,1912-1963,现代诗人,詩歌评论家。学名覃基。四川广汉人。1954年与钟鼎文,余光中,邓禹平,夏菁等倡议创建“蓝星诗社”,主编《蓝星周刊》,《蓝星诗选》和《蓝星季刊》。出版的诗集有《自由的旗》(1939),《海洋诗抄》(1953),《向日葵》(1955),《画廊》(1962)等。




〖过黑发桥〗


佩腰的山地人走过黑发桥
海风吹乱他长长的黑发
玄色的闪动
如蝙蝠窜入傍晚
黑发的山地人归去
白头的鹭鸶,满天翱翔
一片纯白的羽毛落下
我的一茎白发
落入古铜色的镜中
而傍晚是桥上的剪发匠
以火焰烧我的青丝
我的一茎白发
溶入古铜色的镜中
而我独行
于山与海之间的无人之境

港在山外
春季系在黑发的林里
当蝙蝠目盲的时刻
拂晓的海就飞舞着
载满爱情的船舶




〖瓶之存在〗


净化官能的热忱、升华为零,而灵于感应
吸纳万有的呼吸与音籁在体中,化为律动
安闲自如的
挺圆圆的腹

挺圆圆的腹
似坐着,又似立着
禅禅寂然的静坐,佛之肃静的肃立
似背着,又似面着
背深渊而面虚无
背虚无而临深渊
无所不背,君临于疏忽
无所不面
面面的静不雅
不是平面,是一立体
不是四方,而是圆,照顾万方
光滑油滑的感应,光滑油滑的能见度
是一轴心,具有引力与光的辐射
挺圆圆的腹
复苏于假寐,假寐于复苏
自我的静中之动,无我的无功无静
存在于必定中,亦存在予否定中

不是偶然,没有端倪
不是神祗,没有教义
是一存在,静止的存在,美的存在
而美形于意象,可见可感而不成肯定的意象
是另外一世界之存在
是古典、意味、立体、超实际与抽象
所同化的秩序,梦的秩序
出世于造物者感兴的设计
显示于浑沌而清明,抽象而具象的形体
存在于思想的赤裸与了了

假寐七日,醒一千年
假寐千年,聚万年的冥想
化浑噩为灵明,化清楚为昏黄
群星与太阳在宇宙的大年夜气中
典雅,古朴如昔
光焕,新奇如昔
静止如之,澄明如之,浑然如之
每寸都是光
每寸都是美
无需假借
无需装潢

繁星森然
闪动于夜晚,埋没于白天
无一物存在的白天
太阳是其主宰
青空渺渺,艰深
而有不成深究的敷裕深藏
空灵在你腹中
是不成深究的虚无

蛹的演变,花的繁开与谢落
蝶展翅,向日葵挥洒种子
演进、嬗递、循环无尽?
或如笑声之迸发与逝去,是一个顷刻?
顷刻接连顷刻
日出日落,时候在变,而时候仍然
你握时候的┞符体
容一宇宙的孤单
在永久的静止中,吐纳虚无
自适如一,自如如一,安闲如一
而定于一
寓定一于孤独的改变中

不容豆割
无可陈旧陈腐

——彻悟以后的静止
——大年夜觉以后的存在
安闲自如的
挺圆圆的腹
宇宙包涵你
你腹中却孕育着一个宇宙
宇宙因你而存在




〖吹箫者〗


吹箫者木立酒坊中

他脸上累集着承平洋上夕照的余晖
而眼睛却蕴藏着黑森森的阴晦
神气是凝定而冷肃
他欲自长长的管中吹出
山地的橙花喷鼻

他有弄蛇者的姿态
尺八是一蛇窟
七头小小的蛇潜出
自玲咙的孔中
环抱纠缠在他的指间
昂着头,饥饿的呻吟

是饥饿的呻吟,亦是悠然的吟哦
悠然的吟哦是为忘记倦怠
柔嫩而圆熟的音调
同化着夜的苦楚与颤栗

是酩酊的时刻
所有的意志都在醉中
吹箫者木立
踩本身从不砷吟的影子于水门汀上
象一颗钉,把本身钉牢于十字架上
以七蛇吞噬要吞噬他魂灵的欲望
且欲饮尽酒坊欲埋葬他的鼓噪
他以不茫然的茫然一瞥
从一局棋的开端到另外一局棋的终结
所有的饮者鼓舞着油腻的舌头
鼓噪着,如众卒过河

一个不曾过河的卒子
是鼓噪不克不及否定的存在
每个夜晚,以不茫然的茫然
向哓哓不休的夸示成功的卒子们
吹一阙镇魂曲





xxfse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