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永明,1955-,本籍河南,生于四川成都。1980年畢業于成都電子科技大年夜學。作品曾被翻譯成爲英,德,日,荷蘭等國文字。出版的詩集有《女人》(1987),《在一切玫瑰之上》(1992),《翟永明詩集》(1994),《黑夜裏的素歌》(1997),《稱之爲一切》(1997)。現居成都寫作兼經營“白夜”酒吧。




〖女人(组诗选四)〗


巴望


今晚所有的光只为你照亮
今晚你是一小块殖平易近地
久久逗留,愁闷从你身体内
渗出,带着细腻的水滴

月亮象一团光洁芳喷鼻的肉体
酣睡,发出诱人的气味
两个白天夹着一个夜晚
在它们之间,你玄色眼圈
保持着欣喜

如何的喧哗聚积成我的身体
没法安抚,感应有某种物体将构成
梦中的墙壁发黑
使你看见三角形泛滥的影子
全身每个毛孔都张开
不成捉摸的意义
星星在夜空毫无人性地闪烁
而你的眼睛装满
来自远古的哀思和称心

带着心对劲足的创痛
你美好的谛视中,有着恶魔的气力
使这一刻,成为没法抹掉落的记忆


母亲


无力达到的处所太多了,脚在疾苦悲伤,母亲,你没有
教会我在贪婪的朝霞中染上古老的忧闷。我的心只象你

你是我的母亲,我乃至是你的血液在拂晓流出的
血泊中使你惊奇地看到你本身,你使我醒来

听到这世界的声音,你让我生下来,你让我与不幸构成
这世界的可骇的双胞胎。多年来,我已记不得今夜的哭声

那使你受孕的光线,来很多么遥远,多么可疑,站在生与死
之间,你的眼睛具有暗中而进入脚底的阴影多么沉重

在你怀抱当中,我曾露出答案似的笑脸,有谁知道
你让我以童贞编制贯通一切,但我却无动于中

我把这世界当作童贞,难道我对着你发出的
开朗的笑声没有燃烧起足够的夏季吗?没有?

我被抛弃活着上,单身一人,太阳的光线哀思地
覆盖着我,当你俯出身界时是不是知道你遗落了甚么?

岁月把我放在磨子里,让我亲眼看见本身被碾碎
呵,母亲,当我终究变得沉默,你是不是为之欣喜

没有人知道我是如何不着边际地爱你,这奥秘
来自你的一部分,我的眼睛象两个伤口疾苦地望着你

活着为了活着,我自取衰亡,以匹敌亘古已久的爱
一块石头被丢弃,直到象骨髓一样风干,这世界

有了孤儿,使一切祝贺透露无遗,但是谁最清楚
凡在母亲手上站过的人,终会因出世而死去


独白


我,一个狂想,布满深渊的魅力
偶然被你出世。土壤和天空
二者合一,你把我叫作女人
并强化了我的身体

我是软得象水的白色羽毛体
你把我捧在手上,我就容纳这个世界
穿着肉体凡胎,在阳光下
我是如此眩目,是你难以置信

我是最和顺最懂事的女人
看穿一切却愿分担一切
巴望一个冬季,一个巨大年夜的黑夜
以心为界,我想握住你的手
但在你的眼前我的姿态就是一种惨败

当你走时,我的疾苦
要把我的心从口中呕出
用爱杀死你,这是谁的忌讳?
太阳为全球升起!我只为了你
以最仇恨的柔情深情灌输你全身
从脚至顶,我有我的编制

一片呼救声,魂灵也能伸出手?
大年夜海作为我的血液就可以把我
高举到夕照脚下,有谁记得我?
但我所记得的,绝不但仅是平生


生命


你要尽可能保持安静
一阵呕吐似的情节
把它的弧形光悬在空中
而我一无所求

身体波涛般起伏
仿佛抵当全部世界的侵入
把它交给你
如许富有危机的生命、不肯放松的生命
对天天的搏斗漠然置之
可骇地从哪一颗星球移来?
液体在陆地纵容,不肯消掉
甚么样的气流吸进了天空?
如许膨胀的礼品,这么小的宇宙
驻扎着阴沉的气力
一切正在消掉,一切透明
但我最奥秘的血液被公然
是谁威胁我?
比黑夜更有力地总结人们
在我身体内埋没着的永久之物?

