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島,1949-,原名趙振開,本籍浙江湖州,出世于北京。曾做過建築工人和編輯。1978年,他和詩人芒克在北京創辦自1949年以來第一份非官方文學雜志《今天》。兩年後被迫停刊的《今天》,于1990年在海外複刊,他一向擔任主編。1989年後,他在歐洲6個國家居住過,1993年搬到美國,現任教于加利福尼亞州戴維斯大年夜學。曾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提名。詩集有《北島詩選》,《在天涯》,《午夜歌手》,《零度以下的風景》,《開鎖》,小說集《歸來的陌生人》,散文集《藍屋子》。




〖答复〗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贵是高贵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曲折的倒影。

冰川纪畴昔了,
为甚么处处都是冰凌?
好望角发现了,
为甚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为了在审判之前,
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奉告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反响,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若是海洋注定要决堤,
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若是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从头选择保存的峰顶。

新的起色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将来人们凝睇的眼睛。




〖公布〗


或许最后的时刻到了
我没有留下遗言
只留下笔,给我的母亲
我实在不是英雄
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
我只想做一小我。

安好的地平线
分隔了生者和死者的行列
我只能选择天空
决不跪在地上
以显出刽子手们的高大年夜
好反对自由的风

从星星的弹孔里
将流出血红的拂晓




〖结局或开端---献给遇罗克〗


我,站在这里
代替另外一个被殛毙的人
为了每当太阳升起
让沉重的影子象道路
穿过全部河山

哀思的雾
覆盖着补丁般错落的屋顶
在屋子与屋子之间
烟囱喷吐着灰烬般的人群
暖和从敞亮的树梢吹散
勾留在贫苦的烟头上
一只只倦怠的手中
升起降落的乌云

以太阳的名义
暗中公然地打劫
沉默仍然是东方的故事
人平易近在古老的壁画上
默默地永生
默默地死去

呵,我的地盘
你为甚么不再歌颂
难道连黄河纤夫的绳索
也象崩断的琴弦
不再发出鸣响
难道时候这面暗淡的镜子
也永久背对着你
只留下星星和浮云

我寻觅着你
在一次次梦中
一个个多雾的夜里或凌晨
我寻觅春季和苹果树
蜜蜂牵动的一缕缕微风

我寻觅海岸的潮汐
浪峰上的阳光变成的鸥群
我寻觅砌在墙里的传说
你和我被遗忘的姓名

若是鲜血会使你肥沃
明天的枝头上
成熟的果实
会留下我的色彩

必须承认
在灭亡白色的寒光中
我,颤栗了
谁愿意做陨石
或受难者冰冷的塑象
看着不熄的芳华之火
在他人的手中传递
即便鸽子落到肩上
也感不到体暖和呼吸
它们梳理一番羽毛
又仓促飞去

我是人
我需要爱
我巴望在恋人的眼睛里
度过每个安好的傍晚
在摇篮的晃荡中
等候着儿子第一声呼喊
在草地和落叶上
在每道竭诚的目光上
我写下生活的诗
这普通俗通的欲望
此刻成了做人的全数代价

平生中
我多次扯谎
却始终诚笃地遵循着
一个儿时的诺言
是以,那与孩子的心
不克不及相容的世界
再也没有饶恕过我

我,站在这里
代替另外一个被殛毙的人
没有别的选择
在我倒下的处所
将会有另外一小我站起
我的肩上是风
风上是闪动的星群

或许有一天
太阳变成了萎缩的花环
垂放在
每个不朽的┞方士
丛林般发展的墓碑前
乌鸦,这夜的碎片
纷繁扬扬




xxfse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