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夢蝶,1920-,本名周起述,1921年生于河南淅川。詩集有《孤獨國》(1957),《還魂草》(1965)等。




〖逍遥游〗


北溟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年夜,不知几千里也。化而
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几千里也;怒而飞……
—— 庄子


绝尘而逸。回眸处
乱云翻白,波涛千起;
无边与苍茫与空阔
展笑着如回响
遗落于我踪迹底有没有中。

从冷冷的北溟来
我底长背与长爪
犹滞留着昨夜的濡湿;
梦终有醒时——
阴霾扒开,是百尺雷啸。

昨日已沉陷了,
乃至鲛人底雪泪也滴干了;
奔腾呵,我心在高寒
高寒是大年夜化底眼神
我是那眼神没遮拦的一瞬。

不是追寻,必须追寻
不是超出,必须超出
云倦了,有风扶着
风倦了,有海托着
海倦了呢?堤倦了呢?

以飞为归止的
仍须归止于飞。
世界在我翅上
一如历历银河之在我胆边
浩浩天籁之在我肋下……




〖菩提树下〗


谁是心里藏着镜子的人呢?
谁肯赤着脚踏过他的平生?
所有的眼都给眼蒙住了
谁能于雪中取火,
且铸火为雪?
在菩提树下。
一个只有半个脸孔面孔的人
抬眼向天,
以感喟答复
那欲自高处沉沉俯向他的蔚兰。

是的,这儿已有人坐过!
草色凝碧。
纵使在冬季
纵使结跗者的足音已远去
你仍然有枕着万籁
与风月的后背相对密谈的欣喜

坐断了几个春季?
又坐熟了几个夏天?
当你来时
雪是雪,你是你
一宿以后
雪即非雪,你亦非你
直到零下十度的今夜
当第一颗流星暗然重明
你乃惊见∶
雪还是雪,你还是你
固然结跗者的足音已远去
唯草色的凝碧




〖讨饭者〗


滴涓涓的流霞
于你钵中。无根的脚印啊!
十字花开在你仓促的路上
衣明囚与昨日与本日以外
你把忧闷埋藏。

紫丁喷鼻与紫苜蓿念珠似的
处处牵接着你;
日月是双灯,法衣般
夜的面庞。

十四月。雪花飞
三千弱水的浪涛都入眠了。
向最下的下流——

最上的上游
问路。问路从几时有?
几时路与天齐?
问忧昙华几时开?
隔着烟缘,隔侧重重的
流转与流转——你可能窥见
哪一粒泡沫是你的名字?

长年展转在恒河上
恒河的每片风雨
每滴鸥鹭都眷顾你——
归去是不成能了。枕着雪涛
你说∶“我已走得太远!”

所有的渡口都有雾锁着
在十四月。在桃叶与桃叶以外
抚着空钵。想今夜天上
有否一颗陨星为你默默流泪?
象花雨,象伸自彼岸的圣者的手指……

附∶优昙华三千年一度开,开必于佛出世日。又∶王献之有妾 曰桃叶,美甚,献之尝临流歌以送之。后遂以桃叶名此渡。




xxfse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