热烘烘的夜翱翔着泪珠
毫无人性的器皿使空气变冷
灭亡盖着我
灭亡也经不起贯串一切的疾苦悲伤
但不要打搅那张毫无生气的脸
又恐惧,又沉迷,而房间正在变黑
白天曾是我身上的一部分,此刻被取走
橙红灯在我头顶向我凝睇
它正凝睇这世上最可骇的内容




〖静安庄(组诗选二)〗


第一月

仿佛早已存在,仿佛早已就序
我走来,声音概不由己
它把我安设在朝南的配房

第一次来我就遇上黝黑的日子
处处都有脸型相象的小径
冷风吹得我惨白孤单
玉米地在这类时刻精力奋起
我来到这里,听到双鱼星的哞叫
又闻声敏感的夜颤栗不已

极小的草垛漫衍肃穆
脆弱唯一的云象孤独的野兽
蹑足走来,含有坏天气的味道

如同与我重逢成为值得理解的心里
鱼竿在水面滑动,忽明忽灭的油灯
强烈热烈沙哑的狗吠令人默想
昨天巨大年夜的风声仿佛体味一切
不要容纳黑树
每个角落安插一次杀机
忍耐布满人体的时刻
此刻我可以自由安闲地成为月光

已婚佳耦梦入耳见卯时雨水的声音
黑驴们靠着石磨筹议明天
那边,阴阳同化的地盘
对所丰年代洞若观火

我闻声公鸡打鸣
又闻声轱轳吊水的声音

第仲春

从早到午,走遍全部村落
我的脚服从地下的声音
让我达到沉默的深度
不管走到哪家门前,总有人站着
端着饭碗,有人摇着空空的摇篮
走过一堵又一堵墙,我的脚不着地
荒屋在那边穷凶极恶,积着薄薄红土
是甚么盖住我如此温情的视野?
在蚂蚁的必死之路
脸上盖着树叶的人走来
向日葵被割掉落头颅,粗糙腐败的脖子
伸在天空下如同一排谎话
蓑衣打扮成神,夜里将无恶不作

寒食节呈现的呼唤号召
村里人因安抚死者而自我禁止
我寻觅,总带着未遂的笑脸
心里伤口与他们的肉眼连成一线
如何才能进入静安庄
固然天天都有溺婴尸身和仰药的新娘

他们回来了,花朵列成纵队抵抗
临蓐的声音俄然进步
感受夕照从里面解体
我在想∶如何才能进入
这时候阒寂无声的村落




〖黑房间〗


全国乌鸦一般黑
我感应胆寒,它们有如此多的
亲戚,它们人多势众,难以抗拒

我们却必不成少,我们姐妹四人
我们是玄色房间里的骗局
亭亭玉立,往返踱步
瓮中捉鳖的样子容貌
我却有使坏,心里尖刻
概况保持当女儿的好脾性
重蹈天天的掉败

待字闺中,我们是名门淑女
悻悻地微笑,绞尽脑汁
使本身变很多姿多彩
年轻、美貌,如火如荼
炮制很黑,很专心的骗局
(那些超出边疆、精心策划的人
牙齿磨利、目光笔挺的大好人
毫无起伏的面庞是我的姐夫?)

在夜晚,我感应
我们的房间危机四伏
猫和老鼠都醒着
我们去睡,在梦中寻觅陌生的
门商标码,在夜晚
我们是瓜熟蒂落的女人
颠鸾倒凤,如此等等
我们姐妹四人,我们日新月异
婚姻,仍然是择偶的中间
卧室的光线使新婚佳耦懊丧
背注一掷,我对本身说
家是解缆的处所




xxfse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