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江,1967-,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年夜学,现居天津,从事媒体策划及编辑工作。1987年开端写作,1991年创办《葵》。著有∶诗集《我斜视》,《哀歌*金别针》,攻讦合集《十作家攻讦书》,《十诗人攻讦书》,漫笔集《时尚杀手》,《明星脸谱》(合着)。主编∶《1990年以来的中国詩歌——平易近间诗选》,《1990年以来的中国詩歌——新世代诗选》。




〖世界〗


你问我  世界是甚么
我说  是小时辰 
是雨 
是抽泣 
是你吻过后的一脸茫然 

谁都有过接近花丛的黑甜乡 
谁都曾   一脸幸福的傻笑 
走在街上 
你忘了  我也忘了 
救火车擦肩而过
暴徒们就坐在对面的“麦当劳”
对扳机做最后的查抄

天天  我们摧残浪费蹂躏着爱
埋葬友情 
天天  我们碾压芳华
我们买着那些书报 
在人世最藐小的一隅 
傲慢地谈工作的终止与产生 

你问我  世界是什麽 
是不是是被做成了面条的麦子 
是不是是被垒成监狱的砖
是不是是化为母乳的两尾鱼 
是不是是  已变作相片的父母双亲 

我瑟瑟抖着 
楼影暗暗地 
盖住了四分之三的草地 
我记起这些年已很少再会到 
夜晚的长庚星 
我瞎了 
你也瞎了 
而世界是盏不朽的明灯




〖写在七月的玄言诗〗


1 
我痛斥着同期间的一些诗人 
替他们感应哀思和无奈 

但这不敷呵 
冥思时窗外吹来一丝风
静静地为我扒开 
一个掉望世界背后的奥秘

2 
我知道  我写了一些真实的事 
让断树从头抽出一些芽叶 

但这不敷 
天天我都能从街上见到很多更新的┞幅吵与歌颂

它们簇拥而来
奉告我诗和我的有限

3
写下这些  正值 
一个星期天的傍晚
落日半裹在一团青云里
从天津的一座塔楼身后下坠 
我知道  这还不敷

永久的夜晚就要到临 
永久的夜晚以后就是不朽的白日 




〖感伤〗


在我有限的浏览生涯中
那些遥远语种的诗篇屡屡令我惊奇
比如我忘记名字的一个 希伯莱语诗人
他写在耶路撒冷的一次早餐
他写餐桌 写玻璃窗外的街景
然后是枪声 是脑浆
与台布上花朵的想象

谁都知道那是他生活的城市
他属于的世界
我们不必亲身造访哭墙就可以验证
作者的诚笃
而我们能留下甚么
面对情变有人去称道老玫瑰
看到阳光的绮丽有人却兴奋地要谈他吮吸过的
所有内裤

想想你忘了甚么
钥匙
你的钥匙是不是是还能打开另外一户陌生的人家
你将发现甚么
尸身
生日集会
你故乡的初爱恋人在这里疯狂卖淫
钥匙带你发现黄金

或是一双鞋
你买坏了
你因之和店东一场撕打
你进结局子
你又被局子里店东的哥们一阵胖揍
这貌似小说的际遇
一双鞋能不克不及让你的诗变得有力可信

你忘记了白粉
它就在你的城里卖着
多少人和它一路飞了
但有一两首动听的歌儿留下来
你记住了童年 还回想它
可你躲避了这个回想本身蕴藏了多大年夜的不幸
你为甚么不克不及把它写出来

一片叶子 它一波波滑翔过了
我们流泪的梦险恶的梦
一捧骨灰 它逼你显得酷
显得与光辉与疯狂如此无缘
注定难以持久的亲吻
不时在诗中闪动眷恋的甜喷鼻
那偶然听过的枪声 没法不让人
对沉默对含混对人生
浸满无穷讨厌和懊丧

此刻
当有人将这些视作感伤
我愿意承认
我期间的一切与我血脉相连
而我的感伤已来得太晚




xxfseo.com