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1949-,原名于友澤,1949年生,北京人。1968年高中畢業。1980年在《上海文學》發表處女作《星星變奏曲》,有詩集《從這裏開始》《太陽和他的反光》等,是新時期胧詩的代表詩人之一。




〖没有写完的诗〗


1、 古老的故事

我被钉在监狱的墙上
玄色的时候集合,一群群乌鸦
从世界的每个角落从汗青的每个夜晚
把一个又一个英雄啄死在这堵墙上
英雄的疾苦变成石头
比山还要孤独
为了开凿和塑造
为了平易近族的脾气
英雄被钉死
风剥蚀着,雨敲打着
模模糊糊的形象在墙上闪现
残破不全的胳膊手脸孔面孔
辫子抽打着,暗中啄食着
先人和兄弟的手沉重地劳动
把本身默默无声地垒进墙壁
我又一次来到这里
抵抗被奴役的命运
用狠恶的灭亡震落墙上的土壤
让默默死去的人们起来叫唤

2、 受难

我的女儿就要被处决
枪口向我走来,一只玄色的太阳
在干裂的地盘上向我走来
老树枯干的手指
脸上痉挛的皱纹
我和地盘忍耐共同的灾难
心摔在地上
女儿的血溅满土壤
孩子的泪水在我脸上流着
孩子的眼泪也是咸的
冬季,一条条小河在冰冻
河道遏制了歌颂
姊妹、女儿和老婆
衣衿被撕破,头发飘落
浪花飞溅岩石
我的头发象一片大年夜海
父亲、丈夫、儿子
手在头发的海洋上波动
骨节烦闷地响着
船舶、丛林粗犷地发展

3、 简短的抒怀诗

象在梦中
我成了女孩子
来到这世界
吱吱叫着的石子路
踩碎影子
我赤脚跑来
血滴融进
露水
一颗颗红玛瑙明灭起伏的胸脯
为了嫩绿的心
拂晓时开放
我把芳华纯粹的纷扰献给了革命
手臂雪白的桥
寻觅太阳
不再怕星星在水中颤抖
书脊的林子,夜的摸索
我变成一颗星星
不再颤抖

4、赴刑

棍骗的风蒙住窗子
搏斗在进行
我不克不及躲在屋子里
我的血不让我如许做
凌晨的孩子们不让我如许做
我被投进监狱
手铐、脚镣深深嵌进我的肉里
鞭子在身上结网
声音被切断
我的心象一团火在嘴唇上无声燃烧
我走向刑场,不放在眼里地看着
这汗青的夜晚,这世界的角落
没有别的选择,我选择天空
天空不会腐臭
我只有被处决,不然黑夜无处躲藏
我是在黑夜中出世,为了创作发现出光亮
我只有被处决,不然谎话就会被粉碎
我否决光亮不克不及容忍的一切,包含否决
沉默
四周挤满了被摈除来的人群
黑糊糊地挤满被篡夺光泽的人们
我也站在这群人中
看着本身被处决
看着我的血一滴一滴地流尽

5、没有写完的诗

我死了
子弹在身上留下弹坑象空空的眼窝
我死了
不是为留下一片哭声、一片感动
不是为了花朵在宅兆上孤独地开放
平易近族的豪情已足够丰富
草原天天落满露水
河道天天流向海洋
这长远的湿润的豪情
难道被感动的次数还少吗
……

我被钉死在墙上
衣衿缓缓飞舞
象一面正在升起的旗号




〖回旋〗


你提着那盏易碎的灯
你把我的目光拉弯
象水波在你脚下柔柔消掉
提着那盏铜制的灯
你用手遮着你象影子样柔和
把我的目光擦得微微发疼
提着那盏熟透了的杏子
你绿得透过了你的裙子
让我染红云彩作你的背影
渐渐收回坠着的落日
你提着那盏梨子那盏樱桃
你在我嘴里嚼着
我的目光飘出喷鼻味象果子
你把我拉弯拱上夜空
你碎了我把你拾起来
吹散藏在手里的满天星星




〖从这里开端(组诗)〗

苦闷


地盘的每道裂缝渐渐地
伸展到我的脸上,皱纹
在额头上掀起苦闷的波浪
我的眼睛沉入暗中
霞光落下
城市和村落关紧窗户
一马平川的田野被搁置着
象平易近族的聪明和豪情一样萧瑟
酷寒的气流把我覆没
头颅深处
一层层黝黑的煤渐渐构成

我疾苦地掩埋着声音
拾起祖师长教师锈的铁铲、镐
那些发光的日子
镐和锄头闪成一片
开垦过,抵抗过
挥动着阳光
使我沸腾


芳华


我不是没有童年,富强,芳华
即便贫困,饥饿
衣衫破裂,墙壁滑落
象我不幸的出世


烦闷


爆发的哭声震颤
母亲默默的忍耐有了表达
我
赤身来到世界
为了透露
为了纯真和新奇
在广宽的沙岸上和所有的人一同晒太阳
从凌晨到傍晚
从花朵不知不觉的开放
到尽是落叶的柔嫩的路上
我走进灌木和树丛,走进明媚的日子
象天空,象酒,畅快地敞开胸怀
大年夜海稠密的泡沫——白云——把我摇摆
随着瀑布和诗人从天上飞来
溅起响声、水雾和爱情
我的声音消掉的处所没有宅兆
神秘地走近秋季的果子
颠末雪,颠末雪白的冰冷
我成了种子成告终晶
在春季撒遍大年夜地撒遍夜晚播种小麦星星


悲伤的歌


我被世界不竭地丢弃
太阳向西方走去我被丢弃
影子越拉越长
一条漫长的道路
曲盘坎坷
把我扭弯
一条巨龙
被装潢在
阴沉的宫殿上
向天空发出怨诉
我被丢弃着
被炫耀着
长城在群山中艰巨地走着
运河在平原上悲伤地留着
我被扭弯
弯成曲盘坎坷的年代
傍晚
紫色的光顺着宫墙流下
血泊迟缓摊开
石阶
闪着寒光
一层层一层层
白骨
被丢弃着被遗忘着
风,吹皱了血泊
吹皱了傍晚的霞光
褶皱的山脉在我身上改变着
我仿佛倒在地盘上
头发,白了
在雪上的雾气中颤抖
太阳从我脚下升起
沿着我的身体向西方走去


深思


傍晚中,我来到黄土高原
傍晚时分的阴影在晃荡
窑洞的眼窝越陷越深
没有声音地看着我
坎盘曲坷的道路闪着磷光
象是有很多陶器的碎片
把我带入胡想
我攥着一块块黏土,揉着,捏着
仿佛炊烟似的雾霭抱着我的孩子
抚摩着孩子的头一样美满的罐子
为了清澈的水流进嘴唇
清澈得象一罐罐蓝色的生活
我勾画出河道似的斑斓的斑纹
因而,黝黑的头发开端飞舞
阳光下玄色的河道闪出光辉
风沙活动着,黄河翻滚着
我的皮肤也染得金黄
太阳的光辉交映着
值得让我高傲

先人把鲜红的血遗赠给我
不是没有要求
昏黄的点点灯光
从火中豆割出之前
我的脾气与火没有辨别
不怕狼和狮子

不知道为甚么
人被人恐惧了

陶罐碎了。出色的瓷器
篡夺我手上的光泽。老婆和姊妹
只有在织出的绸子上才显出斑斓
花朵飘落
流向一个不属于本身的处所
冰冷的月亮闪着幽光
绿得发黑的松柏丛中
金黄的宫殿闪着幽光
用我发黑的汗水
黝黑中转动了几千年
松脂一样黏稠的汗水凝成的
虎魄、珍宝
被软禁在一个不属于我的处所
一垄垄烧焦了似的琉璃瓦
固定在他们的屋顶上
不克不及随着秋季的麦浪流进我的微笑

这宫殿,这颤抖的光
不克不及映出我的面孔
不克不及联系我的聪明和胡想
我的面孔属于比宫殿高大年夜的山
属于由我开凿的岩洞,东方的神驰
从壁画飘出的云,把山托向天空
属于山上各类各样的树木野花鸟啼声
各类色彩的羽毛和叶子,落了,又发展
属于狂风卷走的茅草,属于愤慨
属于湿漉漉的被我踩出的山间巷子
属于密林里奥秘结识的人们
属于蜜,属于花粉和传播
山的深思
小溪奔腾堆积成巨大年夜的水流
属于我的地理面孔
联系着山和海的一条条江河
为了让老婆和姐妹的哀伤流走
为了让兄弟们的肩头
担起全部大年夜地摇醒千千切切个太阳


从这里开端


就从这里开端
从我小我的汗青开端,从亿万个
死去的活着的通俗人的欲望开端
从出世之前就经过过程我
冲动的呼出的名字开端
把被遗忘的
被毒害的
隔阂着的
人们
从蜷缩、恐惧、麻痹中展开
伸展各自的生活和权力
破裂的冰块、说话开端和解
每个朴实的名字都是诗的题目
流出浩大年夜的生命的旋律
就从这里开端,血液
冲动着每小我
每朵花的喷鼻味每个孩子一缕缕炊烟
一同升向春季,棵棵棕色的小树摇动
枝叶和枝叶连在一路
缀着成熟的果子比母亲的乳房还要饱满
大年夜团大年夜团的云挂在空中
胸中热忱积郁着愈来愈浓
每次接触和闪电每片嘴唇和吻
都把我从孤独中解放融进另外一小我
融进所有跳动的心
爱情不克不及存留,大年夜地饥渴
就从雨开端从溢满的河道开端
从石头的桥钢铁的桥开端
手臂从地盘伸向地盘从山腰伸向山腰
挽着所有的兄弟姐妹
沟通所有的峡谷河床
黑夜压弯的月亮不再象父亲的脊背
弯弯的谷穗象饱满的弓握在儿子们手中
鱼和鸟激起浪花,风
足够吹起帆张开网
公路铺遍荒漠山岗
城市象一个又一个结
拉开网,晒满阳光的条条道路微微颤抖
渠道中街道中活动的水和人群
永久湛蓝
让我在繁忙中清算出秩序
如同群蜂清算蜜清算居处
让光划出影子和光亮的边界
让影子渐渐透明在午时消掉
我的那些苦闷沉默艰巨的年代
消掉在欢笑中
我,金黄皮肤的人
和世界上所有分歧肤色的人连成一片
把光的色彩铺遍生活




xxfse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